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從跨越政教領域的謝東閔談到五都負面效應的農業縣

李雪芬

今年 (2010) 11月27日的五都選舉〔台北、新台北、台中、台南、高雄〕即將登場,重劃政治版圖,似乎爭霸風雲滿天飛,讓我們追尋古早台灣人從政的脚蹤,可以找到民主政治歷經很長的坎坷路,謝東閔是台灣人的政史人物。根據「傳記文學」二○○五年十二月號封面特稿,實踐大學校長謝孟雄口述,陳世宏整理「我談父親謝東閔先生」,謝東閔前校長〔大約一九○七年生〕於一九二五年從彰化老家取道日本,前往中國大陸讀書,本來是在上海的東吳大學法律系,因家裡經營糖廠失敗而負債很多,無法資助他繼續在上海求學,一年級唸完就轉到招考很多海外僑生的廣州中山大學 ( 1928年),轉讀政治系,時常幫助法學院翻譯日本的重要論著,又翻譯日本文章投稿報社以賺稿費維生,因此名聲大噪,何院長給他取了「謝東閔」的名字,意指「東方的閔子騫」,從此他就棄原名「謝進喜」,而改名「謝東閔」,他有位同班同學潘作良是廣東東莞人,喜歡他的老實又有學問,常邀請他到家裡去,因此認識了潘同學的妹妹潘影清,她是唸音樂又喜歡藝術,也結下這段婚姻之緣,謝孟雄校長〔謝東閔的長子,一九三四年生於廣州〕的藝術興趣來自母親,至於來自父親的遺傳,只有文史方面,對於政治沒有什麼興趣,反而他太太林澄枝繼承公公政治理念,曾被提拔當了國民黨副主席。

一九三一年謝東閔以第一名從中山大學畢業,學校破格留用他,直聘為法學院日語講師,當時中日兩國關係緊張,台灣被日本殖民统治已久,中國人對在大陸的台灣人都心存疑問,因此謝東閔被以「有日本間諜的嫌疑」遭解僱,為了生活逃到香港,那時英屬香港郵政總局在找一位會日文的檢察官,正好在碼頭遇到舊日的學生而被推薦去擔任這個職位,在身家調查時不敢說是台灣人而說是福建人,最後過關還要保證人,他想到當時在香港大學當教授的台灣人許地山〔1893-1941年,台南人,筆名落花生,1917年入燕京大學深造文學,1923年赴美獲得哥倫比亞大學文學碩士,1925年入英國牛津大學,獲文學博士,1926年回中國,歷任燕京、北京、清華大學等教授,1933年赴印度留學,1936年擔任香港大學文學院院長,文學、宗教領域著作頗多〕,他要求謝東閔每個禮拜六來幫他把日文的佛經翻譯為中文,許地山就成了他的保証人,謝也順利進入郵政局工作。

那時李萬居〔1901-1966年,雲林口湖鄉人,1926年赴法國巴黎大學榮獲社會學博士,曾參加青年黨,歷任台灣參議會議員、副議長、制憲國大代表、省議會第一、二屆議員,1946年創辦「公論報」兼任社長,1960年参與「中國民主黨」組黨運動,為反對運動重要人士〕在九龍擔任「國際關係研究所」特派員〔1937年成立,隸屬抗戰期間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謝所蒐集的情報透過李萬居轉到重慶,1945年5月中國國民黨在重慶召開第六次全國大會,謝東閔是台灣的唯一代表,也是第一次認識蔣經國,蔣想深入瞭解日本敵情,便常求助精通日文的謝東閔,這造成後來謝被蔣經國重用。

1945年10月25日台灣光復後,謝東閔奉派接收高雄州,然後又被任命為第一任高雄縣長,日據時代把台灣分為五州三廳,五州就是台北州、新竹州、台中州、台南州、高雄州,三廳就是台東、花蓮、澎湖,每個行政區較闊,像台北州包括台北縣市、宜蘭、基隆﹔高雄州則包括高雄縣市、屏東縣市,規劃得很好,各政府管理簡要,光復後國民政府改制為21個縣市,支離破碎,因為過去的官場文化,有官大家做,可分多一點。

日本時代,高雄州以下是區,當時屏東市是屏東區,謝東閔派林石城擔任區長〔1912-1995年,屏東人,1937年日本中央大學法學部畢業,曾擔任屏東縣第一、二屆縣議會議長1951-1954年,第二、三屆屏東縣長1954-1960年〕,恆春區派張豐緒的爸爸張山鐘任區長〔1887-1965年,屏東萬丹鄉人,1908年台灣總督府醫學校畢業,1919年在家鄉開設「東瀛醫院」,為地方政經名人,亦為研究台灣體質人類學的先驅之一,屏東首屆民選縣長1951-1954年,曾任台灣水泥公司董事長〕,又派曾任司法院長的戴炎輝擔任潮州區長〔1909-1992年,屏東市人,1927年入台北高等學校,1930年考入東京帝大法學部法律科,專研中國、台灣法制史,以「唐律通論」獲法學博士,1936年通過日本高等文官考試,戰後回台擔任高雄縣潮州郡守,1946年起擔任台大法學院副教授,1971年升任司法院大法官,後升任副院長、院長,1978年獲聘為總統府資政〕,謝東閔也關懷高雄縣的山胞,看到原住民都有日本姓,應該恢復漢姓,但原住民也沒有漢姓,他們說:「縣太爺姓謝,大家都跟著姓謝就好了」,謝東閔認為不妥當,建議他們從「百家姓」裡面去選,後來他們協議大頭目姓謝,小頭目姓潘〔潘是謝東閔太太的姓〕,潘福隆省議員就是頭目〔1910年生於屏東縣瑪家鄉,魯凱族人,日治時代高雄州教育所畢業,戰後於台灣省訓練團結業,曾任國小校長,省議會第一、二屆省議員〕。

那時高雄州的首長,日本官名叫「州知事」有三十多個印章,謝東閔 想知道究竟,原來日本的州知事是授權決行,比如建設科長處理工程的公文,就用首長的印章代決,這叫授權,難怪日本的效率好,文官素質也較好,培訓、品德教育較實在,不敢亂來;而中國政府的官員却認為:不可隨便授權,萬一下屬亂蓋章,自己會被連累,因此什麼都拿在手裡才放心。所以林洋港當台北市長時〔1976年6月,林洋港從台灣省政府建設廳長調任台北市長,任期至1978年6月〕,就受謝東閔的授權理念所影響。

一九四六年謝東閔任高雄縣長年內又調升民政處副處長,1947年又轉任教育廳副廳長兼任合作金庫的董事長,1948年他帶台灣選手去上海参加第七屆全國運動會,台灣選手得獎牌量是全國第一,台灣人被日本管得很乖又有紀律,1948到1949年短短幾個月他又兼任台灣省立師範學院院長,又是「台灣新生報」董事長,1954年6月蔣經國來找謝東閔,請他擔任省政府祕書長,他的任務是疏散機關到中部,以免萬一遭受空襲時,全部設在台北的省和中央政府可能都癱瘓,於是他協助嚴家淦省主席把省政府移到中部,找旱田又靠近山邊可掩蔽,每個廳處的建築蓋得像學校,每個辦公廳像教室那麽大,因為那時政府還想反攻大陸,中興新村就可變成中興大學,最後這個遠見他沒有公開講,只私下向他長子孟雄講,且表明他一生最有興趣的是辦教育,從政一點興趣也沒有,因為辦教育最實在,沒有權謀,有多少耕耘,就有多少收穫,可以心安理得,這也是他創立實踐家專的主因,既然政府沒有興趣辦家專,那就由我謝東閔來辦。

看到這篇訪問謝孟雄校長談他眼中的父親謝東閔一生的從政經歷和他的教育理念,尤其談到他接收高雄州,差派屏東區長、恆春區長、潮州區長,那些當時的屏東精英,都是先父李進定〔1909-1998年屏東縣萬丹鄉人,日治時代台南師範學校六年制又留學日本,父母早逝,阿嬤又過逝被召回台,進入台灣信託株式會社屏東分社,戰後華南銀行屏東分行第一任經理多年,曾調任高雄、鳳山、潮州分行經理,退休後擔任高雄亞洲、國泰信託顧問多年〕的同鄉好友,也是我屏女同學的爸爸、阿公、姨丈,這些從文章後面附註,轉載自「台灣省議會時期史料彙編計畫一謝東閔先生史料彙編」的人物學經歷記載,讓我們這一代和年青的下一代知道,在台灣政治的發展歷史中,有不少台灣的傑出人才,付出他們的心力。

如今五都〔台北、新台北、台中、台南、高雄,不同於日治時代的五州劃分〕選舉即將來臨,重劃政治版圖將使全台60%的人成為直轄市民,40%的人則非直轄市民,今年 (2010) 七月號的「國際財經&文化」封面故事,談到失落的農業縣,苗栗、彰化、雲林、嘉義和屏東這些邊陲地帶,當各種資源都被鄰近的五都吸光時,擴大貧富差距,加上簽訂ECFA後中國產品進口所帶來的衝擊,將使未來情況更加艱難困苦。

嘉義縣長張花冠認為財源分配不公,窮縣難翻身,她說南部幾個縣市都希望財劃法,分配財源能修改計算方式,改以人口占30%,面積占30%,加上每户家庭所得占40%方式計算,這樣才能照顧產業結構差的貧窮縣市。屏東縣長曹啟鴻甚至要求中央在民國103年 (西元2014) ,將屏東縣併入大高雄,他認為在「財政努力及績效」項目中,「營利事業營業額」分配權數工商比重過高,造成農業縣市自然吃虧,應該降為30%,再增列「農林漁牧產值」指標30%,這樣才能兼顧農業縣市。雲林縣長蘇治芬希望中央政府提供補助誘因,鼓勵區域間自發整併,發揮規模經濟效益,例如雲嘉南五縣市的國家建設整合計畫,藉由跨區域建設合作與整合,共同推動雲嘉南地區的繁榮與進步。

嘉義縣長張花冠為了維護好不容易才建立太保有機米品牌市場,以及稻米生產專區的良質米,決定發放「勤勞獎金」或領休耕補助。雲林縣長蘇治芬表示,面對中國低廉的產品與人力資源,我們必須持續站穩我們在農業技術以及品牌行銷的專業能力,強調吃得安全,她推動農村再生計畫,打造符合三生理念〔生活、生產和生態〕的農村,將勤勞耐苦的農民轉型為知識型的農民,用專業的農業知識經營精緻農業。

水資源專家藍色屏東東港溪保育協會理事長丁澈士,他是屏東科技大學土木系教授,曾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水文系攻讀博士,表示萊茵河的整治,是跨多國性的合作,反觀台灣光是一條河川,從上游、中游到下游,都隸屬不同的單位,多頭馬車的結果,造成河川難以整治成功,林務局、水利署、河川局分屬中央與地方縣市為何不能整合?丁教授表示保護台灣水資源最有效的方式之一就是「地下水庫」,將每年颱風季或雨季帶來多餘的水,儲存在河床下的地下水層中,不但可以補注地下水,讓地層不再下陷,同時也可成為地下水庫,在乾旱或缺水時取水來用,這計畫早在十幾年前就已提出,目前只有屏東地區在執行這計畫,原因是公務人員因循苟且的保守心態,阻礙整個台灣水資源的保存。

丁教授是台灣第一個提倡地下水補注的人,歐美早就有80%以上的國家利用這方式保護水資源,丁教授戲稱這是舊知識新思維,目前台灣建水庫使用地面水居多,受颱風影響其濁度很高,過濾、淨水、消毒很花錢,因此以人工方式增加扇頂地區地下水的補注量來替代大型水庫的開發,實在是最環保的水源應用,希望大家記取曾文水庫和烏山頭水庫的前車之鑑,以及今年嘉南平原一期稻作休耕的教訓,若一旦缺水時要以民生及農業供應用水為優先。

去年 (2009) 八八水災,屏東林邊溪等所沉積的淤泥至今仍未清除,許多大面積的坍塌,根本就無法重建,五都選舉造成的邊緣化效應,更使重建遙遙無期。來義生活重建服務中心專案督導周克任強調避災自救,讓民眾有多一點的逃生時間與空間,才是現階段最重要的事,透過東港溪保育協會的技術經驗、種子教師、專業教師等資源,導入至各生活重建服務中心,屏東縣副縣長鍾佳濱也表示目前重點在於「避災」,建立屏東縣災區對於社區防救災概念的認知與技術,嘗試與政府、其他縣市災區、民間團體結合與分享。

台大經濟系教授林向愷整理出新版「財政收支劃分法」草案缺失與建議,他表示「以後是中央政府與五都的問題,因為按照現在行政院版的『財政收支劃分法』,弄得太複雜,裡面看起來餅變大,實際中央藉這次修法,大約暗槓830億當做私房錢,所有五都跟其他縣市都沒有辦法吃得到,因為變成中央可以任意支配,用一個很複雜的公式,看起來每個縣市都增加一點,但是增加最多的是中央,所以以後哪個地方政府不聽它的話,或選舉考量,它可以用這個來控制地方。」

立法院財政委員會召集委員康世儒指出,包括他自己只有四位是縣市的財委,康世儒 ( 苗栗縣 ) 、翁重鈞 ( 嘉義縣 ) 、林炳坤 ( 澎湖縣 ) 和孫大千 ( 桃園縣 ) ,其餘都是都會型的財委,首先在比例上就不均衡,如何解民所苦、為弱勢發聲?只有希望「財政收支劃分法」每個縣市一定要盡量公平 ! 立委康世儒擔任財政委員會召委後,工作量是以前擔任苗栗竹南鎮長的五倍以上,但康世儒患過猛爆型肝炎,能神蹟地活下來,他有使命與責任為人民發聲。

摘要與編寫自「傳記文學」及「國際財經&文化」,2010年10月25日於加州聖荷西完稿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