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寫給莊子的詩

吳公子

吳公子應《北德州文友社》之邀,將於2019年3月2日以《與莊子同行,逍遙遊》為題作專題演講,他說「與莊子同行」可用為猜謎之謎題,打《莊子》一書之篇名,謎底為「逍遙遊」。此次演講,吳公子將印發並講解選自《莊子》33篇的各篇一小段,加以明朝焦竑《莊子翼》的註釋,以及他的個人見解。至2018年為止,吳公子出版了10本個人詩集,收錄326首非十九字詩,3,000首十九字詩,在這3,326首詩中,引用自《莊子》一書的典故共有35首,約佔其詩作的百分之一,本文列出其中的17首詩,以見其對《莊子》一書的領悟。
●《蝶夢》
書生夜讀莊子/搖映的燭影下/吟哦起那場蝶夢 噫/栩栩然也 蘧蘧然也//薄薄泛黃的書頁裏/會不會/仍夾著一對空靈的翅膀?//細雨恁也如絲/螢火明明滅滅 彼夜也/會不會/有隻迷了路的蝴蝶/路過琅琅書聲的窗口/在草葉間倦而睡倒/在花開花落裏夢見莊周?//(1987年1月1日,《我在夢中遇見你──吳公子詩集》,台海出版社,2010年)
●《蛇憐風的十九字詩》
莊子秋水篇說:蛇憐風,風憐目,目憐心。
憐者,慕也。我的愛,是一條遊移的長蛇,
來時如風,以無限深情的目光,注視著你,
等著與你纏綿;去時也如風,在你的心中,
留下咬噬過的齒痕,和我向來冷血的體溫。
靜悄悄地,我的愛,是一條無腳步聲的蛇,
一陣無影的風,一道秋水般的愛憐的目光。
【註】:《莊子‧秋水》:「蛇憐風,風憐目,目憐心。」(2009年12月26日,第72首十九字詩,《我的愛你會明白──吳公子詩集》,中國戲劇出版社,2011年)
●《井夏曲三位先生的十九字詩》
秋水時至,百川灌河,順流而東可至北海。
東面而視,可見三位先生:井先生拘於虛、
夏先生篤於時、曲先生束於教。天下之美,
盡在北海。在北海可聽井先生的嘓嘓蛙鳴、
夏先生的唧唧蟲語、曲先生的琅琅讀書聲。
在北海,美中不足的是:井先生不信有海、
夏先生不信有冰、曲先生不信為無為為道。
【註】:《莊子‧秋水》:「秋水時至,百川灌河。涇流之大,兩涘渚崖之間,不辨牛馬。於是焉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為盡在己。順流而東行,至於北海。東面而視,不見水端,於是焉河伯始旋其面目,望洋向若而歎曰︰『野語有之曰︰「聞道百以為莫己若者」,我之謂也。……北海若曰:『井鼃不可以語於海者,拘於虛也;夏蟲不可以語於冰者,篤於時也;曲士不可以語於道者,束於教也。』」(2009年12月27日,第73首十九字詩,《我的愛你會明白──吳公子詩集》,中國戲劇出版社,2011年)
●《庖丁解牛的十九字詩》
莊子在兩千多年以前,說了個解牛的寓言。
一般的廚師用刀劈骨頭,每個月要換把刀,
高明的廚師用刀割開肉,一年也要換把刀,
而庖丁把刀插入牛骨間的空隙,游刃有餘!
他那把用了十九年的刀,竟連磨都不用磨!
在最適合下刀的地方下刀,以無厚入有閒,
養生如此,修道如此,出世入世亦復如此。
【註】:《莊子‧養生主》:「庖丁為文惠君解牛,……庖丁釋刀對曰:『三年之後,未嘗見全牛也。……良庖歲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數千牛矣,而刀刃若新發於硎。彼節者有閒,而刀刃者無厚,以無厚入有閒,恢恢乎其於遊刃必有餘地矣,……』文惠君曰:『善哉!吾聞庖丁之言,得養生焉。』」 (2010年7月23日,第282首十九字詩,《我的愛你會明白──吳公子詩集》,中國戲劇出版社,2011年)
●《呆若木雞的十九字詩》
我在紙上,以沾硃砂的筆,寫下武這個字,
想著止戈為武。紀渻子爲王養鬥雞四十日,
望之似木雞,而其德全矣,原來武德在於:
大巧若拙也。善用兵者拙速,更善用兵者:
不戰而屈人之兵。原來呆若木雞的呆是拙,
木是備戰。生活條件與戰鬥條件一致者強,
相離者弱,相反者亡。蔣百里的話是對的。
【注】:《莊子‧達生》:「紀渻子爲王養鬥雞。十日而問:『雞已乎?』曰:『未也,方虛憍而恃氣。』十日又問,曰:『未也,猶應嚮景。』十日又問,曰:『未也,猶疾視而盛氣。』十日又問,曰:『幾矣。雞雖有鳴者,已無變矣,望之似木雞矣,其德全矣,異雞無敢應者,反走矣。』」(2011年9月15日,第701首十九字詩,《我總念著你吾愛──吳公子詩集》,中國戲劇出版社,2012年)
●《風水之道的兩列十九字詩》
那人問我風水之道?我說無所不在。又問:
講幾個地方來聽聽?我說在螻蟻、在稊稗、
在瓦甓、在屎溺也。他說沒問你莊子之道,
而是問你風水何在?我說在樓之背山面水、
在烹茶之蒲扇瓦罐、在稚齡童之尿尿和泥、
放屁崩坑兒之間也。他說瞧你把風水說的?
我說風水之道深矣,簡言之,風生水起也。
【註】:《莊子‧知北遊》:東郭子問於莊子曰:「所謂道,惡乎在?」莊子曰:「無所不在。」東郭子曰:「期而後可。」莊子曰:「在螻蟻。」曰:「何其下邪?」曰:「在稊稗。」曰:「何其愈下邪?」曰:「在瓦甓。」曰:「何其愈甚邪?」曰:「在屎溺。」東郭子不應。莊子曰:「夫子之問也,固不足質。正獲之問於監市履狶也,每下愈況。……」吳公子說,「稊稗」讀如提拜,意為一種形似穀的草。「瓦甓」讀如瓦譬,意為磚瓦。「正獲「與「監市」是職務不同的市場管理員。「履狶」讀如履希,意為摸豬的小腿以測肥瘦,因為豬的小腿是最難胖起來的地方。「每下愈況」,意為從愈是低微的事物中,愈能看出道的要義。吳公子說,道是應循之路、本來如此(Tao is the way it should be) 。(2012年5月7日,第936首十九字詩,《我們的愛在等待──吳公子詩集》,中國戲劇出版社,2013年)
●《飄風之還的三讀十九字詩》
過去若飄風、落羽、磨石,﹝若重返過去﹞
若飄風之還,若落羽之旋,若磨石之隧……
回憶似足跡、似身影相隨,﹝拾取些回憶﹞
舉足愈數而跡愈多,走愈疾而影不離身……
無建己、用知之患累,﹝最沉重的是細節﹞
不知處陰以休影,處靜以息跡,愚亦甚矣!
天下之大,漁父何在?﹝細雨落時,如淚﹞
【註】:1. 《莊子‧天下》:「是故慎到棄知去己,……推而後行,曳後往。若飄風之還,若落羽之旋,若磨石之隧,……無建己之患,無用知之累,……」這段以飄風、落羽、磨石的比喻,來說無智無己。「若磨石之隧」的意思是像磨坊中石磨的運轉。
2. 《莊子‧漁父》:「客淒然變容曰:……人有畏影惡跡而去之走者,舉足愈數而跡愈多,走愈疾而影不離身,自以為尚遲,疾走不休,絕力而死。不知處陰以休影,處靜以息跡,愚亦甚矣!……謹脩而身,慎守其真,……」這段以人有畏影惡跡而走,終絕力而死的寓言,來說處靜守真。「自以為尚遲」的「遲」,意思為今日說的「慢」。「疾走不休」的「走」,意思為今日所說的「跑」。
3. 《莊子》中以飄風、落羽、磨石的比喻,來說無智無己,而吳公子在此詩中藉此比喻,來說過去。《莊子》中以人有畏影惡跡而走,終絕力而死的寓言,來說處靜守真,而吳公子在此詩中藉此寓言,來說回憶。(2012年11月5日,第1,118首十九字詩,《我們的愛在等待──吳公子詩集》,中國戲劇出版社,2013年)
●《天地逆旅的三讀十九字詩》
夫天地者﹝人生於天地之間﹞萬物之逆旅,
光陰者﹝忽然若白駒之過郤﹞百代之過客,
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哀樂不能禦止﹞
古人秉燭夜遊﹝直謂物逆旅耳﹞良有以也,
況陽春﹝山林與!皋壤與!﹞召我以煙景,
大塊﹝載我以形﹞假我以文章﹝勞我以生﹞
會桃李﹝佚我以老﹞之芳園…﹝息我以死﹞
【註】:1. 李白《春夜宴桃李園序》:「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古人秉燭夜遊,良有以也。況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會桃李之芳園,……」吳公子說,「逆旅」為旅舍。「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意思是萬物以天地為旅舍。「陽春」為春日。「大塊」指天地、大自然。「假」為借、予。
2.《莊子‧知北遊》:「人生天地之間,若白駒之過郤,忽然而已。……山林與!皋壤與!使我欣欣然而樂與!樂未畢也,哀又繼之。哀樂之來,吾不能禦,其去弗能止。悲夫!世人直謂物逆旅耳!」吳公子說,「若白駒之過郤」的「郤」,音意同「隙」。「皋壤與」的「皋壤」為平原,皋讀如高,「與」為呀、啊,與讀如魚。「世人直謂物逆旅耳」的「物」指哀樂,「逆旅」為旅舍,全句的意思是世人成為哀樂的旅舍了,即哀樂以世人為旅舍。
3. 《莊子‧大宗師》:「夫大塊載我以形,勞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吳公子說,「大塊」指天地、大自然。「佚我以老」的「佚」音意同「逸」。
4. 在這首詩中,吳公子以李白《春夜宴桃李園序》與莊子《知北遊》及《大宗師》相互唱和。(2012年11月6日,第1,119首十九字詩,《我們的愛在等待──吳公子詩集》,中國戲劇出版社,2013年)
●《蝸牛角上的十九字詩》
想像江湖人那樣,快意把恩仇了了,可惜,
只是我的想像,我非江湖人,沒甚麼快意,
也沒恩仇可了。頂多是些芝麻綠豆的過節,
過節,要過甚麼節,也沒甚麼過不去的節。
你仍然站在蝸牛的一角,手裏抓著把芝麻,
等我抓把綠豆,把自己壓縮到像你那麼小,
爬上蝸牛另一角,與你互相投擲芝麻綠豆?
【註】:《莊子‧則陽》:戴晉人曰:「有所謂蝸者,君知之乎?」曰:「然。」「有國於蝸之左角者曰觸氏,有國於蝸之右角者曰蠻氏,時相與爭地而戰,伏尸數萬,逐北旬有五日而後反。」君曰:「噫!其虛言與?」曰:「臣請為君實之。君以意在四方上下有窮乎?」君曰:「無窮。」曰:「知遊心於無窮,而反在通達之國,若存若亡乎?」君曰:「然。」曰:「通達之中有魏,於魏中有梁,於梁中有王。王與蠻氏,有辨乎?」君曰:「無辨。」客出而君惝然若有亡也。 (2014年5月24日,第1,119首十九字詩,《我的愛與我的情──吳公子詩集》,光明日報出版社,2015年)
●《臨終關懷的十九字詩》
坐五望六,經歷過也聽人說過親人的離去,
經歷過卻仍不知天命,聽人說過也不耳順,
至於親人的離去能否從心所欲,更不確定,
而不踰矩之矩,是讓其臥床、插管地活著,
還是讓其離無可治癒、離苦痛、離世而去。
大宗師說過:夫大塊佚我以老,息我以死,
善夭善老,善始善終。此為其臨終之關懷。
【註】:《莊子‧大宗師》:「死生,命也,其有夜旦之常,天也。人之有所不得與,皆物之情也。……夫大塊載我以形,勞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故善吾生者,乃所以善吾死也。……善夭善老,善始善終,人猶效之,又況萬物之所係,而一化之所待乎!」(2014年11月24日,第1,867首十九字詩,《我的愛與我的情──吳公子詩集》,光明日報出版社,2015年)
●《魚骨天線下的貓的十九字詩》
秋陽曝曬著的略微發燙的鐵皮屋頂上的貓,
蜷伏於魚骨天線下感受肚皮的暖意與食慾,
讓它很滿足。鄰人惠先生說:你又不是貓,
怎麼知道貓很滿足?我答道:你又不是我,
怎麼知道我不知道貓……一架七四七飛過,
把我的後半句話轟隆掉,村裏來了個洋人,
名左拉,他問:屋頂上的貓是家貓是野貓?
【註】:《莊子‧秋水》:「莊子與惠子遊於濠梁之上。莊子曰:『鯈魚出遊從容,是魚樂也。』惠子曰:『子非魚,安知魚之樂?』莊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魚也,子之不知魚之樂,全矣。』莊子曰:『請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魚樂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問我,我知之濠上也。』」(2015年2月8日,第1,493首十九字詩,《我們的愛的故事──吳公子詩集》,光明日報出版社,2016年)
●《相忘於江湖的十九字詩》
在熙來攘往的人群中、空間緊迫的機艙裏,
與你擦肩而過的一剎那或並肩而坐幾小時,
都只是緣淺,若我們相遇而不相識。或者,
已然是緣盡,成為了陌路的我們,你是你、
我是我,茫茫人海中再不相濡以沫的兩人,
你游進你的江中、我泳入我的湖裏,以此,
相忘於江湖──相忘於莊子大宗師之江湖。
【註】:《莊子‧大宗師》:「泉涸,魚相與處於陸,相呴以溼,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2015年10月6日,第2,183首十九字詩,《我們的愛的故事──吳公子詩集》,光明日報出版社,2016年)
●《丙申年除夕随想的十九字詩》
網絡轉播說,超級盃美式足球上半場賽完,
丹佛野馬以十三比七領先卡羅來納州黑豹。
想起野馬也、塵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
莊子逍遙遊中的句子。今晚丙申猴年除夕,
五十八歲的我在達拉斯,想丙申一甲子後,
我已塵埃也,想猴年一地支後,我若仍在,
七十而從心所欲。想我人生上半場已賽完。
【註】:《莊子•逍遙遊》:「野馬也,塵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2016年2月8日,第2,308首十九字詩,《我的愛無怨無悔──吳公子詩集》,光明日報出版社,2017年)
●《逃逸之詩的十九字詩》
詩為不羈之盜,騎著匹名為靈感之駒去了,
從此行踪飄忽、居無定所,犯下詩案累累,
本鄉竟無人能奈其何。我,是個兵頭將尾、
造化縣縣太爺遣來緝捕詩盜歸案之總捕頭,
連日來,察得些飄逸與野意,於詩無所獲。
鄉人莊某說詩道〔應該是詩盜,他弄錯了〕
無所不在,在螻蟻、稊稗、瓦甓、屎溺……
【註】:《莊子•知北遊》:東郭子問於莊子曰:「所謂道,惡乎在?」莊子曰:「無所不在。」東郭子曰:「期而後可。」莊子曰:「在螻蟻。」曰:「何其下邪?」曰:「在稊稗。」曰:「何其愈下邪?」曰:「在瓦甓。」曰:「何其愈甚邪?」曰:「在屎溺。」東郭子不應。(2016年8月23日,第2,505首十九字詩,《我的愛無怨無悔──吳公子詩集》,光明日報出版社,2017年)
●《風景中的風景的十九字詩》
那美女攝影師走進風景似乎要捕捉些什麼,
其後之攝影師將她也捕捉成風景中的風景。
而我總等在她與他之後,思索著螳螂捕蟬,
黃雀在後的莊子寓言,或醉翁之意不在酒,
在山水之間的歐陽修自述。當美女攝影師,
對我嫣然一笑說色不迷人人自迷,我醉了,
早起的鳥有蟲吃,我是早起的蟲被鳥吃掉。
【註】:本詩第三、四行「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出自《莊子•山木》:「莊周遊乎雕陵之樊,睹一異鵲自南方來者,翼廣七尺,目大運寸,感週之顙而集於栗林。莊周曰:『此何鳥哉?翼殷不逝,目大不覩。』蹇裳躩步,執彈而留之。睹一蟬方得美蔭而忘其身;螳蜋執翳而搏之,見得而忘其形;異鵲從而利之,見利而忘其真。莊周怵然曰:『噫!物固相累,二類相召也。』捐彈而反走,虞人逐而誶之。」 (2016年9月1日,第2,514首十九字詩,《我的愛無怨無悔──吳公子詩集》,光明日報出版社,2017年)
●《驟雨不終日的十九字詩》
秋分後三日晨,聽唏哩嘩啦、見大雨滂沱,
錦鯉游來游去挺歡實,泳池的水花全盛放。
心頭猛地竄出兩句話,如纏繞之青蛇白蛇,
青曰「驟雨不終日」出自何處,上一句是?
白曰「子非魚安知魚之樂」試論其邏輯性。
真讓人揪心,兩蛇開始讀秒,一、二、三、
四……二十秒答不上來,即要噬吾心脈矣。
【註】:1.本詩第四行的「驟雨不終日」出自《老子》:「希言自然。故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孰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況於人乎?」
2. 本詩第五行的「子非魚安知魚之樂」出自《莊子•秋水》:莊子與惠子遊於濠梁之上。莊子曰:「儵魚出游從容,是魚樂也。」惠子曰:「子非魚,安知魚之樂?」莊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魚也,子之不知魚之樂全矣。」莊子曰:「請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魚樂』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問我,我知之濠上也。」 (2016年9月25日,第2,538首十九字詩,《我的愛無怨無悔──吳公子詩集》,光明日報出版社,2017年)
●《沒見過海的人的十九字詩》
那個從沒有見過海的人,以其見溪、見流、
見江、見湖的識見,溪流並江湖我的詩們,
而我的詩們是大海慣了的,只是秉性不同,
那溫和的但笑而不語,那粗獷的橫眉怒目,
那北海來名若的詩說:井蛙不可以語於海。
沒見過海的人喜批評詩,並以詩評家自居,
而我寫詩,恆為詩人,沒有詩人稱詩家的。
【註】:《莊子•秋水》:「北海若曰:『井蛙不可以語於海者,拘於虛也;夏蟲不可以語於冰者,篤於時也;曲士不可以語於道者,束於教也。……』」(2016年12月6日,第2,610首十九字詩,《我的愛無怨無悔──吳公子詩集》,光明日報出版社,2017年)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