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回老家過年 ▪南 林 ▪

2020年1月22日,我本來計劃從深圳飛北京,也算是一趟Business Trip並順便看望家人。去北京的機票也買好了,結果新聞報導說武漢新冠肺炎爆發,北京的朋友建議我說別來北京了,怕疫情嚴重,到北京也見不了面。於是我立刻決定改票回老家過年。自從離開老家,幾十年過去了,雖然曾經回去過幾次,但還沒有特別在過年的時候回去過。本來因行程改變而變得沮喪的心情突然又覺得好起來。
從深圳飛到昆明長水機場,我侄子全家已在機場等候,下飛機就直接和他的家人一起驅車去玉溪。晚餐在玉溪鱔魚米線館子與二十多位小學、初中、高中同學相聚,互道別後種種、並拍小照加視頻留念。雖說是吃鱔魚米線,也有鱔魚卷粉,這只是主食,熱情好客的同學們還點了好幾道正宗玉溪風味小吃:清炒蠶豆、風味腊肉、火爆茨菰、清真臭豆腐、水煮蘿蔔白菜等款待來自大洋彼岸的老同學。我們這些個同學,有的是從小就住在同一個院垻裡,可以說是青梅竹馬,有的是上小學就是同校同班,後來又一起升入初中、高中,只是到了高中畢業才各分東西,有的上了大學,有的走上工作崗位,轉眼之間,大部分同學都做了爺爺奶奶。歲月催人老,而同學情卻一直難以忘懷,可以說從友情成為親情。相信到我們都七老八十的時候,只要我們還能走得動,我們的心還是會去嚮往同學聚會,懷念遠在他鄉的同學們。
在紅塔山香菸、玉溪香菸的原產地玉溪住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起來,我侄子一家陪我去逛了玉溪的老街。玉溪的城市發展可以說是天翻地覆,高速路、鐵路、高鐵、各種高樓建築,只有老玉溪人才搞得清哪是哪。可是玉溪保留了幾條老街,仍然可以看到幾十年前的鄉街子的景象,賣菜的、賣零食的、賣水果甘蔗的、賣燒紅薯山藥的、賣雞蛋攤餅、賣涼米線涼卷粉、甚至賣酸蘿蔔的老奶、賣冰棒的老官都還健在,也不知道是第幾代了。我侄子請我嘗了雞蛋攤餅、酸蘿蔔、甘蔗,其實我心裡很想嘗碗涼米線,再來碗涼卷粉,又怕吃雜了肚子。有趣的是賣東西的小攤販也用什麼支付寶,有個6、70歲的老奶在賣山楂,我侄子用手機付款,她說可以的,不過錢就進了她兒子的賬戶了。這個兒子也夠聰明,幫老媽已經設定好了從老媽那兒拿錢的APP。我們邊吃邊逛街,來到了聶耳故居,憑居民身份證和護照就可得到Free的門票,我記得幾年前馮同學帶我去參觀,認識人、要買票還鼓勵樂捐,顯然政策有改變。聶耳是人民音樂家,我們自然就再次進去他的故居觀光學習。
我們算好了幾點幾分到家飯就熟了,我們才開車離開玉溪。據說雲南一百多個縣,全都通了高速公路,我們從玉溪出發也就三個小時不到就可回到家了。雲南的地貌大致是高原、盆地、河流、峽谷、雜七雜八都有。記得我小時候從玉溪到我們老家是一定得走三天的,不是走路,是坐車,因為交通不發達,過去是靠馬幫,後來修了公路,大都是盤山公路,從東邊的山腳到山頭、再繞到西邊的山腳,第一天到高大、或通海、第二天到臨安, 也就是建水,第三天再搭乘滇越鐵路上的米軌小火車才能到家。一般會暈車的人,不把五臟六腑吐出來你是到不了家的。今天完全不同了,高速路從隧道穿越高山、從橋樑跨過河谷,幾乎是除了隧道就是橋樑,過了橋就進隧道,一條直線讓你直達目的地。一路風景就是青山綠水的自然美。似乎改善了交通、速度上來了,經濟才能快速發展。其實一箱油就可從玉溪一直開到石屏,我們還是在撮科休息區歇了歇腳,之後就過建水、經壩心,一口氣就開到家了。
回到老家過年,自然是濃濃的鄉情。轉眼已是四代人團聚,娃娃們有的叫我爺爺、有的稱我為公公,哈哈,再晚幾年回去,要被封為阿祖了吧。我告訴他(她)們在家這樣叫挺好、在外人面前就統一叫我叔叔就行。他(她)們都異口同聲說好。親人們自然是殺雞殺鴨宰鵝,桌上八大碗十大碗擺的都是家鄉的風味,異龍湖的烏魚、郊瓜、新鮮的竹筍、黃花粑粑、糯米糍粑、芭蕉花、大樹花,這些字典中都查不到的東東,可能沒多少人吃過吧。
酒足飯飽,我就去村裡走走,雖然農村幾乎家家戶戶都起了3、4層的新房,但好像有些舊式的土坯房、土掌房還有人居住,而我兒時的記憶幾乎都是在那些舊房子的斷壁殘垣中。家鄉也拉起了電線、有了自來水、路也整修了、小河也修整了河道。有的地方還建了給村民休閒娛樂的小公園、樓台亭閣、停車塲、和公廁。農村也有垃圾分離區。城鎮化的趨勢很明星。異龍湖也洗心革面,從人定勝天、圍海造田,湖水流乾,海枯石爛,湖底的千年鎮海龜也露出了脊樑的年代,又慢慢恢復到湖中有水有魚蝦,靠近縣城邊還建了濕地公園,呈現萬畝荷花、瀑布噴泉、海鷗飛處的美景。環湖還修起了從縣城南北到壩心的自行車道。可惜的是,異龍湖水似乎永遠不可能積蓄到青漁灣洞鑿通前的水位了,那時,站在家門口就可看到宛如大海的碧波萬頃,在南邊山王哥家的門前就可划船、捕魚摸蝦。從家門口乘船就可到縣城東城門下趕街。
人在囧途,我因新冠病毒疫情,改變旅途行程回老家過年,1月23日在老家聽新聞報導說武漢開始封城。北京一位大學老同學微信我說儘快回洛杉磯吧,不然斷航就回不去了。我當時想這是在說什麼呢,沒那麼嚴重吧。1月27日我侄子一家送我回昆明,途徑玉溪下高速路休息,路口就有醫護人員全副武裝量體溫、查身份證了。到了昆明入住酒店,感覺人人戴口罩、酒店入住率很低、預定的普通標間還給免費升等為商務套房了。第二天起床去餐廳早餐, 只有三、四個客人吃飯。我28日從昆明到香港轉機飛洛杉磯。回來沒多久,2月9日我所乘坐的航空公司果然停飛中國航線了。更糟的是,後來新冠病毒向世界各國迅速蔓延,美國紐約淪陷、加州洛杉磯也未能倖免於難。3月19日,美國加州州長宣佈”Safer at Home “居家令,與此同時,洛杉磯市政府也宣佈”Stay Home “居家令,從此,洛杉磯居民包括我自己在內都Stay Home, no work, no business, and no income 直到今天,而且,居家令尚未解除,疫情也沒有悄然離去的背影。迄今全球近五百萬人感染、三十三萬人不治。世界怎麼了?人類怎麼了?
(原載於2020年6月25日「中國日報」和「台灣時報」端午節特刊。)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