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芳草集】
貽笑國際

方菲菲

今早看到媒體報導的標題「香港反送中蔡掀風诐港媒驚訝:台選情可能翻轉」
下面文章內提到: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今日下鄉全台跑透透,被問及今日香港反送中的導火線「殺女嫌犯陳同佳」有意來投案,卻遭蔡政府統一口徑拒絕,態度180度大轉彎,韓說希望執政黨這次能夠幡然醒悟,維護我們國家的主權.對此港媒就表示,蔡英文操作「反送中」議題犯大錯,選情可能翻轉。
陳同隹今日(23日)早上九時在壁屋監獄刑滿出獄,他在香港聖公會教會秘書長,牧師管浩嗚陪同下向傳媒發言,現場聚集大批媒體守候.她向女友潘曉穎家人和香港人致歉,給受害者家屬帶來巨大的傷痛,內心備受自責.他並兩度在媒體前鞠躬道歉.並表示,越來台投案,希望到台灣服刑。受訪結束後,坐管浩鳴的車離開.港媒中評社今天(23日)發表評論文:認為蔡政府過去數月一直試圖從香港的動盪中謀取利益,面對願意赴台自首的殺人嫌犯終於現出原形,露出馬腳.評論稱殺人棄屍的嫌犯,其後起了「蝴蝶效應」所引發的「反送中」事件,才讓綠營撿到槍,如今可能轉為踩到大地雷.評論還指出選戰不只要比誰更努力,還要比誰少犯錯.韓國瑜造勢的形式勢如破竹,蔡政府藉由「反送中」風波,惡意操作犯下大錯,將可能是台灣大選選前開始出現變化,出現翻轉可能。
看完這報導,想到一句話,「人算不如天算」。如果你再要要㚥巧,總有一天連天也不容你了。
港人陳佳同是在台灣殺害女友、棄屍,犯案地點在臺灣,基於屬地主義,台灣絕對有權審理此案,要求他在台灣監獄服刑。
當初台灣政府不是也曾透過管道要求經由司法互助把陳佳同遣送到台灣受審嗎?為何如今出爾反爾,陳佳同自願赴台受審、服刑,還要拒絕接受.為什麼呢?
因為台灣已經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成為中國的一省了嗎?為了怕得罪中國嗎?還是為了怕要求臺灣去操作「反送中」的主子呢?相信他們心中有數,卻不敢對選民坦白。
台灣口口聲聲說自己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蔡政府在選舉中口口聲聲要維護台灣的主權獨立,為什麼人家送上門來,卻一句有「政治操作」之嫌,就嚇的不敢審判在台灣犯下殺人重罪的港嫌。依此類推,以後不論是港人、中國人、外國人、任何人,除了拿台灣護照的人之外,沒有人要在台灣受到台灣法律的管轄。
既然是如此扶不起的阿斗,又何苦浪費民脂、民膏去要求各國參加司法互助,抗議其他國家把捉到的台灣詐騙犯送去中國審判,或是拚命要求參加任何國際組織。根本是小家碧玉,是上不了台盤的丫頭命,有一天讓你有機會大小姐們同坐一桌時,你也會自愧形穢,不敢去坐在那的。省省吧!少演戲了吧!
韓國瑜已確定不來美國朝聖,於是有些沒骨氣的政客,他們以抱美國老大哥的大腿為榮,獲取美國歡喜為終極目標,就宣言翰的支持度會因此下跌.對我來說,我卻因此對於韓國語另眼相看,不論他是不是草包,至少我確定他不是個奴才.
如今政壇充滿軟骨的奴才只會拍上、欺下.看到韓國瑜不在太選前做白宮參訪,身為美國公民的我,認為他既然是選台灣的總統,就該把精神花在台灣選民的身上,要為台灣人民謀福利.台灣人民的福利未必等於美國人民的福利,萬一兩者之間有衝突的時候,他該站在哪一邊呢.答案很明顯.
只要看一下最近的敘利亞撤軍事件,就可以知道美國政府好管閑事,四處插手其他國家的內政,扶植自己的傀儡,等到發現情況複雜,沒辦法處理時,就撤軍、走人,避之唯恐不及。
台灣的一些政客沉醉於自己的春夢之中,以為只要美國政府喜歡我,憑喜歡,我就可以坐穏了.豈不知「以色事人」者,要擔心有一天人老色衰的時候,美國會對這些過氣政客棄之如敝履!
不要只是批評蔣介石總統被中共打敗,退守台灣,好像他是個不值得尊敬的人,勝敗乃兵家常事。美國在國共戰爭之初是站在一旁抱著觀望的態度,如果不是蔣總統和國軍守住了台灣這個孤島,形式已經明朗化了,美國不會派出第七艦隊去協防台灣的.在塵埃落定之後,美國才表明立場,才把台灣列入她防阻中共的防線之中.
天助自助,自己不爭氣的話,美國絕對不會提供道義協助的。越南是美國歷史上的一個大挫敗但這怪誰呢?要怪只能怪美國政府本身缺乏常識,又不懂別國的國情,常把美國式的民主賣到其他國家中.多少美國子弟在越南喪命、受傷,但是一般越南人對美國的評價欠佳.
在石油公司工作時越南淪陷,看到公司同事用公司租的直升機飛去越南將越南裔的妻子及家人一起接到台灣團聚時,才體認到戰火的無情.家父也為他在越南的朋友們的安危擔心.
只希望美國政府能夠記取教訓,插手別的國家內政之前有個通盤的計劃,不要只往好處想,萬一事情不如所計劃的,如何全身而退呢!不要只管美國人,對於甘於被美國利用,或是友美的當地人棄之不顧。他們有多少不甘心,多少無奈呢!
有歐洲裔的一位移民曾經告訴我說,在二次世界大戰時對他們而言,最可怕的不是德國或者是義大利的轟炸,而是對於同盟國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因為他們對於同盟國會去解救他們抱著太高的希望,卻要一再的去面對失望,到一個程度後,讓他們覺得對未來失去了信心。
為了台灣百姓的福祉,希望能夠對台灣的選舉有信心,希望他們能夠選出一個為了台灣人民謀利益的人。希望當選的人能夠帶給台灣人民希望。希望美國政府少插手別的國家的內政。在插手之前要有通盤計劃,不要到時候又弄得天怒人怨,灰頭土臉的夾著尾巴回美國。雖說日常生活中多笑有益身體健康,但是貽笑國際的事件還是少些為妙。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