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粵劇社】
用戲曲當下意識 -淺談 白蛇傳‧情

甘子

最近讀了一篇文章,作者說「戲曲要尋找當下觀衆,必須具有當下意識。」
文章中指出在任何時候,「有沒有當下意識」是用來衡量戲曲創作好壞的標準。以劇作家為例,從以關漢卿為代表的「元曲四大家」,到明清時期的湯顯祖、孔尚任與洪升,再到新中國成立以來的田漢、吳祖光,改革開放之後的魏明倫、陳亞先等,他們的創作都具有明顯的時代精神,也就是說這都是好的作品。
甘子同意戲曲創作的「當下感」與題材無關,事實上我們看了許許多多的戲曲作品,這些作品題材儘管是許多年前也有人採用過的,相同內容也在不少的作品裏顯示過,我們仍然喜歡。傳統劇目的整理改編、新編歷史劇和現代戲創作都不應該是戲曲疏離「當下」的理由。任何題材都可以灌輸觀衆以「當下」的感覺。
甘子從小跟著母親看戲,小學時期粵劇電影的例如「桃花扇」就看了好幾個不同版本,故事內容都一樣,只是演員導演不同。到大學時期再看舞臺劇「桃花扇」,演員導演當然與以前仍然不一樣,時隔幾十年,坐在劇院裏,依舊沒有覺得這個劇本過時,因為故事裏的人物很人性化,每一個時代似乎都會有這樣的一種人物誕生,而劇本裏人物的遭遇也會由當代人們循環不息在當代人們眼前演出搖晃!這,就是劇本有當下的價值,從而使觀衆看了有當下的感受。
上星期在達拉斯的戲院看了一齣在達拉斯首映粵劇電影白蛇傳. 情,有人問:「如何把這齣電影名稱的叫法定下來?是白蛇傳(zhuan) . 情?抑或是白蛇傳(chuan) 情?前者甘子的解讀是「白蛇傳是講說一個愛情的故事」;對於後者,若傳後面沒有標點符號的話,甘子的解讀是「白蛇傳遞愛情」。看海報宣傳在傳字的後面是有標點符號的,因此採取前者的解讀為「白蛇傳是講說一個愛情的故事」應該更為恰當。
曾經有加州朋友對於這齣粵劇電影白蛇傳. 情是否屬於音樂劇而未能下斷語而感到糾結,那麽這齣粵劇電影白蛇傳.情到底是不是音樂劇來呢?
粵劇歷史悠久,最早可以追溯先秦的詩經齊言民歌,齊言體民歌詩歌是中國戲曲如京劇、上海越劇、黃梅調等的共同起源。其實中國的戲曲衍生過程是由最初戶外的民間歌舞逐漸進入室內殿堂而登上舞臺,這和西洋歌劇的演出場地從戶外進入室內的過程非常相像。
音樂劇英語是Musical Theater, 簡稱musical 。本來西洋的歌劇與音樂劇是有基本的分界線,單純的歌劇是注重唱腔及用美聲的唱法,對白也是用唱的;而音樂劇就是把音樂、歌曲、舞蹈、戲劇、雜耍、特技和綜藝結合的一種戲劇表演,不過,現今這兩種西洋舞臺劇的表演形式似乎都差不多了。
甘子認為粵劇本身就是音樂劇與歌劇的合二為一的舞臺表演藝術,因為它具備了上面歌劇與音樂劇的全部內涵。
記得小時候經常跟隨母親看粵劇廣東大戲,耳濡目染,在成長過程當中,粵劇舞臺劇與粵劇電影都看得不少。 二十世紀五十年代香港島灣仔的國民戲院、環球戲院,經常有粵劇電影上映,記憶中也看過白蛇傳。今天就和大家談談這部粵劇電影白蛇傳.情。
白蛇傳的故事發生於南宋或更早的杭州、蘇州及鎮江一帶,在清朝非常盛行,是中國民間集體創作的典範,故事家傳戶曉,描述修煉成人形的蛇妖與凡人書生許仙的曲折愛情故事。粵劇電影白蛇傳.情裏的女主角白蛇名字叫白素貞是一條修煉千年的蛇精,會使用法術,還帶了一位 也是青蛇變為人樣的叫小青。一天,當白素貞遇到書生許仙就愛上了,兩人並且後來結為夫妻,起初生活相當愉快幸福,後來,被法海和尚知悉要收服白蛇,白蛇不甘心好好家庭婚姻被法海破壞,於是決心傾全力抵抗。
華語電影在達拉斯的觀衆從來就不甚踴躍,對粵劇電影更不會抱太大的期待,第一天首映電影院內只有7位觀衆。一個人蛇的愛情故事加上蛇精與和尚的對打經過現代先進特技的處理,鏡頭畫面比上個世紀的特技雖然是更為進步,水浸金山寺一場波浪滾滾,戲院裏浪濤轟隆,但特技仍然是特技,浪是浪,電光是電光,甘子對此竟然沒有一點震撼感,因為小孩子時候看的粵劇電影神怪片不就是如此嗎?不瞞大家,實際上當時腦海裏竟然還蕩漾著幾十年前看水浸金山寺那些簡單的可笑的古老特技畫面來!
除了特技鏡頭點燃不起甘子 的好奇心,音樂與唱腔同樣也很可惜的沒有打動我的心坎,因為每次有唱段都是中樂先出來,而後西樂緊接,總覺得大提琴的聲音過大。其實導演並沒有給兩位男女主角太多粵劇唱功與舞臺身段發揮的機會,尤其是飾演許仙的文汝清,導演給他的人物個性就是傳統的故事裏許仙的敦厚呆板,並不起眼;而飾演白蛇的曾小敏簡直是埋沒了她的演唱戲曲的能力!這都怪那些特技鏡頭限制了他們兩位優秀粵劇演員的身段、唱工與武功素養。當然,這齣戲主要是給觀衆一個感覺就是白蛇為了愛情要打到底、拼到死!文場戲佔的分量就輕了! 唯一一點讓甘子感到滿意的是導演組為兩位演員相見相愛時打造的綠柳滴翠、水照麗影、如詩一般的人間仙境畫面真的是賞心悅目!
要寫一部劇本,無論你在劇本裏表達主人公如何如何的不尋常,最後,必須讓他回到一個普通人的當下情感世界,而粵劇電影白蛇傳.情最後還是做到了:浪濤停止了,人蛇在物界始終是兩樣,被迫分開,這也是一種考驗,期待再重逢。這個有愛作支撑的故事,成為今天的普通觀衆接通心靈的通道,只有在尋常的情景中,接通普通人的平常之心平凡之情,才能真正引起共鳴,達到感動。
這齣由廣東粵劇院重點打造的推陳出新的劇目白蛇傳.情由著名粵劇演員有精湛文武功底的曾小敏與文汝清主演。白蛇傳.情在2017年,由珠江電影集團在廣州開發佈會,2018年電影開始拍攝,2019年第三屆平遙國際電影節電影展獲得最受歡迎影片獎,同年也獲得第二屆海南島電影節最佳技術獎,而女主角曾小敏也憑該劇獲得第28屆中國戲劇梅花獎。
白蛇傳.情感動甘子的不是經過特技的滔天巨浪,更不是那如電光般發出颼颼作響的暗器,而是當白蛇與法海和尚鬥法不敵後奄奄一息的畫面,被那種願意為愛犧牲的頑強鬥到最後的一刻感動落淚,這就是這個劇本具備的當下感, 它成功了-找到了甘子一位當下觀衆!這齣粵劇電影值得看。
現代作家畢飛宇認為「一門藝術如果僅僅剩下內行在欣賞,說明這門藝術已經衰落。只有大量外行觀衆爭相欣賞,這門藝術才正當興盛」是對的。而甘子認為:「一部戲若不能代表當下觀衆的選擇,就不能真正代表這個時代。」不知道你的看法又如何呢?

第三屆以歌會友音樂會
第三屆以歌會友音樂會是達拉斯粵劇社2020年第一個對外開放的與眾同樂的音樂會活動,3月1日星期日下午2-6時在華人活動中心大廳舉行,歡迎各界人士報名參加演出,直至目前為止,收到各類歌曲 50 多首,計有:世界真細小、牧羊曲、小斑鸠、知了和蜜蜂不一样、小兔子乖乖、小雪花 、郊游、雲、梨花又開放 、你笑起來真好看、送別、梁紅玉、人在旅途灑淚時、人生何處不相逢、倆忘煙水裡、我愛你中國、雷鳴金鼓戰笳聲、好歌獻給你、春歸人未歸、用愛將心偷、上海灘、大海、只有情永在、隋宮十載菱花夢、在雨中、拾箏 、也曾相識、禪院鐘聲 -黃體耀、瑪依拉、風雪夜歸人、帝女花之香夭、秋夜相思寄紙鳶、跨鳳乘龍之華山初會 、我的中國心、應該要自愛、聽風的歌、海闊天空、啼笑因緣、Cotton Field、劍合釵圓、相思風雨中、萬水千山總是情、東山飄雨西山晴、决戰前夕、一生所愛、假如我是真的、順流逆流、心愿成為愛情鳥、Help Me Make It Through the Nigh、鴿子情緣、石頭記、傳說及朋友等等。
感謝大家參加支持粵劇社舉辦的活動,你的參與就是我們繼續向前的動力!報名現已截止,屆時歡迎各界人士 撥冗免費進場欣賞。
粵劇社聯絡人
馮有忠Albert Fung
郵箱:DCOS2011@yahoo.com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