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巨石陣的無聲獨白

龔則韞

今日上班途中,忽悟浮生一世,人心有夢,可能是一縷鄉愁,是一絲心繫,是一束獨白。在追夢的旅途上,謹記初心,長途跋涉,亦得正果。
從小在畫報上看英國的巨石陣,除了覺得他們愣頭愣腦地陰森森之外,太遙遠了,不心動。彼時,我心動於意大利詩人威廉若塞梯寫《濟慈一生》的詩句「浮世三千,吾愛有三。日、月與卿。日為朝,月為暮,卿為朝朝暮暮。」的浪漫情懷!。
時光如白駒過隙,如今我已是空巢族,可以隨時拎起皮箱就走,去夏巧逢結婚周年紀念日,先生大眼睛因為從未踏上英倫三島,故要飛去倫敦探個究竟。我先以為六天的旅行都留在倫敦看大英博物館、探白金漢宮、走花園、登倫敦塔、尋舊書店、喝下午茶、聽歌劇、瞎拼時裝百貨店。不過大眼睛很有個性,旅遊時,喜歡將當地景點一網打盡,雖是走馬看花,但是鍾意咔擦咔嚓拍下很多相片,然後返家再細看回憶。倫敦近郊的巨石陣當然排在旅程計劃中。
巨石陣在倫敦城外南邊約120公里外的沙利斯珀利平原,若是搭乘旅遊大巴士費時2小時多。夏天的倫敦,溫度雖在攝氏15度(等於華氏59度),但是颳風下大雨,十分寒冷。我們先從旅館搭地鐵去維多利亞站,再沿路徒步過了皇家禮品店及白金漢宮才到旅行社,共約15分鐘,雙手抱胸,全身哆嗦,瑟縮一團。等車的旅客有像我們穿夾克的,也有只穿無袖單衣的美女帥哥,無奇不有。下午1點鐘登上了旅遊大巴士,我欣然終於擺脫了寒冷。一路上天晴,藍天白雲,悠閑自在,都是綠油油的小丘陵,屋舍全無,偶爾見到黃黃的油菜花田,點綴著空曠的大地,活潑了綠草藍天的身影。衹要看到窗外遠遠地有幾塊大石頭倒在小丘上,所有旅客會驚呼不已,摁相機的聲音此起彼落。
兩小時後到了目的地,停車場停了很多大巴士,我們的司機千叮嚀萬叮嚀要認得這個巴士,記住兩小時後準時開車回倫敦。其實沒人聽他的,一窩蜂趕去搭小巴士到巨石陣中間站,然后再徒步20分鐘才抵達巨石陣。此時天氣晴朗,溫度適中,大家不以為意。巨石陣真是名副其實,它的最外圈有土崗,第二層圍有一圈56個等距離坑溝,沿著溝邊圍了一個鉄圈,鐵圈內矗立了許多長巨石,中間由30根巨石圍成一個半圓圈,彼此之間的頂上橫躺著一塊巨石,建成一個像祭壇般的中心所在處。半圓形的缺口正對著仲夏日出的方向。巨石陣的東北有一塊孤立的巨石,被命名為脚跟石,每年的夏至和冬至,日出剛好就在脚跟石的後面。每一塊巨石約50噸重的矽石,高4.9公尺(約等於3個男人直立疊起的高度)。3個同心圓全暴露在藍天下,沒有任何遮攔。有幾隻烏鴉栖息於巨石頂上。整個面積有11公頃,工作人員忙著給四周的草地澆水。我看見蒲公英夾在中間,呀了一聲驚呼,旁邊的旅人甲說:這裏也有啊,它們在呼喚我們嗎?乙說:我這裏更多,都好像在訴說故事。而我想的是蒲公英可以清熱降火,使我們沉澱到生命的本質,透視心靈的平和潔靜。
這個巨石陣約建於公元前2500年,正是我們的新石器時代。據說是貴族們的墳場和祭祀所,也可能是最早期的天文臺。但是也有外星人來此建造留下的古老神秘傳說。我心動,自問:這些石頭有何獨白?對我呼喚什麽?有何啓發?
面對這些巨石,旅客們自然而然地肅穆瞻仰,鴉雀無聲,也許空氣裏似有似無的凝重莊嚴,也許是墳坑裏挖出來的146具男女老少的尸骨,使得大家懷著一份對公元前人類和文明的尊敬,卻也有到了陰曹地府的錯覺。我們默默地走完一圈,又是照相,又是錄影,然後走回去搭小巴士,再趕上大巴士,兩小時好像瞬間就從指縫中溜掉了。
我回眸一瞥這個史前遺址,五點鐘的夕陽下,巨石陣兀自絕世孤立,像一個巨星仰天吐出獨白:千載兮人間,萬年兮天地,汝等兮歸家,夢瑩兮魂牽。
這些巨石靜立千年,衹有一個亙古的姿勢。我想起席慕容的詩:
我喜歡出發
喜歡離開
喜歡一生中都能有新的夢想
千山萬水
随意行去
不管星辰指引的是什麽方向
喜歡生命裏只有單純的盼望
只有一種安定和緩慢的成長
我帶著巨石的千年獨白,傳承我的現在,奔向我的未來。
搭上回程的大巴士,旅客們十分安靜,仿佛被催眠了,沒有了來時的興奮激動。在行駛的搖晃裏,大家似乎漸漸地有了睡意,我們也不例外地打了一個盹,等司機大聲叫喊:到了。我們又回到了冷颼颼的倫敦,夜幕已低垂,大眼睛帶著我連奔帶跑去中國城喫了一碗熱乎乎的叉燒湯麵,似乎如此才重回人間。
(2018年3月11日寫於馬里蘭州珀多瑪克;
原載於2018年4月21日世界日報副刊)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