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粵劇社】
詩社的最後一次月聚

思理

成立十四年以來,固定在普利茅斯市的圖書館月聚的英文詩社,在六月吹熄燈號那天,來了一位對詩有興趣的不速之客,說是在圖書館網站上看到我們月聚的消息,想進來看看, 便在長桌旁坐了下來。我們竭誠表示歡迎,也很抱歉地說,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聚會, 如果他將來有興趣加入詩社,小城還有另一處可去。
我們依照慣例,每人輪流朗讀自己或喜愛的作家的作品。聽我們輪過兩輪,這位詩客似乎還滿意我們的水準,頻頻點頭,然後喧賓奪主以命令的口吻說,既然這是詩社最後一次聚會,大家就以此為題,五分鐘為限,即席寫一首詩。
霎那間,我們都啞口無言,楞住了。
詩社取名“你的詩社”,歡迎愛詩的詩友,分享作品和寫作心得,成立以來,每次聚會都在溫馨和樂的氣氛下進行,沒有研習會分析評論的嚴肅,更沒有即席在限定的時間內完成一首詩的緊張。
我只得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端起社長的架勢,對這位詩客解釋詩社的宗旨和精神,並且對他說,他初來乍到,居然對我們發號起司令,實在有欠斯文。如果,他的口氣沒有那麼咄咄逼人,而是以委婉商量的口吻,我們不會有那麼大的反感。
他摸摸鼻子,一時拉不下臉來,只得硬著嘴說,他從不接受命令,他只發號司令!然後,站起身來,拂袖而去。
我們等到門關上,確定他已經離開聚會的會議室,才放下那顆氣憤激蕩不已的心,同時鬆了一口氣,繼續硬被中斷了的朗讀。
結束一個有十四年歷史的詩社,很難過;在自己任內並且由自己做決定,更難過。
社員相繼因病辭去,成員越來越少,偶爾有年輕的學子來旁聽,也都是因為教授的指定,到詩社聆聽,便可以拿到額外的分數的緣故,通常也都只露一次面而已,實在難以添加新血。再加上,大家都忙,請假缺席,越發意興闌珊,真的是到了再也拖不下去,再也撐不下去了的地步。再三商討各種可以繼續甚至拓展的方案,卻都覺得計不可行,只好萬般無奈忍痛結束了。
或許是受了不速之客的態度的影響吧,我們分手道再見的時候,少了原先以為會濃得化不開的離情。
我熄了燈,拉上門,最後一次。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