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芳草集】
倫敦大橋事件的啟示

方菲菲

感恩節的週五有恐怖份子在英國倫敦大橋上發動恐怖攻擊,拿刀子刺殺了兩名無辜的路人。當時有三名身在㳋距離的路人,不顧自身安危,見義勇為的拿了滅火器和鐵棍,赤手空拳地和這名恐怖份子搏鬥,將他制服於地上後交給警方處理。他身上穿的炸彈背心被證明是偽裝的,用來嚇唬人,但當時並不知道這個事實,這三個路人的勇氣、義行值得嘉獎。
這名恐怖份子曾經因為涉入恐佈組織遭判刑入獄六年多,才從監獄中釋放出來,當天是前往附近參加由劍橋大學為出獄的犯人們舉辦的一個講座.現在英國警察正在清查他在監獄中的獄友們是否有共犯嫌疑等細節.
在理論上我們該給更生人一個機會從新融入社會中,不該對他們有成見,可惜知過能改者少,積習難改者多。統計數字告訴我們有多少不悔改的人。
這個事件尚未落幕,又看到荷蘭出現一件恐怖攻擊事件.雖然這兩個恐怖事件互不相干,但令人不能不感嘆這個年頭對壞人的生命太加以保護了,奉公守法的人之人權又有誰在乎。兩者之間的權利是有天壤之別!
看到電視畫面上三人拿著滅火器、鐵棍去對付歹徒,很為他們的勇敢振奮.人如果愛惜自己的生命,終會失去自己的生命.人若不顧惜自己的生命,才能得到真正的生命。離恐怖份子近距離的三人,如果不採取任何行動,恐怖份子用刀子刺殺了兩個路人之後,不知道他們中誰會成為下一個受害人!
我知道歐美國家的風俗習慣都是勸人不要抵抗暴徒或者是恐怖分子,像是在七零或是八零年代的達拉斯,常常聽聞歹徒去餐館、商店勒索,商家多要求員工不抵抗,乖乖交出收銀機中的錢.因為在他們來說員工如果抵抗,因而受傷或死亡,對他們來說會是一個很大的麻煩。金錢上的損失刞由保險公司理賠,他們毫不擔心.
偶爾有不帶眼睛的歹徒去搶劫、勒索才新從東南亞移民來人士經營的雜貨店時,業主會抵抗,甚至拿出自己擁有旳槍枝擊退歹徒,成為異類的新聞事件.因為這些人經歷過戰亂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無所畏懼。
從小在家父耳提面命下,我也是無所畏懼的.父親常告訴我說:你為什麼怕鬼呢?你跟鬼打,再不濟,打敗了,你也就成為了鬼,你還是立於不敗之地,可以用鬼的身分去做抗爭,如果羸鬼的話你就更上層樓,如果輸掉就繼續當鬼。穩羸不輸的,何必怕鬼!
人比鬼還可怕多了!你應該怕人而不是怕鬼!童年晚上走過新店空軍公墓,我心中沒有一絲一毫畏懼。
每當有軍車開到空軍公墓槍斃犯人,我是很熱心的擠進去看槍斃犯人的小孩之一。我常告訴別人說:槍斃人並不可怕。至少我看過槍斃犯人卻沒有留下任何印象。只記得犯人們站一排面對著高聳的黃土堆,背後有一排士兵荷槍站著,一聲令下,所有士兵都開始射擊。犯人們就陸續倒在地上。
當年911事件發生時,家父在看到新聞的第一時間就判斷說:飛機衝向紐約雙子星大廈時、毫無一點遲疑或減速,代表飛機已經被恐怖份子刼持。這是恐怖攻擊事件,不是意外事件.
後來有文件顯示在失事班機中有一班飛機上的乘客們聯合起來阻止恐怖份子把飛機飛到白宮去進行恐怖攻擊。讓飛機在中途失事,把損害降到最低了。
人的一生誰無死。可以說人自從出生後就是步向死亡的終點。只是有的人的死亳無特別意㠖,可以說是輕如鴻毛。也有人死亡的重如泰山。看破生死大關時恐怖份子也一點辦法都沒有.你連死都不在乎擁有可是什麼事情可以難道你呢!全球的恐怖份子和非恐怖份子不能用談判去解決彼此間的歧見旿,終須一戰。以定勝負。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我們一直鼓吹寬容恐怖份子,恐怖份子卻毫不寬容我們。一心想要消滅我們以建立他們的王國,你要如何自處呢?難道要自廢武功去請罪嗎!
正如同每次有槍擊事件後人們就要鼔動禁止擁有槍,其實槍可以自衞,可以殺敵。它本身並沒有罪,只有當它們落入錯的人手中,用於做錯的事情時安才是一件可怕的武器。不要再模糊焦點了。把過錯推給槍,正如同人睡不著怪床歪一樣可笑.
每次看到濫殺事件就在心中想:為什麼現場沒有一個人,連一個勇敢的人都沒有。只要有一個人能將本身的生死、安危置之度外。不怕死的撲上去搶下歹徒的槍的話,他也許會受傷或是喪生。但是在同一個時間內,一把槍只能夠擊出一顆子彈。當你聲東擊西的吸引了歹徒的注意力時,另外一個人就可以從歹徒背後搶下他的槍枝,化解掉大家面對的危險。但是沒有人肯站出來,每個人都要顧自己的生命。置之死地而後生。
碰到恐怖事件時人不能夠一味地妥協,因為恐佈份子不會對人有任何仁慈心的。要保住自己的生命只有抵抗。為自己的生命而戰。倫敦大橋事件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不扺抗是死路一條,抵抭時還是有機會勝出的。
每個人都擁有信仰的自由,也必須尊重別人信仰的自由。我並不想鼓吹十字軍東征,但是也不能夠讓別人來控制我的人生、信仰。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