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芳草集】
談癌色變

方菲菲

不知道是否因為科學發達,人類的平均壽命增加了的緣故,這年頭常聽說有人得了癌症。談到癌症,聞者色變。因為到目前為止,醫學上仍未能找出它發病的原因,也苦無有效治療的方法。患者在做化療的過程中,時常因為療程中把自己体內健康的細胞和病變的細胞一起殺死,變的虛弱不堪。沒有親人感情上的支持,很難承受那種心力交瘁的折磨。根據統計數字顯示,患者年齡有逐年下降的趨勢;甚至有人宣稱其實我們每一個人的身体裏都有癌細胞存在。當你自身免疫力強時,癌細胞就乖乖的和你体內其他細胞和平共存,當你免疫力變差時,癌細胞就會跑出來吞食其他細胞,它表現在外就是你得了癌症。因為表現的部位不同而被稱為不同的癌。
我這一生中經常被癌症的陰影籠罩著,幸虧我生性樂觀,又蒙神看顧,總是有驚無險的關關難過,關關過。今早親戚從台灣傳來簡訊:替你去看了和信癌症醫院的檢驗報告,醫生說沒有問題,是良性的,但是要一年追縱一次。看後心中一塊大石頭落地,雖然自己多次被醫生宣佈可能是得了癌症,最後都証明是烏龍一場,但是凡事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如今穫得臺灣的癌症權威醫院確認沒有問題,頓時內心感到輕鬆多了。
在我參加的查經班上,去年有三個人得乳癌。其中有兩個人都是去休士頓的癌症中心,看同一個醫生。她們兩人常在課餘交換資訊、心得,互相鼓勵、互相支持,成了至交。我也知道有人在布蘭諾的癌症中心診療。儘管認識的人中有得癌症的患者,過去也數次被醫生誤判為有癌症,對它稍有認識,可是對它仍有著無可避免的恐懼感存在。
三年前回台做体檢時在超音波報告中看到有些亮點,去看外科醫生時,他馬上要我做穿刺,抽樣檢查以確定是否為惡性腫瘤,是否要做切除手術。當即告訢他:我需要有SECOND OPINION, 我沒有辦法馬上做決定。他回答:沒有什麼好等的。你的超音波顯示有問題。一副鐵面無私的態度。我之所以不願意匆促聽醫生的意見,因為過去三十餘年中,數度被醫生宣佈是血癌,淋巴癌,做切片檢查,最後都証明並無癌症。自開始做乳房攝影以來,多次要我回去再照,
第二天再去外科掛號時,看診的是另外一位說話有廣東腔的醫生。他給我的感覺比前一天的醫生要親切多了。他看了報告之後說:你有半年沒有做攝影了,等一下你先去做個乳房攝影。讓我比較一下影片看有什麼變化,再決定是否要做切片化驗。
等他看了影片之後說:片子上沒有顯示什麼變化,你過六個月之後再回來照一次片子,看情形如何。六個月之後的片子証明沒事,他表示:為了小心起見你記得要定期檢查。今年要做体檢時有人建議:和信醫院是臺灣的癌症權威醫院,你何不這次去和信醫院做體檢,讓醫生從一個全新的角度切入,也許會有些不同的看法。
從開始在美國接受健康檢查時因為白血球和血小板的數字,被家庭醫生宣佈是患了血癌之外,我曾經因為不明原因的發低燒,被本地一位外科醫生誤診為淋巴癌,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我做切片檢查,我都聽話的配合。當他第四次要求我去醫院做切片化驗時,在布蘭諾的癌症專家,DR. WHITE很生氣的對我說:我們己經為你做了基因MAPPING,這是目前最新進的技術。如果我告訴你你沒有得癌症,你就是沒有得癌症。你究竟是選擇相信我這個癌症的專家,還是要相信那個外科醫生呢!我這才下定決心去醫院告訢外科醫生我決定不再做切片了,也不再去他那裏看症了。
事實証明我做了對的決定。因為從那天之後,我在美國二十餘年從未去過醫院看過病。最多是偶而咳嗽、感冒,買點成藥就可以了。那個醫生讓我浪費了不少時間、金錢在去看診上。總而言之,他先定了結論:淋巴癌。三次切片化驗的結果都不是,他仍堅持要再切片。一副不達目的誓不干休的態度。
醫生的醫術很重要,但醫德更加重要。假如他們有點同理心,對病人的心情有一絲絲的關心或同理心的話;就絕對不會輕易的向病人宣佈:你得了血癌。或是你得了淋巴癌。當初次聽到:得了血癌時,內心感到的惶恐、無助,至今仍記憶猶新。若不是當初有家母在旁安慰、開導我的話,我很可能選擇一死了之。這些庸醫何苦如此威言去嚇病人呢!如今我己經被嚇到莊敬自強,處變不驚的地步!對醫生的話不能不聽,但千萬不能完全相信。因為在這個行業中有救人濟世的良醫之外,也不乏混吃、等死,恐嚇病人病情嚴重的庸醫。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