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致世界日報專欄作家名政論家孟玄先生的公開信

李中華

閱貴刊1379期“國父傳引發的爭議”鴻文,頗多疑問,特請教:

(一)先生說,“國父傳是台灣為了慶祝中華民國百年大慶製作的重大影片,從來對國父的評價褒貶都有。電影詮釋歷史人物形象不容易拿捏得準。孫中山以可以做宋慶齡父親的年齡,不顧物議,尤其宋父強烈反對,堅持結婚,的確引起極大非議,損害革命家道德形象。但是百年之後,重提這段浪漫故事應該無傷大雅吧。”

誠如所述,這是為了慶祝中華民國百年大慶製作的重大影片,是多麼莊嚴的大事。在國父領導革命的幾十年中,有多少可歌可泣的人和事,其材料可說是取之不盡,不但可藉此表揚先烈先賢的偉大革命精神,尤且可以啟發後世子孫了解建國之不易,和見賢思齊奮鬥進取的情懷。卻不此之圖,反把如先生所說引起極大非議的和宋慶齡的婚姻,大事宣揚,是何居心?大家都說國父是人,不是神。是的,他是人。但人要有人性,不能把每個人都看成柳下惠。先生久歷文壇,應對孫宋聯姻有所了解。誠如盛主委在看到平路女士的相關大作後所說的“非常動人”。試想國父在世界各地奔走革命,備極辛勞,能有一位敬佩他,關心他,熱愛他的“粉絲”,樂意照料他的生活起居,而且還能幫助他處理許多英文資料,可以說在公私兩方面,都有很大的助益。這難道是件壞事嗎?為什麼“極大的非議”呢?尤其是現在慶祝他所領導創建的國家百年大慶時,還特別的搬弄出來,先生還說是“無傷大雅.” 但在下卻以為“很傷大雅”,而且是非常不應該。

(二)先生說,“從國父傳拍攝爭議引發的討論,其實更重要的是如何掌握好慶祝中華民國成立百年的意義。”

這卻是重點所在,惜先生未加陳述。愚以為應闡揚革命先賢先烈如徐錫麟、秋瑾、林覺民和黃花崗72烈士的犧牲精神,以及國父以三民主義為建國的最高指導原則等的許多著作,藉以啟迪後世,繼往開來,這才是最重要的意義。

(三)先生說,“雖然今天中華民國局限在台灣一島,實在很難說是真正能夠代表全中國的政府。40%左右的台灣人民其實並不十分認同中華民國。勉強容忍,只是因為台灣獨立建國危險很大。”

中華民國局限在台灣一島,是不能真正能夠代表全中國的政府,這不難說,是事實。40%左右的台灣人民,其實並不十分認同中華民國。請問:何謂“十分認同?”八分,九分,十分如何計算?認同是如何界定?而40%的數字從何而來?或許可能是根據台灣多次的選舉,國、民兩黨的得票率而來。但選民進黨的是不認同國民黨,並不等於不認同中華民國。而認同與容忍也不能劃上等號。先生的意思是有40%左右的人不十分認同中華民國,要想獨立建國,危險又太大,所以只好容忍。請問那40%左右以外的人,他們認不認同中華民國?他們想不想獨立建國?他們要容忍嗎?

(四)先生說,“兩岸都推崇孫中山,大陸稱之“革命先行者”。台灣尊之國父。可是孫中山其實是首先分裂中國的創始人。袁世凱稱帝,孫中山舉起二次革命的大旗,不幸失敗。但是,他堅持不懈,不久成立南方中華民國政府,造成南北兩個中國合法政府的怪現象,直到今年。”

先生這段文字實乃黑白不分,本末倒置。國父為了國家和平統一,辭去臨時大總統,讓位給袁世凱,而袁氏又當起皇帝來,能不推翻他嗎?二次革命遭到挫折,乃至南方成立中華民國政府,從事推翻袁帝制,此順天應人之事,卻成了“首先分裂中國的創始人。”這是什麼邏輯,殊難苟同。

(五)先生說,“歷史事實有時是很殘酷的。民國成立之初,他支持陳其美派年青蔣介石暗殺光復會革命同志陶成章。事後又假惺惺悼念。”

蔣介石暗殺陶成章是事實。但要說國父事後又假惺惺的去悼念之語,實讓人有“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感覺。

(六)先生說,“二次革命後流亡日本(國父)為了反對袁世凱他承諾同意兩條件,甚至割讓東北,只希望日本政府支持他,好在日本不肯。”

請問,“承諾同意”是什麼意思?應是日本先提出條件,然後他才能夠“承諾同意”。為什麼日本又不肯了呢?這又是什麼邏輯?

(七)先生說,“他(國父)成立中華革命黨,要求同志們打手印,宣誓誓死效忠他一人,連建造民國功勞不下於他的革命元勳黃興都不肯加入。”

黃興有沒有加入國民黨?是不是黨員?答案是:他加入了,他是黨員。在數十年的革命過程中,同志們難免偶有不同意見。先生竟拿來大作文章。用意何在?“一言堂”如何?若是,豈非不民主?何酷責之甚也?!

(八)先生說,“他為了消滅與之奪權的廣東實力人物陳炯明,不惜炮轟廣州,傷亡百姓。。。。這類不擇手段,只求奪取政權的史實被學者挖掘出來,無法抹殺。”

看了這段文字更深感史實的重要性。以先生久歷文壇,被譽為名政論家者,對如此重要歷史事件,尚且如此陌生,致有如此顛倒黑白,混淆是非之敘述,其他人可想而知。讀者亦定必以訛傳訛。而有關國父廣州蒙難的文章著作頗多。對事件的來龍去脈以及經過情形敘述甚詳。自民國11年6月15日陳炯明炮轟總統府起,到8月10日,國父脫險抵達香港,再轉輪於8月15日抵達上海,整整兩個月。陳炯明是國父刻意栽培且非常器重的一位高級將領,竟受人蠱惑,發動叛變,欲置國父於死地。先生竟作如此之陳述,顛倒是非,抹殺事實,莫此為甚。果對史實欠缺了解,各中文圖書館應不難找到相關資料。不必“大事挖掘”,心平氣和的讀一讀,應可有正確的認識。果對事實真相已有所了解,尚出此言,誠不知是何居心。在此中華民國百年大慶之時,大家應如何緬懷國父領導革命建國之豐功偉績,繼往開來,而先生竟曲解誣衊,惡意中傷,居心叵測,昭然若揭。誠令人髮指齒冷。政論也,論政也,此之謂歟?!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