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芳草集】
悠悠我思

方菲菲

每當提筆時就會不由自主想到父親在我生命中各階段所扮演的角色。例如當我得知他把我寫的文章都從報上剪下來,剪貼成冊時,我心中暗自決定:今後不論再忙、再累,我都要繼續堅持筆耕,因為父親會以我為傲。父親他雖然不是什麼出名的作家,但他經常投稿到各報章、雜誌,也都穫採用。每當文章被刊登出來之後,父親都會剪下來,複印後,分發給所有子女閱讀。每逢報稅季節,實在忙的想偷懶一次,不寫稿時,我總會對自己說:不要忘了:你至少還有一個忠實讀者,你的父親,他會打開報紙,找你的文章,把它剪下來的,你要讓他失望嗎!因為父親對我有所期許,我不能、也不忍讓他失望,才能多年堅持不斷的寫下去。
節哀順便,道理我懂,但要去做到它又談何容易呢!或許隨著光陰的過去會淡化了哀傷,或許也不會。畢竟父一也。生身父母只有一位,無人可以取代他們。在短短兩個月的光陰中,家母、家父相繼辭世,我只能說"神者誠難明"。去年感恩節時還感恩父母雙存,如今父母雙亡。我承認人不可能長生不老,永遠不死。家父能活到一百零二歲及家母活到九十三歲都是有福之人了;可是人總是貪心的,不是嗎?
昨天有位元客戶來拿稅單時,試著開導我;當我告訴她我只是不甘心,不能接受這個事實,像我父親這麽熱愛生命,這麼堅強的一個人,怎麼會輕言放棄,撒手人寰,丟下我們,說走就走了呢!她安慰我說:他現在肯定去了一個更好的地方,又能和你母親相聚,你何必為此感到悲傷呢。何況活了一百餘歲,他雖然仍有心再活下去,但身體器官都累了。人再強,也強不過生死關頭,強不過死亡。
小時候在夢中遇到危難情況出現,我會告訴自己:這是在做夢,我不喜歡這個情況,一定要改變情況成為我能接受的,我才肯醒過來。如今這惡夢卻不能容我去改變它的結局。
道理我都懂,可是就是不能接受殘酷的事實,我總以為父母還有讓我們去盡孝心的日子。父親到臨死前兩天還告訴護士:我不要死,我要繼續活下去,我還要再活二十年。為了讓他安心的走,他臨死前不到一個小時,我忍痛在他耳邊說:不要擔心我們。我知道你是個永不放棄的鬥士,但是如果你累了,稍微休息一下,也是可以被接受的。我很高興可以親耳聽到你在蔡牧師面前再次決志,讓我心安的確信你可以去天堂和媽媽見面,將來我也會在天家再聚的。我會接你的棒,照顧這個家的。他聽後有反應,似乎有事要交待,手在揮舞,喉頭抖動,但卻無法聽清楚或辨明他想說什麼。我相信他只是暫時睡著了,死亡不能夠控制他,當耶穌再來的時候,他和家母都會復活。
他這一輩子都沒有去過歐洲,我原想去年聖誕節或新年可以帶他去倫敦一趟,但因為一月終要去夏威夷而叫停。計劃在報稅季節結束後,四月底陪他一起去趟台灣,原想拖到三月份才做決定、買機票。因為當初家人中有兩派主張:一派是主張他不要再去台灣了,以免路途中舟車勞頓,太辛苦了。我則主張只要他有意願要去,我就會遵重他的意願,讓他回台灣去的。如今上天己做出決定,這一切都己經不用再討論了。
還有一個讓我一直遲疑著,不去訂機票的緣故就是回程的日期,究竟是應該拖過母親節之後,或是在母親節之前就應該回到美國,讓他如何去面對沒有家母的第一個母親節呢。如今這一切都己經成為過去了,己經不再成為問題了。父親頭腦始終清楚,加上記憶力過人,每次回台,出門辦事,全是他在家先做好功課,到時我只要跟著他走就可以了。如今我要擔心的是,沒有父親這個活地圖、活百科全書,到台後要出門去辦事時,誰會告訴我該去那個機關辦,該機關又地處何方呢?
疾風知勁草,板蕩識忠臣。一生一死見交情。家中有事情發生時,常為是否該通知其他人感到為難。像家母辭世未發訃聞,因為不想驚動親朋好友,怕有打秋風之嫌。本來也沒打算替家父發訃聞的,他是有八十餘年黨齡的國民黨員,為了理想,為了主義,一輩子都貢獻給苦難的中國了。他一生低調,從不爭名奪利,但身為子女的我們希望他能得到應有的肯定。因為忠義同志會的黃祕書長及國民黨海工會的郭主任都在電話中囑我用LINE傳訃聞給他們,才好後續辦理事宜,於是獨排眾議,在此地報章上刊登訃聞,再用LINE傳訃聞給他們。承他們惠賜輓聯及黨旗覆棺的榮耀,對家父一生奉獻有所肯定,也稍慰子女的哀傷。
感謝一些讀者、朋友們給我的安慰和鼓勵,溫暖的言辭帶給我正面力量去面對生命中的低谷;和人們分享我的情緒讓我意識到我並不狐獨,有許多人都曾有過類似的遭遇。上帝祂賜給我們父母,讓他們代替神在這人世間照顧我們。如今父母在人世間盡了他們的職責,被神接走,我雖然一時之間還不能接受這個事實,但相信時間是治療感情創傷的良藥。久而久之,也會習慣接受父、母親不再和我們同行的事實。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