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芳草集】
良醫難求

方菲菲

醫生預先宣布了禮拜五下午我可以辦理出院手續,我也預先通知了家人和在等資料的客戶們,可是一般內科醫生已經來巡視了病房,唯獨做最後決定的開膽囊手術醫生卻遲遲不出現。
另一方面有位客戶已經一而再地發簡訊問:我的文件準備好了嗎?被逼急了,我只能據實回答:何時出院不在我的控制之下,醫生不出現,我也急如熱鍋上的螞蟻。
到了五點多護士來向我說:我已經發簡訊給他了。你先打電話去餐廳訂晚餐吃吧!除非你嫌他們的餐點不好吃。說坦白話這醫院餐廳的菜色是有點令我食不下咽的。
無聊再繼續等著,有人敲門進來,替我割除膽囊的醫生。他說:讓我檢視一下你的傷口,和小瓶子中的液體。我告訴他:護士剛剛清掉了瓶中的液體,現在又有一些了。他說:只要液體的顏色是紅的不是綠色的我就很滿意。然後問我說:你怕不怕痛。我問:拆線就這樣子拔掉不給我吐麻藥嗎。這是第一次有人從我的身體中取走一些零件。他說:如果你需要的話,我也可以幫你安排一些麻藥。那個是很麻煩的事。我回答:沒有問題的。我父親是台灣上校退伍的軍人,他以前替我健康檢查做腸鏡時都沒有安排麻醉。第一次去三更總醫院檢查身體時候聽到排在前面的人哀嚎我很害怕,但是到我告訴醫生:現在有一點難過。醫生說:現在做腸鏡已經到了轉彎的地方,你忍耐幾秒鐘就可以了。他聽完後說:你沒有問題。我是不會偷襲的。我要拆線之前會告訴你,把小瓶子拔下時,你深呼吸一口氣,事後他問:痛嗎?我回答說:不痛。難過而已。
他離去後我馬上通知護士、家人,安排出院的時間。回到辦公室時已經晚上七點多了。回想過去幾天的經歷恍如隔世。
經過會議室看見桌上擺著一個塑膠袋,打開一看裡面有周二來訪客戶送的蕃薯稀飯和兩罐醬菜。心中非常抱歉。當天因為精神不佳根本沒有注意到他們有帶東西來,當然也就沒有向他們表示謝意。如果我注意到了。至少會非常感激他們的一番心意。
當天在他們還沒走時,舍妹朝芩、妹夫就來公司看我,因為我前一晚和星期天晚上都沒有參加家庭聚餐的晚餐。
10月初在台北有天半夜我感到胸部下方有刺痛的感覺,第二天早上就去雙核醫院看醫生要求做胃鏡,但是因為我必須要用麻醉手術做胃鏡醫生能夠排到最早的日期是12月10號。所以這次12月10日回去做胃鏡,然後在舊金山住一晚,週五才和他們一起飛回達拉斯。
星期天要去吃晚飯時,我開始上吐下瀉,只好告訴家人我因病無法參加聚餐。周一病況未有好轉我要求公司的同事幫忙約醫生看病。這位醫生問病後開始說:三天不吃飯不會餓死人的,回家後只喝水,如果三天後還是不好,才考慮去做超音波。
周二舎妹對我說:你的臉色不好,不要再拖了。反正你有保險就請Ann帶你去醫院急診室,找出病因來。
醫院抽血、化驗,超音波及CT SCAN,醫生告訴我:今晚就要住院。你的膽囊發炎得很厲害,排定眀天下午三點開力。我們可能有三種情況。A計劃由肚子上面打四五、個小孔,然後充氣進去。如果能夠看得清楚膽的狀況,就用小刀把膽囊割除。遠是最好的情況。B計劃:如果充氣之後沒有辦法看清贍的情況,必須開一個小孔把裡面的液體流出,過了兩個月之後,等可以看清楚,再進去做手術。C計劃,需要把整個肚子打開來將膽摘除。如果能夠用打孔的方法不剖開肚子,不但手術的時間短以後身體復原的時間也快些。明天打洞進去看之外現在沒有辦法確定裡面的情況。
醫生走後,馬上跪下祈禱,求神讓我有機會接受達文西手術刀割掉膽。一夜沒有好睡。
問護士:摘除膽囊手術大概要多少時間?對方輕鬆的回答:是小手術。一般手術時間30分鐘。花的時間多在術前的準備工作,或者術後恢復室的等待時間上。
下午兩點半左右弟妹們都到醫院來給我精神上的支持。推入等待宦中時來了兩位穿藍色袍子的醫生。介紹替我開刀醫生的學經歷。首先這位說:他是這一方面的的權威。自從我跟在他手下已經看他動了1000多個成功的手術了,不用太擔心。
醫生、麻醉師到場之後,他們也分別對手術過程略加介紹。醫院貼心的給家屬一個開刀編號,家屬可以從等待室看牆上燈號顯示親人手術進行的情況。
聽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時睜眼,只見醫院工作人員正推著病床去病房,家人們也在病床旁,問:究竟手術花了多少時間?家人說:牆上原來預定開刀時間是半小時,但是在那階段大概有一個小時左右。恢復室的時間比較長。現在別人都已經做完手術離開了,只有一個病人還在手術室中。預定手術七個小時,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大手術呢!醫生說因為你的膽腫的厲害,他們要一直充氣進去才能看清。
感謝那個對我充滿恩典和看顧主耶穌基督,祂讓我可以用達文西手術刀做切除膽。感謝家人們不讓我鴕鳥似的再拖,逼我去醫院看診。生病時你才能夠靜下心來想一下究竟誰對你是真心的。究竟什麼人、事、物才是對你最重要的。
週一去看的那位醫生我不想苛責。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身為專業人士屢次誤診,他為何不去進修呢!有多少回頭客他自己心裏有數!醫術欠佳,只知道要助理提:不要忘記回來複診啊!又有多少效果呢!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也。我只能要求自己不要如此誤事。能夠及時提供給客戶他們需要的合理服務!求神保守我能夠做到這個承諾。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