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首頁新聞】
迎接2024 世界亂局未見曙光

(本報訊)2024年世界將面臨的似乎不是輕微搖晃,而是更多的動盪。
俄烏戰況持續膠著
2023新年伊始,各方原本高度樂觀烏克蘭將反攻勝利並扭轉俄烏戰爭。現隨反攻失利、美歐軍援陷入不確定、俄國軍需產能提升備妥持久戰,如今西方認2024年烏克蘭面臨苦戰。
美國CNBC新聞網一篇分析指出,軍事專家與防務分析圈多不看好來年能有所突破,預測俄烏雙方仍將是纏鬥-烏軍不太可能發動更多反攻,俄國則應會聚焦於消化所占土地,特別是烏東地區。2024年俄烏戰爭的基本前景是延續當前的戰鬥與僵局,雙方都無法取得實質進展或取得大面積土地。
戰場以外,軍事專家們認為俄烏戰爭明年走向將很大程度取決於千里之外的美國。美國是烏克蘭最大的軍事靠山,2024年美國總統大選進程攸關援烏力道。
前美軍歐洲司令部副司令特維蒂說:「如今是若沒人能取得重大突破,情勢就會陷僵持,也許變成凍結式衝突(frozen conflict,即交戰雙方沒達成正式和平協議下長期對峙)。」「我的看法是,若烏克蘭無法重獲補充、再獲資金與所需人員與裝備,戰爭天秤就會倒向俄國。」
後續援助與政策
俄烏戰爭得再進入新一年無疑再次消磨西方軍事資源和持續大量援助的政治意願。鑒於美國總統大選牽動各國對基輔的態度和後續支持,各方都關注任內與俄國總統蒲亭交好的美國前總統川普會否再當選,2024年對烏克蘭充滿不確定性。
英國智庫「皇家聯合軍事研究所」(RUSI)防務分析師克蘭尼伊凡斯表示:「烏克蘭對美國的依賴明顯高於對歐盟,若美國大選結果非基輔所樂見,加上歐盟沒法挑大樑-彈藥產能根本不足讓烏克蘭指望-2024年將不容樂觀。」
幾個月以來,美國國內的共和黨人及部分東歐國家屢見對持續援烏的不滿。極右政治人物懷爾德斯(Geert Wilders)在荷蘭大選意外勝出後表示要停止援烏,而更稍早斯洛伐克選後的新政府已將援烏中止。
前美國駐北約大使佛克爾(Kurt Volker)說,他認為美國與歐盟的後續援烏包裹應能在明年一月通過,供基輔再戰一年。他說新的包裹援助必須含有更多先進武器像F-16戰機等。
佛克爾告訴CNBC:「有幾個狀況必須調整,像拿掉對援烏武器類型的限制。我們還沒給烏克蘭最遠程的飛彈、也還沒交付烏方任何一款西方戰機,這些都要改。必須讓烏軍取得質的優勢。」
川普先前聲稱只要他當選,會說服俄烏達成協議,「一天就能搞定俄烏戰爭」。
佛克爾認為,川普當選應不至於讓烏克蘭完蛋,只是未來的資金投入會變得不確定,「我不認為川普當選會整個放棄對烏克蘭的支持,讓俄國能恣意妄為對美國而言才是災難,我認為川普還不至於。但目前確實不清楚他到底會用什麼方法結束戰爭」。
短期無和談契機
俄方已表明準備與烏克蘭長期作戰。蒲亭月中在年終新聞發布會表示,俄軍目前有61.7萬人參與軍事行動(開戰之初僅約20萬),去年秋天局部動員入伍的30萬人中約有24.4萬仍在戰場,另平均每天約有1500人與俄國國防部簽約主動參軍,俄國無須再行動員。
俄羅斯也計劃2024年大幅增加軍費開支,財政支出近30%將用於軍隊,俄國軍工業的產能也終於跟上能支應戰爭,從無人機、砲彈到飛機等裝備產量持續提高。
烏克蘭國防部上週表示,面對西方援助的不確定性,2024年主要目標是加強自身國防工業。基輔也將修法將動員作戰年齡從27歲下修至25歲,以補充兵源。至於軍方提出需增兵50萬,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稱事涉敏感需從長計議。
由於俄烏雙方都在為戰事後續階段做準備,國防分析圈認為,除非其中一方能底定戰局,否則雙方不會有談判意願。
經濟學人資訊社(EIU)歐俄事務分析師畢卡斯基表示:「若共和黨贏得明年美國總統大選,尤其又是川普,然後讓援烏資金持續大幅減少,如此烏克蘭面臨上談判桌的壓力就會變大。」
經濟成長率降至2.1%
《金融時報》引述顧問公司Consensus Economics的研究指出,2024年全球經濟成長率將從今年的2.4%,降為明年的2.1%,主要原因是終端需求下降的沒有想像中來得快,使得通膨更黏著,歐美央行只好持續維持緊縮政策。
「服務業需求持續地有增無減,勞動市場也維持強勁,薪資也持續上揚,」《金融時報》引述花旗美國首席經濟學家席特的話強調,「一些(今年預測的)疲弱被延後到了2024年。」席特指出,對包括美國在內的許多國家來說,「衰退的確會發生,只是會來得比較晚。」
美國經濟諮商會(Conference Board)8月份發布的最新經濟預測也指出,2024年全球經濟成長率將會從2023年全年預估成長率的2.7%,減緩為2.4%。主要風險有兩個:通貨膨脹率和全球金融市場的穩定。
該機構分析,過去1年以來的快速升息,已經使得全球房地產、銀行借貸和工業部門快速降溫。但這些降溫卻被強勢的服務業需求和勞動市場給抵消。「強勢消費和外部衝擊逐漸減弱的效果很難預估,也使得經濟預測持續被更正。然而,最近的數據顯示這些正向趨勢效果正在趨緩,使得2023年下半年和2024年初全球成長將趨緩,」美國經濟諮商會指出。
《金融時報》也引述穆迪首席經濟學家桑迪(Mark Zandi)的分析指出,今年美國經濟比預期的來得強勁,並且將可能躲過衰退,「意味著聯準會將會讓利率維持在高點更久來壓抑通膨,也使得2024年的成長趨緩。」
高盛預期明年6月降息
那麼聯準會到底什麼時候會降息?《彭博》引述高盛經濟團隊8月中的研究報告指出,聯準會最快降息的時間點可能要落到明年6月底。「在我們的預測中,降息的目的是一旦通膨靠近目標後,讓聯邦基準利率從原本限制性的水準(restrictive level),趨向正常化,」《彭博》引述高盛經濟學家哈祖斯(Jan Hatzius)強調。此外,哈祖斯在9月4日最新發布的研究報告中也再度調降美國未來12個月陷入衰退的機率,從原本的20%降為15%。
標普全球(S&P Global)經濟學家瓦崔特(Ken Wattret)也在8月下旬調升2023年全球經濟預測,由原本的2.4%,上升至2.5%;明年全球GDP成長率則是維持不變在2.4%。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