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粵劇社】
枯木逢春

甘子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這不意味著你山窮水盡,說不定柳暗花明又一村。
一天心血來潮想種花,到花店挑了兩棵桃樹。記得小時候每年除夕,父親必扛一棵大桃花樹回來,然後用一個個小棉花球沾水放在樹椏上,他說這樣桃花會開得快。我買桃樹不是因為以後有桃子吃,而是和父親一樣喜歡欣賞桃花。老伴想種葡萄,那裏的葡萄沒有一盆有葉子,枝幹乾枯,用手一折即斷,看來那些葡萄枝早已枯死掉,叫老伴不要買。豈料他說葡萄枝是這個樣子,沒死。拿他沒法,祇好又捧兩盆上車。
回來後天公一直不作美,冷得人天天抖。看標簽言桃花耐寒,馬上使之下土為安。至於葡萄,老伴說先擱一擱,因為它沒有桃花硬朗,說話神情儼如植物學家。如此一擱就三個星期。這兩天天氣回暖,準備把盆栽搬出院子曬曬太陽,看到那兩盆葡萄乾枯枝椏上居然冒出幾粒小芽,驚喜之餘,也恨老伴的植物常識總比我多。
葡萄枝出新芽,使我想到枯木逢春,否極泰來。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但這不意味著你山窮水盡。
「柳暗花明又一村」這句話我高中時候的郭秋雲老師常常掛在嘴邊,我聽得太多太多,起初也不疼不癢的。大學畢業後與她同在香港培英中學執教,每天中午我把午飯帶到她女生指導室一起吃,吃完把燈關掉,兩人把旗袍領子打開透透氣,坐在沙發椅上,脫掉高跟鞋,四隻腳往椅子上一擱,我這個弟子就要恭聽她老人家的往事與教我如何處事為人。雖然我是一個愛講話的人,可我也是一個還可以的聆聽者。聆聽人家述說經歷需要耐性,這是人生的一個學習課程之一。四年共事,從老師那裏我聽得多,固之然學到的也多。最讓我經常切身用到的就是這句「柳暗花明又一村」,你不覺得這句話具有無限的時空?到了像我這個年紀的人,一定明瞭柳暗枯木而最後花明逢春者,其中總少不了“忍” 這一關。
人要知所忍而忍,這才忍得快樂和有價值,這才是“知己” 。(上文轉載節錄自《乘風草堂散文精選》 作者甘秀霞》)
這篇文章2005年刊在達拉斯新聞。
2005年我的孩子都已經長大成人了,兒子大學畢業了,在工作,兩個女兒仍然在奧斯汀讀大學,肩頭上的重擔仍然未能卸下,那個時候甘子仍然在工作。
母親那個年代有許多留在家庭的婦女,理由各有不同,歸納不外兩個:一有些婦女不識字,二她們的丈夫收入夠家裏開銷。母親不識字,因為外婆只讓家裏唯一的男孩又是老大的舅舅上學堂,三個女兒到外面拿些手工藝在家裏做幫補開銷。外公很早就到了美國,開始有錢有信寄給外婆,後來斷了消息,生死未知,外婆受的打擊不輕,相信這種故事大家聽了不少。 一個女人帶四個孩子在農村,淒苦可以想象。這種電影大家也看過很多。
小時候看粵語片的結局都是美好的,做母親的含辛茹苦養大孩子,孩子讀書勤奮,工作順利,最後當了總裁,迎接母親和自己一起享福;而導演也許會安排去了美國的父親生活潦倒,一次昏倒街上,被善心人救了,從此這個父親也勤奮儲蓄,老年時候囘鄉尋親,與人合股做生意,後來發現合股人原來就是自己的兒子,團圓結局。但是,上面這個橋段並沒有寫進母親的劇本裏,而許多婦女的劇本也沒有如此幸運美滿。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何時柳暗花明?不知道。既然植物有它生命的軌跡,那麽,大概人也應該有吧!
“人要知所忍而忍,這才忍得快樂和有價值,這才是知己。”
其實< 枯木逢春>原文還有下面一段---誰無失意之時?
博通經史,治古文不取韓、歐自成一家,以著述為事的清朝汪中(容甫)也有寄人籬下之悲。「余卑棲塵俗,降志辱身,乞食餓鴟之餘,寄命東陵之上,生重義輕,望實交隕。」見汪中《自序》。汪中弱年孤苦,貧不聊生,憤世嫉俗,為文多悲號之音。此文自傷身世,幾以和淚代書。自古文人遭際,往往如是,豈僅容甫一人?
明朝歸有光在其《項脊軒志》也提到其居所之簡陋——「項脊軒,舊南閤子也。室僅方丈,可容一人居。百年老屋,塵泥滲漉,雨澤下注,每移案顧視,無可置者。又北向,不能得日,日過午已昏。」然而,事在人為。請繼續看:「余稍為修葺,使不上漏;前闢四窗,垣牆周庭,以擋南日;日影反照,室始洞然。又雜植蘭桂竹木於庭,舊時欄楯,亦遂增勝。借書滿架,偃仰嘯歌,冥然兀坐,萬籟有聲。而庭階寂寂,小鳥時來啄食,人至不去。三五之夜,明月半牆,桂英斑駁,風移影動,珊珊可愛。」經歸有光稍作更動,漏室遂變為雅舍。其會試經八次不第,及考上進士時已年垂六十矣。終日自嗟房子小的人應該學學震川先生之淡薄致遠。
「凡物皆有可觀;苟有可觀,皆有可樂,非必怪奇偉麗者也。餔糟啜醨,皆可以醉;果蔬草木,皆可以飽。」見蘇軾《超然臺記》。蘇軾謫居膠西(山東)時人以為他不樂,而蘇軾以為凡人心有不樂者起囿於境中,若超然物外則無往不樂。
「江上清風,山間明月。耳得為聲,目遇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蘇軾《前赤壁賦》。坡公心胸之廣闊常人實難以比擬。在其《留侯論》裏言及張良一生成功在忍之修養,並舉張良為老人拾履為例。並言項籍不能忍,是以百戰百勝,輕用其鋒;高祖忍之,養其全鋒而待其弊,此張良教之也。
誰無失意之時?
現今世道更形複雜,競爭倍加激烈,最明顯的是就業問題,人心惶惶,到處可見;同林夫妻,因種種緣由而紛紛東南飛去,這不幸也成為摩登之談話資料。
朋友們:不論你現在境況如何,請你思索一下,你是怎樣走過來的?你將會如何走下去?
「霜露既降,木葉盡脫,寒冬過後春來生;豪傑之士,過人之節,忍小忿而就大謀。」
不信,請來看看我的兩盆葡萄。不管天氣有多冷我也不斷用水往那乾枯的樹枝上澆,它沒死,它是在熬著。它,不斷在承受著我給它送上[刺骨]的寒水。它發芽了,這不是奇跡,那是因為春天的到來,寒冷的冬天終於給它熬過了。
朋友啊:難道你比我的葡萄枝還不如?(2005)
2005年的枯木逢春是回憶之作。
2004年就是十六年前搬進現在這個家, 十六年來後院歷盡滄桑,怎麽說呢?開始因為是新家就安裝了噴水系統,外子說有了噴水系統後院除了該種植的樹木其他一概不許種植,那就是說蔬菜不能種了?以前老房子後院應有盡有,枸杞子、絲瓜、韭菜、豆子、冬瓜也到處爬,就只是沒有種西瓜!搬進這個新家,樣樣都不許種。好吧,就買了兩棵無花果樹和一顆桃花樹。
自從前年開始餵鳥,把一半後院劃分稱為“鳥園”。去年增建後院水泥部分後又因為有些鳥兒飛起來會踫到無花果樹有時甚至會撞到屋簷,還好沒見到鳥兒們發生意外。屋簷不能隨便拆,於是建議外子把無花果樹砍了!現在鳥園範圍就剩下一棵美麗的桃花樹,樹上可以掛幾個餵鳥器,讓體型小的鳥兒可以啄食,體形大的鳥兒在餵鳥器上站不穩,得仍然在地上的盤子吃。
今年三月初大弟小妹夫婦四人從多倫多及三藩市過來參加粵劇社舉辦以歌會友音樂會在我家一個星期,並在桃花樹下留影。雖然桃花盛開期已過,但長出不少綠葉,滿樹的綠葉可以證明-春天是來了!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