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粵劇社】
星腔傳人黃少梅

甘子

黃少梅(1931-),祖籍廣東番禺,1945年拜「星腔」第二代傳人李少芳為師,後從師曲藝名家梁以忠、王者師、梁巨洵等人。黃少梅是國家一級演員,經典曲目有《子建會洛神》、《王十朋祭江》、《花木蘭巡營》、《瀛台恨》等。獲獎無數,被公認為「星腔」第三代傳人。
提起黃少梅的名字,廣大曲迷自然十分熟悉,她是鼎鼎大名的粵曲「星腔」名伶小明星最具實力、最有成就的傳人之一,所演唱的名曲繞梁三日,令人陶醉不已。她在繼承「星腔」的基礎上, 集百家之長,充分吸收古今中外有利於發揮粵曲的演唱技巧和唱腔特色;在音樂處理上又發揮了西洋伴奏樂器的優點,行腔韻味濃郁而又明顯帶有時尚元素。她演唱的《瀛台恨》於1986年獲得廣州市專業唱腔改革優秀特別獎。
從藝70年來,她灌錄了18張唱片,卡帶數十盒,並多次獲得國家和省級的藝術獎項,歷經黑膠片、大唱片、錄音卡帶、鐳射影碟及卡拉OK影碟等,通過音像的傳播,她將「星腔」藝術揚聲海內外,中國曲協名譽主席劉蘭芳稱讚她「紅了半個世紀」。
黃少梅一直覺得「藝無止境、集思廣益、專注藝術,永不停息」,除了表演,她還專注唱腔設計和寫譜。她蜚聲曲壇,但生活低調樸素,專注藝術本身,退休後也不忘輔導徒弟和推廣粵曲。2010年,她榮獲中國曲藝牡丹獎終身成就獎;2013年《黃少梅星腔藝術專輯》又榮獲第九屆「中國金唱片獎」。在她看來,一個演員首先要打好基礎,才會有好的機遇。如今,她每天的生活仍舊離不開曲藝,「音樂永遠是我的一生,對它的追求永不會停止。」如今,有華人的地方就有「星腔」,很受海外華人的青睞。黃少梅深知藝術沒有半點僥幸,一分耕耘,一分收穫。解放後戲曲的演唱是很注重以情帶聲的,音樂是有情感的,她先後拜師就有十多位,學什麽?學傳統。如今人人講「出新」,黃少梅認爲出新可以,但傳統的長處也應該保留,傳統技藝應該加以修飾,而不是拋棄。
黃少梅自小生活在廣州西關,父親黃普生送她到晚清秀才何懷民的私塾讀書。侵華日軍打到廣州後,黃家只得避難到老家番禺。就在番禺鄉間小村坑口坊這個戰時的「世外桃源」裏,沒能讀完小學的黃少梅卻在小街巷裏尋到了自己一生當中最快樂的時光——她可以盡情地看粵劇、聽粵曲,耳濡目染下,幼年的黃少梅深深愛上了粵曲這門影響她一生的「民間藝術」。14歲那年,在街坊鄰居的「牽線」下,黃少梅得以拜在李少芳門下,師從這位粵曲「星腔」第二代傳人學藝。「我向來是個很害羞的人,記得初見芳姐時,低著頭,不敢和她眼睛對視,小聲地喊了句‘李姑娘’。」黃少梅回憶說。當時的李少芳不過24嵗,作爲青年演員的她卻早已街知巷聞,「三兩金演一場戲」,但是台下卻穿著樸素,行事低調,爲人親切。以往拜師都需要叩頭,但李少芳主張站禮,受她的影響,黃少梅後來收徒從來也都是站禮的。聰慧的黃少梅次年即開始在廣州茶座演出,踏上從事曲藝生涯的第一步。她在學藝道路上勤學苦練、精益求精、悉心研究,常向音樂名家梁以忠、王者師、梁巨洵等人請教。黃少梅個人非常喜歡音樂,不論古今中外、各種類型的音樂她都會去聽,她喜歡上舞場,所以拉丁音樂、舞曲也喜歡。
解放前的粵曲演出,沒有排練,也沒有曲譜給演員看,就靠現場來演。1946年,黃少梅第一次出臺,那時年紀還小,拿著扇子半掩面容就在臺上唱了起來,起初甚至完全不敢看臺下的觀衆,更不懂得如何「收斂」,「以爲只需要唱出來就行了。」但李少芳常以實際出臺演出中積累的經驗教授後輩,這讓黃少梅受益匪淺。此外,她還向失明老藝人梁鴻學習南音、向師娘溫麗蓉學習粵曲。隨後,又跟隨李少芳來到香港,先後在「高陞」「先施」「蓮香」等多間大茶座演唱粵曲。
從藝整整70年,黃少梅先後在北京的中國華僑唱片社、廣州太平洋影音公司、中國唱片社廣州分社等10多家公司灌製唱片、卡帶等數十款。
如今,八十多嵗的黃少梅在談起老師的教導時依舊印象深刻,如「師傅只是一支‘導盲杆’,只能指路」,「做好‘司機’握好方向盤,音域板式都要穩」,「抓好音準,不然整條路都是彎的」等等。通過名師指點,加上自己長期不斷的登臺實踐,黃少梅逐步形成以了「星腔」為基礎,同時又有自身特點的平喉唱腔,嗓音柔媚婉轉,抒情纖細,運腔流暢自如,字音、情感、行腔處理恰當,渾然一體。
當時,傳統的粵謳由於難唱、單調,不大受觀衆歡迎,會唱的人極少,但在黃少梅看來,她學粵謳,「學會了粵謳,對於力度的把握、吞吐都會別有韻味。否則,唱出來就是音的疊加,沒有任何韻味,就像白開水,很寡淡。」2005年,她在香港參加曲藝文化交流演出,在無人承擔演唱粵謳時,她便勇於站出來攬起這「吃力不討好的活兒」。黃少梅演唱時,香港的「行家」幾乎全來了,她的節目仍是博得全場最多掌聲的節目之一。
黃少梅覺得,一個演員唱一首曲能夠被觀衆喜歡,作曲、演員、音樂伴奏缺一不可的。她清楚知道作爲演員離不開編曲、伴奏,音樂,所以她和樂師的感情是最融洽的。她從來不會對樂師發脾氣。當遇到曲調轉折不順暢的時候,先應該反省自己。
(待續)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