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粵劇社】
京劇演員馬連良

甘子

馬連良經常對人說自己唱了一輩子戲,還不敢說「成」,僅僅到能够說「會唱戲」三個字的地步而已。這句話可以拿他個人演戲劇的生活做一個實例。馬連良從小就喜歡戲劇。他七嵗那年,家住北京阜成門外,那時他在阜成門外三里河一個學堂裏唸書。阜成門外有一家戲園子叫阜成園,每走過那裏,就常聽見裏邊鑼鼓喧天,很熱鬧。幾次從那兒經過,心裏都在想:台上到底是什麽樣兒呢? 那時他就想進去聽一聽。有一天,他決定逃一次學,去聽戲,書包放在小攤上,自己跑到阜成園去聽戲,這是他第一次聽戲。那個戲班子他還記得叫寳勝和。那天他所聽的戲,依稀還記得有楊瑞亭的《戰太平》,崔靈芝、馮黑燈的《因果報》和《雲蘿山》。那時候他聽戲已經聽上瘾了。家裏因為開茶館,當時有名的金秀山、德珺如和劉鳴山等都在那兒走票,所以他對唱戲從小就喜歡上。人家問他將來準備幹什麽,他就毫不猶豫地回答「我要唱戲去!」八嵗時,家裏就決定叫他去學戲。那時他哥哥馬少山也在學小花臉 (已早病故 )。馬連良被送到樊順福先生家裏去學戲。樊順福就是給章遏云拉胡琴的樊金奎的父親,馬連良就住在他家,每天跟着大伙兒一塊學習。那時樊順福家的徒弟很多,樊順福有一個脾氣就是好駡人,而且往往可以罵個一天一夜不停,馬連良想:在這種環境裏要安心學戲是不可能的。所以就跟家裏說要到別處去學,那時他跟樊順福學了還不到兩個月。
馬連良真正入喜連成那年九嵗,是正式學戲的開始。通過一位張子潛先生的介紹,正月十五帶着他,一同去見「師傅」。是日晚上六、 七點鐘才走到了前門大柵欄廣德樓。張先生帶他進了後台,見著師傅葉春善先生,葉春善仔細端詳了他好久,說:「這孩子,成!」於是馬連良就算正式入學了。當晚八點多鐘他進了喜連成科班。其時他還沒吃晚飯,一個人陌生生地心裏覺得非常難過,而且離開家自己也覺得有點淒涼,結果還是弄了點白菜湯草草吃了睡覺。到第三天,師傅才讓他喊嗓子,唱一段,這大概就是入學試驗了,他大着膽子唱了一段「聽譙樓,打四更玉兔東升」以後,就開始跟大隊練武功了。
在馬連良坐科(科班是指正規教育,此指學習戲曲藝術)期間,有一件事使他永遠不能忘記,就是有一天,忽然一陣痰湧上來,他自己也不知道怎麽回事,口吐白沫,渾身發抖就倒地不省人事。葉師傅連忙請了一位曹大夫,大夫看當時情形很危險,告訴師傅說:「人是不成了,頂多過不去十二點,無法治了。」葉師傅特別着急,心想 對不起學生家長,又怕有什麽麻煩。就在這時馬連良父親來了,一看這個情況,反倒安慰葉師傅說:「不要緊,反正已經這樣了,他要死了呢,是我們馬家鬼! 活了呢,是您的徒弟,您還得栽培! 」說完了就把馬連良帶回了家。這病確實厲害,馬連良連續七天什麽人都不認得,第八天才醒過來,一直在家休息了一個多月,身體才完全復原了。
後來他又被父親送回喜連成。葉師傅和蕭長華想起馬連良父親在馬連良發病時說的那番話,兩人從此對馬連良認真教導,所以馬連良日後特別感激他們。再說那次病好了回喜連成,第一位教馬連良的老師是茹萊卿,第一齣戲是《探庄》。馬連良是和大夥兒一起學,師傅教戲,他在旁邊聽得十分入味,非常有興趣,他不但記得特別快,並且連小生、小花臉的「事兒」也全都記下了。
在科班學戲,一學就是一整齣,大家站在一塊兒,師傅把每一個角色的演出內容,都依次給說出來,分別教授,所以學生懂得很多。接着第二齣又學《蜈蚣嶺》,馬連良在科裏本工學的是武生,所以盡跟着師兄弟們學武,半年多師傅就讓馬連良登台了。首次出台在廣和樓演《大賜福》,馬連良演戲裏的張仙,上台唱戲也不知道害怕,怎麽學來怎麽唱,結果成績還不錯。過了沒多少天,二次登台,唱《大神州》裏一個重要角色,這齣戲曲是朱玉康師傅教的,因為馬連良唱武戲特別會「做戲」,所以後來盡派他特別的「活兒」。除武生戲外,馬連良又學了《五人義》裏的小花臉,《金水橋》裏的老旦,《朱砂痣》賣子的老旦等馬連良都唱演過。(以上內容參考轉錄1939年《三六九畫報》1卷2-6期 作者:馬連良)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