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粵劇社】
廣 州 好 (2)

牛叟

(續上週 風情篇)
拍拖
廣州好,戀愛叫拍拖。
少男少女併排走,
只能兩個不能多。
幾時墮愛河?!
廣州少男少女談戀愛稱之為〈拍拖〉。一對戀愛之青春男女,被人們统稱為〈拖友〉。與北方俗稱<搞對象>之意相若。搞對象之双方,互為對象。廣州也有稱之為〈拖拉機〉手的,尚未有拖友的,亦謂之為:冇揾到拖機手。談垮(吹)了的,稱之為落(讀LA,北方語言或普通話中,有丢三落四的說法)拖或失拖。
拍拖,拍住拖也。少男少女,拉手、拖手而行。老一輩叫拖手仔,拍拖一詞,抑或由此發展衍变而來。拍拖是沒有主次、沒有主动被動之分的,男女双方,彼此相互、互相而已。平等之花,結幸福之果。
香港買(賭)馬則不同,有一拖一、一拖二、一拖三者。而此處之拍拖,是絕對的一對一,不容許第三者剝花 生、充電燈胆的。
注:剝花生。(粵俗語),即充電燈胆,滬語為电燈泡。
啤牌
廣州好,人愛玩啤牌。
輸贏不可用錢鈔,
頂磚、夾耳掛拖鞋。
賴貓莫再來。
廣州人稱撲克牌為啤(bie)牌。五十年代以來,當局對玩啤牌是時許、時禁,時鬆、時緊,全憑政治氣候。大革文化命時,是完全禁絕,當作「四舊」,彻底清徐。家中藏有者,要交出銷毁,商店不許售賣,違者,輕則懲戒,重則大禍臨頭,并不為過,無法無天 ,夫复何言。
然則,大耳朶百姓是不可能只是整天勞動、学習紅寳書,只是嚎唱革命歌,傻看樣板戲的,總還得有點其他的適合自己口味習慣的娛樂才行。老百姓喜愛的習俗,總是屢禁不絕、屢除不盡的。因此,只要稍加放鬆時,街頭巷尾,公園空地,行人道旁就會時時見到退休老者、休班工人等圍成小圈在玩啤牌,斗大、抓烏龟等等。為體現社會主義健康娛樂,當時嚴禁以財物為注。否則,以賭博罪論處,人為賭徒,噐為賭具,要捉人判罪。但老百姓聰明,也自會找到(逼出)表示輸贏,刺激提高玩耍性趣方法:即以頭上頂紅磚(青磚石块或其他雜物,就地取材亦非不可。);以木夾夾耳朶;頸上掛拖鞋等等方式分辨輸贏。斯時也,凡能見到有人頭上頂幾塊磚頭,耳朶夾上成串木夾,頸上掛滿臭拖鞋者,不必詫異。此乃社會主義文化奇觀,新羊城八景之一也。非有福之人,五百年難得一見。
A、A
廣州好,吃喝講A、A。
平均分攤各自付,
不用爭奪假斗威。
大家無欠虧。
初到廣州,與朋友、同事到茶樓、餐舘,多是各人付帳,或一人付帳後按人分攤。對這種做法,許多人很不習慣。在廣州同事而言,這是一種很普通平常的習俗。共同去用餐,事前會言明誰請客,誰作東。如果沒有言明,則很自然的是A、A制。或者,事前言明是A、A制時,任何人都可以有權表示參加或不參加。這是對個人自由的尊重。不存在什麼「不好意思」、「有沒有人情味的」問題。
因此,吃完飯争相付錢的場面,甚為少見。這種習俗,在同事之间,不拖不欠,隨時結清。减少麻煩,不必去背負扯不清的人情糊塗賬。據云,曾有外藉人士初到中國,對于國人在吃喝時興高彩烈,付帳時扯搶争吵甚為困惑,盖不悉國人好面子,喜威風排場也。
白蘭花
廣州好,人愛白蘭花。
香氣清幽通心肺,
丽麗質潤白賽象牙。
仕女最愛它。
廣州白蘭甚多,小者可以盆栽,而路 邊或郊外者 ,可高達數丈 、粗可過抱之参天大樹。廣州氣候温暖,霜凍少而輕,許多喬木可以過冬不落葉。一待春回,即露新芽,爭取時間開花,爭奇斗艷。
白蘭花開花時間較長。從春 天開始,一直到秋末冬初,都有花開,盛開期在夏秋两季。路旁時見有人手持長竿鉤取,亦有小童攀爬樹枝高處揀摘。但因白蘭樹木質脆而不实,極易折斷,每年為此而傷殘者,亦時有所聞。
白蘭花香氣清幽,特有之韻味有別于其他花朵。雖高貴大方而可存放時間極短,至多三两天即變黄萎。其在枝頭者,若不及時摘取,過時亦自行散落飄零。由于有以上特色,花瓣扁長,花色如象牙脂滑細嫩,而價格適中,故能贏得各界仕女喜愛。僻除汗氣,散發幽香。
荔枝
廣州好,四季暖如春。
「日食荔枝三百顆,
不妨常作嶺南人」。
東坡有詩存。
詩人 蘇東坡因言賈禍,謫貶嶺南,有機會一嘗新鮮荔枝美味。亦不由得暫時忘却一切痛苦煩惱,吟誦詩篇,讚 揚此奇珍異果,一表自己心態,因禍得(口)福,堅定自己無懼無畏的信心,使人讀後,精神為之一振。原來,世間並非只有充滿皇氣的京都,才是讓人夢求神馳之地。而即使是如此偏遠的蠻荒,也自有特產養育一方生民,散發出一地獨有之馨香。它既具有巨大的魅力吸引着一切過往人等的嘆賞,且更能激發不少詩人騷客的遐思,搗撥他們的情愫,留下著名的詩篇。
「一騎紅塵妃子笑,
無人知是荔枝來」。(杜牧之)
「雲壑布衣鮐背死,
勞人害馬翠眉鬚」。(杜甫)
這些都是詩人對當權者窮凶極惡、為一己之享受而勞民傷財,陷民于水火之苦况,表示了極大的憤怒與不滿。歷代皇朝對荔枝之垂涎,無不是十里一置(驛站) ,五里一堠(土堡),快馬不分晝夜傳遞,中途不得稍停。即使如此,其果味絕不會相同于東坡先生在當地所食之鮮甜。
紅豆
廣州好,紅豆有得拾(執)。
說是此物相思最,
幾多情種夢痴痴。
時時念在茲兹。
唐人有詩云:「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勸君多摘取,此物最相思。」千百年來,膾炙人口。 〈紅樓夢〉有紅豆詞 ,能背誦者甚眾。此該多情種之物也。
詞書所載:「紅豆,亦名相思子。產于嶺南。木質蔓生,幹高丈餘,為羽狀複葉。秋開小花,花冠為蝶形,色白或淡紅,實成筴,子大如豌豆,微扁,鮮紅。亦有半紅半黑者。」相傳:「有人戍殁于邊,其妻思之,哭于樹下而卒,其淚化為紅豆,故得名」。
此處所云紅豆,昔時,在廣州多處均可見。扁者,半紅半黑者,紅身黑頭者均有所產。當果實成熟時,或路邊,或公園小徑,悄加留意,即時有所得。惜乎,此類樹種,未能被人重視,日見稀少,如不救護,即將瀕臨湮滅。屆時,千萬莫將煮紅豆沙吃甜品之紅豆,誤認為此相思子,恐亦非多慮!國中現時膺品泛濫,冒名盛行,移花接木,以假混真,紅豆同名同姓,方便之至,然實則珍珠之有異于魚目迥矣!
古榕
廣州好,處處見高榕,
葉茂枝繁覆蔭廣,
根深幹巨罩紗籠。
經歲綠葱葱。
榕樹,為廣州地區最常見之熱帶喬木。常綠經年,高四五丈餘,幹粗數人始能合抱者,不罕見。 並有別于其他樹木者,為其幹既生枝,枝復于空中生根,下垂于地,復又長成為幹。故時見有大樹,有若苗寨之大吊樓,有生于地面之若干根幹支持,由此,其復蔭甚廣,方圓有數或十丈者。每遇驟雨驕陽,人皆避蔭其下。鄉间村落,亦多有古老榕樹,作為一村之標誌,便于路人尋訪;或晚间午後,村民兒童避暑、抖涼、飲茶傾觧之處。
廣州城市、鄉间,常見友人逢年遇節,在古老榕樹之根幹傍燃香奉供,頂礼膜拜,許願還神,乃原始宗教(拜物,拜大自然……)圖騰崇拜之殘留景像。曾有就此事求教于長者,多認為民風習俗使然,或直斥為封建迷信。然則,古老榕樹之頑強堅忍之生命力、繁殖力,健壯挺拔,常年葱綠之性格,實值得為人們景仰。
雙橋
廣州好,烟雨鎖雙橋。
跨下千帆來復去,
江裡狂濤低又高。
魔怪苦相邀。
〈雙橋烟雨〉為羊城八景之一。自五十年代末以來,廣州局部地區一直在濃霧和烟雨籠罩之中,難有幾天晴朗日子。忽左忽右,時放時收。無窮的災難,不盡的熬煎,真不知是否遇魔撞鬼。
廣州之雙橋,係指西郊橫跨珠江之两座橋樑。其一為行走火車之鐵道橋,此橋之興建,全為廣州鋼鐵廠運輸原材料和輸出成品,實則是一專線橋樑。在所謂三面紅旗下,全國大躍進,大煉鋼鐵的瘋狂歲月裏,把過去鄭重定下來的「農、輕、重」方針,一下子就丟到十萬八千里外去了。廣州一無礦石,二無煤炭,為這座鋼鐵廠真是吃盡了苦頭。
(待續)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