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龍哥部落格】
飛毛腿歌星戴世然強將手下無弱兵

陳龍禧

在臺灣受到排擠不能參加亞運、奧運的1970年代,有個允文允武的奇才,他拿著吉他,遊走在當時全臺只有三家電視台的歌唱節目自彈自唱;當他上了田徑場,參加跨欄比賽又是傑出選手,曾在難度很高的亞洲田徑賽得過110公尺高欄、400公尺中欄兩面金牌,這人就是有《飛毛腿歌星》、《欄架王子》雙重稱呼的戴世然,是當年臺灣體壇的英雄人物。
戴世然的父親是臺灣鐵路局員工。住在新竹內灣線橫山火車站後邊的鐵路員工宿舍,在竹東初中(竹東國中)就學時,就顯露體育方面的才華,不必助跑立定就可跳1點2公尺高。剛開始是練跳高與短跑,後來聽教練建議改練跨欄,從此平步青雲,並在體專深造後連奪得兩面國際賽金牌,揚名國內外。
1976年世界奧林匹克運動會在加拿大的蒙特婁舉行,因為主辦國加拿大剛和中國建交,加拿大拒絕給中華民國奧運代表團簽證,要求代表團必須改稱「台灣」才能入境。國際奧委會同年也決議「中華民國」奧運代表團改以「台灣」奧運代表團參賽,但國民黨執政的政府拒絕,因此未前往出賽,使得他的兩面金牌成為田徑界的絕響。
一國的領袖在做政治考量時,常以別人的利益做犧牲,戴世然因為當年奧運夢斷後的扼腕無奈,至今仍舊有點遺憾,但當運動員戴世然處在巔峰狀態,要在奧運一展長才時,孰料臺灣選手被迫退賽。其實當時奧會主席建議在開幕時以「臺灣」進場,沒想到蔣經國非要用「中華民國」不可,就這樣臺灣選手被迫缺席。臺灣退出奧委會真正的罪魁禍首是中國,但如今國民黨竟然在擁抱當年打壓它的敵人大腿,真是可笑至極吧!
因為國際政治因素未能參加蒙特婁奧運,失去了國際體壇舞台後,戴世然選擇進入影壇及歌壇,拍了幾部電影也灌了唱片。後來,他覺得不能適應複雜的影劇演藝圈,才重新回到體壇,並在當時田徑協會理事長王惕吾贊助下,前往日本名古屋讀中京大學,學成歸國後,也取得代理NISHI體育用品臺灣總代理權,並且有銷售佳績,更讓人傳為美談的是娶回一位日本美嬌娘,過著只羨鴛鴦不羨仙的甜美生活,後來他再讀碩士並在臺北教育大學天母校區任教。
戴世然表示,在日常生活中「運動是興趣,音樂是最愛」。回想起在體專的日子,他說「遇到練習田徑和唱歌有衝突的時候,總是約好同學一起蹺課,逃避枯燥又乏味的練習。」正因為對音樂的狂熱,讓戴世然有機會當起影視歌三棲明星,當他發現自己無法適應娛樂圈的複雜生活,沒辦法在現實的演藝界實現喜愛唱歌理想,不能獲得滿足時,他做出了棄影歌演藝從商退出的決定。
能動能唱的戴世然也是能寫,他曾以「書本、歌聲、運動場」為題,在報紙上連載自己的生活日記,一直到現在,戴世然始終保持著這樣的生活習慣。談到最愛的運動和音樂,在正值顛峰的時候放棄?如今戴世然雖然覺得有點遺憾。他說「在運動場上的金牌與風光炫麗的演藝生涯過後,以榜首的身份考進臺北市體育學院專攻運動科學碩士,取得國家級田徑教練專業證照,再後來以助理教授資格在母校教欄架專長、訓練男田徑選手,學校後來併入臺北市立大學,為提昇國內運動風氣盡一份力量,也算實現他未完成的體育夢想。」
戴世然除了在體育方面有傑出表現外,基於對藝術的喜好,他還在讀臺北體專就與楊烈等人組合唱團遊走三台,並曾在劉家昌執導,中央電影公司出品的《黄埔軍魂》影片中擔綱演出,和柯俊雄、甄珍…等人獲得國防部頒獎。1979年也演過《我愛芳鄰》、1982《人肉戰車》、1983《進攻要塞地》,足跨體育、影視、樂團三界,是個很活躍的奇才。
兩面亞洲錦標賽金牌國手,戴世然後來唱歌、拍廣告、電影,表面上似乎很風光,多年後訪問他,才知道歷經漢賊不兩立的時代,政治扼殺運動員於無形,他很無奈的表示,已經準備好參加奧運,卻因政治因素無法參賽,運動員很無辜,也是白忙一場。戴世然強調「運動員的黃金生命經不起四年、四年的過,一屆一屆的盼,就這樣他的運動生涯終於結束,還未真正在世界發光,就被迫澆熄。」
多年田徑場馳騁的賽事,才累積了豐富經驗,更是締造了佳績。在言談間戴世然回憶說「當時不能出國比賽,突然就覺得完全沒有了目標,很遺憾成了政治的犧牲品。」言談中隱約嗅得出當年他在田徑場上奔馳的風速與驕傲,但卻深為他未竟的夢想而叫屈,青春、夢想無辜地被葬送,至今我們臺灣選手還犧牲在「中華民國」的名號下,事已經多年「青天白日滿地紅」仍是臺灣選手的陰影,不知奧運何時才能看到「Taiwan」進場?
所謂「強將手下無弱兵」戴世然從研究所畢業後,即一心想到大專院校將他的跨欄技巧傳授給選手。戴世然說「他指導的臺北體院葛文斌2011年在110公尺跨欄飆出14秒27,完成全大運8連霸前無古人的紀錄紀錄!弟弟葛文廷,以14秒39屈居第二,同為北體的陳宇湘跑出14秒53得第三,三位學生包辦金銀銅牌,這是經驗給了答案。
臺灣體育田徑史上,除了鐵人楊傳廣、飛躍羚羊紀政、金牌吳阿民外,七十年代表現最優異的就是戴世然。要到每校教都碰釘子,戴世然曾呼籲教育部為了保障優秀選手傳薪,要放寬大學院校教師評比辦法,保障在國際賽奪獎牌的優秀運動選手,在取得碩士學位後能到大學院校任教,薪傳競技運動專長。戴世然表示,教育部對國內各大學教師評比辦法過於嚴苛,致使大部分學校只願聘請具有博士學位的教師,不願聘任碩士為專任講師,以免影響學校師資評比、減少補助經費,造成優秀運動選手即使取得碩士學位,仍無法到大學任教,教育部這項辦法形同封殺優秀選手從事教職。
除了指導的學生場上跑出好成績,戴世然也關心體育學術。曾在中國廣西師範大學體育文化交流研討會發表論文;是中國北京國際田徑總會地區發展中心國家田徑主教練講習會臺灣代表;北京體育大學研究生院運動訓練學博士班錄取。戴世然得過全國優秀青年獎章,指導聽障奧運選手也創佳績,2014年戴世然與薛聖融、楊木輝…共7人獲選為全國組傑出教練;竹東國中傑出校友。他熱心公益後來加入「臺北市國際傑人會」並擔任理事。
長期在田徑場跑跳,戴世然練就一身精實肌腱。他現在追隨時代潮流赤腳跑步,也常和好朋友去飆歌娛樂。他認為赤腳跑步貼近自然,其實很健康,休閒活動打赤腳無妨,但競技型的比賽中絶對不可以,他自己也是愛好此道。戴世然解釋,馬拉松跑鞋是愈輕薄愈好,跑步的速度會因此加快,至於賽場上赤腳跑步的例子,恐怕只有肯亞名將阿貝貝曾那樣做過;他認為在激烈的比賽中,赤腳跑步既跑不快,跑者也受不了。現代賽事都規定穿鞋跑步,且跑鞋也不斷地研發改進,運動的演進有其道理。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