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棉花上的火光

洪玉芬

自我踏進屋內,目光始終被挑高的圓拱形屋頂所吸引,華麗的飾紋,典雅的裝潢,以一種低調的奢華,流淌一屋。屬於伊斯蘭教風格的圖騰,這種常見於地毯的圖案如幾何或花卉,以連續重複的方式,滾飾、圍繞於屋頂和牆上四周。精心的設計,巧妙地襯托華宅大屋的寬敞與氣派。
主人G熱情的招呼我們,並說待他父親一來,午餐馬上開始。食物的芳香不斷地由廚房飄出,令人頓感饑腸轆轆起來。
來Fes已一個禮拜,天天忙於工作,完工的那天,受邀來G家中午餐。餐桌上藉著舌尖的食物,彷彿進行了一場摩洛哥文化之旅。
從卡薩布蘭加出發,往北走,碰到首都拉巴特右轉往東行,便會遇到文化古都Fes。它雖是一個數十萬人口的小城,但有「既無大城的喧囂;也無小鎮的寂寥」之特色。這城除了適合用來生活之外,對旅行者更有一股吸引人的魅力,我曾經為文(我的夢遺落在摩洛哥),就是指Fes而言。
G的父親,一個精明的生意人,在街心有個批發店,雖年過70,仍天天去店裡坐鎮。回教家庭,重視手足倫理,他是家中老大,下有四個弟弟與四個妹妹,他便責無旁貸負起長兄責任,幫助父母家計,拉拔弟妹長大。
在青澀的少年期,他自告奮勇去一家地毯批發專售店,打工當店員。
一條條粗細不等的經緯線,交叉編織成美麗圖案的地毯。一疋疋、一綑綑,銷至撒哈拉沙漠城邦,昔時游牧民族的習慣,地毯置地當椅,人人席地而坐。聰明如他,矯健的身手,扛起沉重的地毯,慧黠的目光,憑手感便能摸出紗線質地,輕而易舉地分野出,上乘的絲線與一般棉紗,兩者之間的價值差別。
天縱才能,加上後天的勤勞,不久他便自行創業。事業範疇圍繞在寢具用品的製造,如棉被、毯子、彈簧墊和草蓆等。他以長兄的身分,篳路藍縷開創事業,再拉拔他的弟妹,一個個加入,壯大產業。
摩洛哥自1956年獨立建國,信仰回教,說阿拉伯語為主。1912年摩洛哥淪為法國殖民地,官方語言定為法語,縱然如此,大部分的人民日常生活以阿拉伯語為主。確切的說,大部分的人阿拉伯語與法語皆朗朗上口。
G的外表,有好看的五官,古銅膚色,不屬非洲的黝黑人種,推敲該是受鄂圖曼帝國登陸北非的影響。剛結識他時,他已接管父親的多項事業,那時我公司在Fes已有多家客戶,透過G才了解,原來這些客戶多是他叔輩,也是從他父親事業體分出去的。回教重視家族文化,兄長開創事業都為照顧年幼手足,等到他們長大,再各自獨立門戶。
午餐是北非有名的庫斯庫斯(cousous)。雪白的小米蒸熟,帶骨羊肉與多種蔬菜燉煮,蔬菜多是地中海地區常見如馬鈴薯、紅蘿蔔、櫛瓜、番茄……等切成塊狀,慢火燉煮成一鍋香腴的北非名菜。我們一面大快朵頤,一面談起剛過完的Eid(宰羊節,又稱牲祭節)。主人直說我來晚了,若早到幾天便可見識一個牲祭節有三百萬頭羊被宰來牲祭的盛況。聽在耳裡,心底暗暗為羊咩咩同情。
十月,摩洛哥最好的季節。陽光雖熾,清風徐來,一陣陣,綠樹婆娑,庭院花影幢幢。偌大的客廳,復古的吊扇在空中旋轉,窗簾縫隙攝入光影,斑斑點點,晃動在茶几的漆盒上,像一千零一夜美麗的傳說,靜靜地翻頁。
G自父親手上接下事業棒,戰戰兢兢,鑒於幾個叔叔也屬是微妙的競爭同業,於是他更加倍努力工作。年輕的心,總是仰望遙遠星空上最亮的那一顆,為這目標許多年來他不斷地爬山涉水、不斷地流汗。
每次拜訪,都有新發現,不是廠房擴大,就是有大型機器進駐。二樓新穎氣派是他的辦公室,居高臨下,發號司令領導事業體。可貴的是,從他身上沒有一般富二代嬌生慣養的氣息,倒是散發特殊的氣質,那是屬於西方與東方的揉合體。他雇用留學歐洲回來的年輕人,把撒哈拉沙漠游牧人習用的傳統草蓆,大膽創意變裝成巴黎伸展台上模特兒走秀的時尚商品。
他的事業正風生水起,沒想到,一場意外,讓他的人生道路轉彎。
一把大火燒毀了二樓廠房與辦公室,機台與文件毀之一旦。事故起因,工廠有個部門專做發泡的彈簧墊或沙發椅墊,這類產品的製程,利用化學原料,輔以瓦斯發泡而成,生產過程 必須嚴禁煙火。魔鬼藏在細節裡,不幸的事就發生了,工人投機取巧偷抽菸,釀成意外,一發不可收拾。
夜裡他來到工廠,熊熊大火,成堆蓬鬆的泡棉燃燒著,火焰、紅光,劈哩啪啦聲此起彼落。來不及撲滅的火勢,在寧靜的午夜時分,顯得分外驚心刺目。化纖棉絮,輕飄飄,在火光中灰飛煙滅,頓時變成汙濁、醬黑、沉重的垃圾一片。事業日正當中的他,一夕化為灰燼。
二樓的廢墟,如針刺,日日提醒著他,不知不覺意志消沉,瞬間蒼老幾許。直至一天看到他老父,鶴髮雞皮的模樣,仍精神矍鑠滾燙,日日照常去批發店,對火災事故始終未苛責G一句,雖默默無言,卻像是說了許多道理。G如夢驚醒,思前思後,胸臆間似有熱血滾燙,讓墜落谷底的他灼然痛起,如何東山再起,是他的人生功課,他沒有理由喪志、一蹶不起。
星星之火燎原,非無風生浪,一定有他管理不周全的地方。痛定思痛,他在一樓搭起臨時辦公處所,幾張桌子擺著電腦,粗細橫陳的電線裸露在外,工作人員忙進忙出。簡陋的空間,沒有冷氣、沒有舒適的環境,卻有一種打斷手骨顛倒勇的氛圍。
就在揮手道別的瞬間,我清楚的看見,斗大的汗珠從他臉上滴落下來,在燥熱的環境裡,看起來顆顆是如此的晶瑩、明亮。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