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周記週記】
聖家的喜悅篇 (55)

周道

本篤十六世(Benedictus XVI)本名若瑟·類思·拉辛格,1927年4月16日-2022年12月31日,是天主教會第265任教宗。
7年、10個月又9天。這是教宗本篤十六世任期的時間,他於2005年4月19日上任,並於2013年2月11日出人意料地宣佈放棄伯多祿職務後,於同年2月28日結束其任期。
教宗本篤十六世任期內進行了24次國外牧靈訪問;出席了3次世界青年節和1次世界家庭大會;頒佈了3道通諭、1道宗座憲令、3道宗座勸諭;召開了4次世界主教會議(2次常規會議,2次特別會議);擢升了84位樞機;宣佈了45位聖人、855位真福,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為其中之一。
暴風雨中掌舵行船的教宗
教宗本篤十六世的任期正值教會處於特別艱困的時刻,尤其受到孌童醜聞和梵蒂岡機密文件外泄(Vatileaks)事件的影響。他於2005年上任前,在主持拜苦路活動時,指責了教會內的“骯髒”現象。他對於任期內出現的醜聞,都能清醒且明智果斷地予以面對。事實上,堅決對抗孌童弊病是教宗本篤十六世任期突出的一面。2011年和2012年因涉及侵犯事件被停職的司鐸人數大為增加(400人);同樣,因對這個問題處理不當而離職的主教人數也增加。這些數字是他在《額外嚴重罪案準則》文件中授意進行的改革行動的第一個明顯成果。
在面對梵蒂岡被牽連的財務醜聞方面,也有賴教宗本篤十六世引進一些措施,令聖座的財務管理得以更為透明。這些措施以後由教宗方濟各繼續實行。比如,2010年12月30日頒佈的手諭,就是“為預防與對抗犯罪活動洗錢和恐怖主義提供資金的行為”。
教宗方濟各心目中的本篤十六世
“我與本篤十六世的精神聯繋極為深厚。他恰當的臨在和他為教會的祈禱都在不斷地支持及鼓勵我的服務。我常牢記他離開梵蒂岡前向樞機們道別時的講話:‘在你們當中會有未來的教宗﹐我今天就向他承諾無條件的尊敬與服從。’”
(梵蒂岡新聞網)教宗方濟各自上任以來多次在不同的場合中稱讚本篤十六世,對他的這位前任表達敬意。我們在此整理了教宗方濟各這幾年來的相關言論,一起回顧他心目中的那位前任教宗。
“一位偉大的教宗”
“本篤十六世:一位偉大的教宗”。教宗方濟各如此描述他的這位前任。2014年10月27日,教宗方濟各來到聖座科學院院址,為豎立在那裡的本篤十六世半身態像主持落成禮。他在那個機會上稱本篤十六世是位“偉大的教宗”。
教宗表示:“本篤十六世的偉大在於他智慧的力量和敏銳的洞察力,在於他對神學的重大貢獻、他對教會和人類的愛、他的品德和虔誠。關於他,我們絕不能說學問和科學使他的人性和愛在天主和近人面前變得枯竭。相反地,科學、智慧和祈禱卻開拓了他的胸懷和心靈。”
“天主的人和祈禱的人”
2013年7月28日,教宗方濟各在從巴西里約熱內盧返回羅馬的機上記者會中,推崇榮休教宗是“天主的人和祈禱的人”。他說:“本篤十六世提出辭職,這對我是一個崇高的榜樣!他是一個高尚的人。只有高尚的人才會這樣做!”教宗方濟各解釋,榮休教宗住在梵蒂岡內,“就像家中的祖父,有智慧的爺爺,碰到難題時可以向他請教”。
引退,“一個有聖德、高尚和謙卑的舉動”
同年9月20日,教宗方濟各在《公教文明》期刊總編斯帕達羅(Antonio Spadaro)神父的訪談中再次談到他的前任辭去伯多祿牧職一事,稱這是“一個有聖德、高尚和謙卑的舉動”。2014年2月11日,本篤十六世提出引退一週年之際,教宗方濟各發表推文,邀請衆人與他“一同為本篤十六世祈禱,他是一個極其勇敢和謙遜的人”。
榮休教宗是個典範,“他不是博物館裡的一尊雕像”
此外,教宗方濟各也經常強調榮休教宗的另一個品德,即他能夠建立一個制度性的進程。2014年3月5日,教宗方濟各接受《晚郵報》採訪,指出“榮休教宗不是博物館裡的一尊雕像,而是個典範,他是第一個,以後或許還會有其他類似的情況”。
教宗方濟各於同年8月18日再次強調了上述思想。當時他結束韓國訪問,在返回羅馬的機上記者會中表示:“我認為榮休教宗並非特例,在許多世紀之後,他是第一位榮休教宗。我認為教宗本篤十六世這項舉動在於建立了榮休教宗的制度。他敞開了一道成為制度而非例外情況的門。”
教宗補充道:“我們的確擁有兄弟般的關係。我感到他好似家中有智慧的祖父:聽他談話對我有益,他對我也作出很大的鼓勵。”
2013年3月13日:教宗方濟各首次向本篤十六世表達敬意
教宗方濟各3月13日當選後在中央陽台上致詞,表達他的第一個想法時談到他的前任說:“首先,我願意為我們的榮休主教本篤十六世祈禱。讓我們衆人一起為他祈禱,願上主降福他,聖母護佑他!”
祝賀本篤十六世的生日,請衆人為他祈禱
2016年4月16日,教宗方濟各向隨機記者們提到他的前任過89壽辰,並邀請衆人為他祈禱,向他致以“最親切及熱情的祝賀”,“祈求上主繼續降福他關心教會、為整個教會祈禱的寶貴服務”。教宗方濟各在當天的推文中寫道:“今天是本篤十六世的生日。讓我們為他祈禱,感謝天主將他賜予教會和世界。”
對本篤十六世深湛與平穩的神學思想感激不盡
同年8月30日,教宗方濟各為新書《天主和人類的僕人:本篤十六世的生平》(Servitore di Dio e dell’umanità. La biografia di Benedetto XVI)作序。這本新書由意大利知名的米蘭蒙達多利(Mondadori)出版社出版,作者是埃利奧·圭列羅(Elio Guerriero)。
教宗方濟各寫道,這本生平傳記讓我們看到“我的前任本篤十六世”的整個生活和他那可靠及穩健思想的發展。教會所有的人都因若瑟·拉青格—本篤十六世深湛與平穩的神學思想而對他感激不盡。他活著總是為服事教會,在若望保祿二世教宗很長的牧職期間擔任教義部長,後來又成為普世教會的牧人。
“在我牧職的這頭幾年,我與本篤十六世的精神聯繋極為深厚。他恰當的臨在和他為教會的祈禱都在不斷地支持及鼓勵我的服務。我常牢記他離開梵蒂岡前向樞機們道別時的講話:‘在你們當中會有未來的教宗﹐我今天就向他承諾無條件的尊敬與服從。’”
“那時,我無法知道未來的教宗就是我。在我與他隨後的所有接觸中,我不但感受到他的尊敬與服從,也感受到他在精神上的親切臨近、一起祈禱的喜樂、真誠的友愛、理解和友情,以及樂於提供建議。”
教宗方濟各最後表示:“我非常感謝本篤十六世出席了慈悲禧年的開幕禮,並在我之後立即跨越了聖門。他在最近的訪談中強調,‘讓天主慈悲日益成為中心和占主導地位的思想乃是時代的標記’。他的話再一次清晰表明,天主的慈悲大愛是近幾位教宗的共同思想,是走出去的教會帶給世界邊緣地區的最為迫切的訊息。”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