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周記週記】
聖家的喜悅篇 (105)

周 道

1. 聖座國務卿帕羅林樞機在意大利參議院出席有關紀念西爾韋斯特里尼(Achille Silvestrini)樞機的活動的間隙,接受記者們的採訪。他表示,他懷著“極度擔憂的心情”,關注胡塞武裝人員最近在紅海發動的襲擊事件,以及加薩暴力升級、伊朗對伊拉克庫爾德斯坦首府埃爾比勒進行的導彈襲擊。帕羅林樞機指出,“如果不採取相反的措施”,衝突可能將會“擴大、升級”,並稱“這是我們想要避免的”。
樞機特別提到以色列和哈瑪斯之間的衝突。他重申聖座的立場:解決問題的唯一途徑是“兩個民族、兩個國家”。“重要的是找到進行對話的方式”。
另外,帕羅林樞機提到聖座在烏克蘭人道主義層面做出的努力,以及教宗方濟各致函2024年達沃斯經濟論壇與會者時提及的“包含性和社會性經濟”。同時,樞機也談到世界上遭受迫害的基督徒、對非洲的支持等課題。
2. 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宗座大樓書房窗口帶領聚集在聖伯多祿廣場上的信眾誦念三鐘經時,省思了當天福音的内容。福音記述耶穌召叫首批門徒跟隨祂,使他們“成為漁人的漁夫”(參閱:谷一14-20)。教宗指出,“上主喜歡讓我們參與祂的救贖工程,祂願意我們與祂一起積極行動,希望我們擔負起責任並成為行動的主角”。
教宗表示,基督本身不需要人來傳播祂的聖言,但祂卻這樣做了,“儘管行動時有我們自身的許多局限性”及我們的罪過。
接著,教宗說,“讓我們看看,耶穌對門徒們有多大的耐心:他們常常不理解祂的言語,有時他們意見不合,很長一段時間無法接受祂宣講的實質精神,例如服務。儘管如此,耶穌選擇了他們且繼續信任他們。這一點很重要:上主選擇我們成為基督徒。我們是罪人,雖然我們接連不斷地犯錯,但上主還是相信我們,信任我們……這太美好了”
教宗說,“將天主的救恩帶給所有人對耶穌來説是最大的幸事,是祂的使命,是祂降生成人意義之所在。在每個我們與耶穌結合在一起的言行中,在賜予愛的美好冒險中,光明和喜悅會增多,不僅在我們周圍,也在我們內”。
接著,教宗說:“宣揚福音不是浪費時間,而是幫助他人快樂時自己變得更快樂、幫助他人獲得自由時也使自己獲得自由,宣講福音意味著幫助他人變得更好,也讓自己變得更好!”最後,教宗敦促信眾捫心自問,我們是否真的有能力回應耶穌的召叫。
教宗方濟各在帶領聚集在聖伯多祿廣場上的2萬名信眾誦念《三鐘經》後宣布,教會將今年訂為“祈禱年”,鼓勵信友們虔誠祈禱。
教宗說,“未來的幾個月將帶領我們開啟聖門,我們將由此開始禧年。我籲請你們加強祈禱,做好準備,善度這恩寵的時期,並體驗天主的希望的力量”。接著,教宗指出,為此,“今天我們開始‘祈禱年’,那就是說,絕對需要在全世界、整個的教會生活、信友的個人生活投身到祈禱中去,重新發現祈禱的巨大價值。我們還將得到聖座福音傳播部提供的祈禱指南的幫助”。
3. 梵蒂岡書局出版社出版了《保祿六世——基督奧秘的博士》一書,教宗方濟各為這本書作序,教宗府總管薩皮恩紮神父(Leonardo Sapienza)寫了後記。以下是教宗方濟各的序言全文:
我很高興塞梅拉羅樞機決定出版在耶穌顯聖容節所作的系列講道,這一天也恰好是聖保祿六世如他在遺囑中所述的,“從這片痛苦的、悲劇性而又壯麗的土地”回到天父家的週年紀念日。我也很高興他選擇在2023年出版,因為這一年正是洗者若翰·蒙蒂尼蒙召成為伯多祿繼承人六十週年。
保祿六世!我經常思考,這位教宗是否應被視為一名“殉道者”!有一次,在蒙蒂尼教宗封聖大典前的一次私人會面中,我也對馬爾切洛主教提出了這個問題。我半開玩笑地問他,在彌撒中我是否應該穿上紅色或白色的祭衣。他不明白我的意思,說紅色是教宗葬禮儀式中規定的顏色……。我給他解釋後,他和我一起陷入了沈思。
實際上,在1969年12月15日,保祿六世在與樞機團和聖座各部會首長互致聖誕問候時提到,梵二會議引發了“一種警覺狀態,在某些方面甚至是精神上的緊張狀態”,其中包括許多神父的危機。在這方面,他說:“這就是我們的荊棘冠冕”。
在保祿六世的訓導中,鼓勵愛教會是最常見和反復出現的主題之一。他認為教會是我們看到基督的鏡子,是遇見基督的空間,對他來說,這是唯一必需的。我們都記得他對基督——唯一必需的祈禱!馬爾切洛·塞梅拉羅樞機正是想通過他在耶穌顯聖容節的講道,來強調這種對基督獨一無二且絕對的愛。
聖保祿六世是顯聖容的基督的默觀者、宣講者、見證者。可以說,他想作為耶穌所選的三位宗徒的同伴進入福音場景。更進一步來說,他內心深處的秘密願望始終是“與基督同在山上”,這使他的生活也變了容貌。
我很高興這些反思得以出版,因為聖保祿六世的形象對我而言也頗具魅力。我在其他場合已經提到,這位教宗的一些講話——如在馬尼拉、拿匝肋的講話——給予了我精神力量,並在生活中帶來很多益處。眾所周知,我的首篇宗座勸諭《福音的喜樂》在某種程度上就是《在新世界中傳福音》勸諭的另一面,後者是我非常喜愛的一份牧函。另一方面,大家經常聽到我重復那句打動我心的話:傳福音的甜美與安慰。我在布宜諾斯艾利斯擔任主教時,經常重復這句話,今天在這裡再說一遍。
這本講道文集的書名選自勒吉尤(Marie-Joseph Le Guillou)的一句話,他是我非常尊敬的一位道明會神學家。他在一本專門論述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的先知性、靈修性、教義性、牧靈性和傳教性的偉大意義時寫下了這句話。因此,在結束序言之前,我也想從這裡得到一點啓發。隨著2025年禧年的臨近,我實際上已經要求所有人做好準備,重新翻閱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的基本文件。
在他的書中,勒吉尤神父將梵二描述為對基督面容的默觀。有鑒於此,我們也應該重讀、研究、深化和落實梵二的訓導。在立陶宛維爾紐斯舉行的一次會議上,一位耶穌會士問我他能提供什麼幫助,我答道:“歷史學家說,要落實一個大公會議需要100年。我們現在剛走到一半。所以,如果你想幫助我,就設法在教會中推動大公會議的精神吧。”
默觀基督的面容!在《福音的喜悅》中,我寫道,每個宣講者“既是聖言的默觀者,也是人民的默觀者”。我想說,同道偕行的教會也是如此。既是聖言的默觀者,也是人民的默觀者。我衷心希望,這本書中的思考也能同樣鼓勵大家沿著這一方向前進。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