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四 季

周仰之

要說我是一個很有福氣的人,小的時候就在嶽麓山生活過,大學四年也是在這個很有名的風景區度過的。可是,熟視無睹這個詞您知道嗎?愚鈍如我在年少的時候對周圍的好景緻是熟視無睹的,任這些美好就在眼前身邊流轉我卻漫不經心,離開時也沒有多少傷感留戀,一心奔向了萬千世界,滾滾紅塵。
記得大約十年前吧,和美國的老師談論風景,我可能是表現出了對長途開車看風景的不甚有興趣,比我年長二十多歲的老師說:你還太年輕,山水還入不了你的心。這話果然被她說中了,如今的我也開始貪戀起山水來,時時為看山水出遊,幾年下來,荒野蒼茫了無痕跡的地方看了許多之後,驀然迴首,來時路上處處有痕跡的秀美山水第一次入了我的心。這一入就深入心底,難以自拔。
人人都說家鄉好,談起揮灑過青春的大學校園時也會自動蒙上一層如真似幻的絢麗面紗,這個時候說的話寫的文章都是要打點折扣的。可是我年幼時居住過,年輕時讀過書的嶽麓山不折不扣確實是一個值得炫耀的所在。
嶽麓山作為山算不得高,海拔只有300多米,我們讀大學時搞活動,來不來就集體登個頂,從山下一路跑到最高峰雲麓峰也不過是跑得氣喘吁吁的,並不會累到筋疲力竭,其高度其險峻還比不上如今我們週末需要帶著乾糧爬的那些山們。
可是有句老話您聽說過吧?就是:「山不在高,有仙則靈」。不高不險離城不遠抬腳就到卻鼎鼎大名的嶽麓山的仙氣到底在哪裡呢?牛吹得太多也不好,今天就挑兩處說說吧。
第一,嶽麓山的山腳下有一座書院,名字就叫岳麓書院。書院啥意思呢?我的理解書院就是古代的博士研究生院,是培養高精尖人才的地方。這個書院從宋朝開始就有了,一直連綿至今,如果算上我的母校湖南大學的話,已經歷時千年了。所以這個地方也被稱為千年學府,是中國歷史的四大書院之一。另外三大書院為:白鹿洞書院,嵩山書院和應天書院,牛吧?
第二,從岳麓書院往山上走,還不到半山就迎面遇到一座亭子,名字叫愛晚亭。這個亭子也不算特別大,和岳麓書院比起來也不算特別有年頭,是清朝才建起來的,到今天也不過兩百多年的歷史。可這亭子同樣非常有名,也位列中國的四大名亭之一,另外三大名亭是:安徽的醉翁亭,西湖的湖心亭和北京的陶然亭。
說到這裡我想說一點題外話。前幾天看到一篇文章,列出了世界上據說是最有名的五十處風景,說如果你去過十五處以上呢,就可以算得上是旅行達人了。我一時無聊板著手指頭數了一數,大概去過二十幾個,可以夠得上達人標準了。而且我們平時旅行的態度比較隨意並不刻意衝著有名的風景去,所以走過的地方和見過的有名沒名的風景應該還算比較多的。
走得多看得多了自然會有些感想,覺得有歷史有文化的地方比較耐看,沒有文化只有感官刺激,吃好玩好買痛快的旅行時間一長比較容易感覺到空虛無聊,所以風景的層級在我這裡就有了一個大的分類:一類可以帶給我們身心休息愉悅的風景是好風景,而那些更豐富更有內涵,能夠讓人獲得靈感和啟示的地方則是值得流連忘返一去再去的。嶽麓山就是這樣一個地方,這一點大家應該都很同意,所以嶽麓山這座不高不險離城很近抬腳就到的地方,卻是被列為了中國最高一級的五A風景區就是這個道理。
回到岳麓書院和愛晚亭,這兩個地方是有關聯的。話說清朝的鼎盛時期時人稱乾嘉盛世的年代麓山書院有一位山長叫羅典。山長應該就是今天的研究生院的院長,當然得是由學識高超德高望重的人擔任。羅典先生擔任山長的時候已經六十多歲了,官場歷練和學問聲望都是山長的上上人選。
一個好的讀書環境能夠讓人思路清晰,而雜亂渾濁的氣氛卻有可能使人心煩意亂,這個道理中國古代的的讀書人早就明白了。小的方面他們宣稱:「明窗淨几好讀書」,大的方面他們會選擇山水秀麗的地方讀書辦學,有條件的話他們更會修築園林,構建自然和人文天人合一的勝景,把在人間仙境中讀書思考寫作這種夢想變成現實。
羅典的時代國家書院和他本人都比較富有,他擔任山長的職位也長達二十多年,他的審美眼光更是相當不俗,加上書院的學生好像同一時期也就一兩百人,數量不多影響卻非常大,作為山長的工作量不算太大能量卻很不小。這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讓他不但修繕了書院本身,還把嶽麓山當作書院的後花園構建了八處風景,有的為了賞月有的為了觀魚有的為了聞香各有特色。為了觀賞秋天的紅葉,他修了一個亭子,就叫做紅葉亭。
兩百多年過去了,羅先生修築的八處風景中只有這座亭子盛名遠播,不但位列中國四大名亭之列,而且到過嶽麓山甚至到過長沙的人多半都會這座亭子前照上一張照片,表明到此一遊,說它是長沙的一張名片也不為過。
為什麼這座年代並不久遠的亭子能夠超越當初的八景,超越嶽麓山上其它的風景成為名片的原因眾說紛紜見仁見智,我也趁著寫這篇小文的機會來發表一點個人觀點吧。
羅典先生是一個好學者好教育家這沒有錯,他教出了非常了不起的學生我以後還會有文章談到。把嶽麓山當成書院的後花園構建風景勝地的氣魄也很了不起,可是他老人家為風景起名字的能力卻一般般。
風荷晚香,碧沼觀魚,竹林冬翠-----這些名字聽起來是不是有點耳熟啊,比方承德避暑山莊的風景就有些類似的名字,估計那年頭自然風光不錯的地方都會有些類似的建築,說不定這就是乾嘉盛世的雅俗風尚啦,再說紅葉亭這個名字也透著點兒漫不經心,可能為這亭子起名的那天羅山長有些累了,隨手一揮就寫下了這個直白的名字。
這座亭子最終成為名亭的原因之一我認為是名字改得好,把紅葉亭改為愛晚亭的那位文章妙手讓這座亭子一下子蒙上了濃濃的詩情畫意,風華浪漫,讓人心嚮往之。往之一遊,美不勝收,畢生難忘,果然名副其實。
看到愛晚亭這個名字就能讓多少有點中國文化基礎的人聯想到詩情畫意,風華浪漫是因為這個名字是從唐代詩人杜牧的一句詩裡面化出來的。杜牧的這首名字叫《山行》的原詩如下:
遠上寒山石徑斜
白雲深處有人家
停車坐愛楓林晚
霜葉紅於二月花
唐代的好詩都非常淺白近人情,講的事情也很有趣。朋友的山居路途雖遠卻如此有情調,客人一路行來讚歎不已,心情大好之下看到比春花更嫵媚的秋葉停車賞玩一下也是應該的。賞之愛之不願離開竟然坐了下來,也許還會鋪上地氈喝上一杯,醉了更可能在暖暖的秋陽下睡上一覺,難道看朋友這件事已經拋到腦後去了嗎?如此恣意任性的事情杜十三應該是做得出來的。
再說楓林晚是什麼意思呢?被晚秋染成深紅的楓葉嗎?還是爬山出了一點汗再在樹下美美的睡一覺醒來發現天已近黃昏?搞不好兩個情形都有吧。那麼是繼續前行見朋友呢?還是直接轉身打道回府啊?還有這愛晚亭又是什麼意思?是愛秋天還是愛黃昏還是唸唸不捨的意思?這麼讓人思量猜測聯想的才是好詩好名嘛,比起直白到毫無懸念的紅葉亭要好多了。

我是七七級的大學生。當時因為文革期間有十一年沒有舉行過高考,我們是文革後第一批考進大學的學生,被人稱之為新時期的黃埔一期。雖然是七七級,其實考試的時候已經是七七年十二月,入學則已經是一九七八的春天了。
當時的湖南大學是一所純粹的工科學校,課程表裡除了體育政治清一水的工科課程,連大一語文都沒有。而且因為十年文革剛剛過去,大家雖然基礎很差卻一門心思要儘快實現四個現代化,學生們拚命學習趕功課連睡眠時間都難以保證,老師們更是一再強調不能分心,連每週六晚上的電影都有人提議要取消,大家心裡並無多少欣賞美景之閒情。
可畢竟是青春年少,畢竟是居住在風景如畫的地方,畢竟是遇到了讓人意氣風發的好年頭,開學沒有多久我們就經常往山上跑。步出宿舍門往右一拐幾步就到了岳麓書院,再往前走走就進山了。嫩綠的枝葉燦爛的春花層層疊疊,甚是美麗。
我們當時除了去大操場運動瘋玩也常到山裡轉轉,尤其是父母朋友來訪的話,一定會一起到山裡遊一圈再告別。記得開學沒有多久父親就來看過我,父女兩人爬了一趟山竟然各想各的心事沒有交談過幾句。八十年代的父親當然是很忙有很多心事要想,我則從啥事不懂的中學少女變成成年大學生,也不再嘰嘰喳喳,變得心事浩茫起來。
以後的幾年我們當然自如多了,春天來到會結伴去尋找不為人知的山坳裡的一簇映山紅。觀賞嘆息之餘當時並不會摘下來帶回宿舍,山花就是山花,留在山上明天有空再來看,我至今覺得這點天真挺好的。
後來大家也都尋摸到各自喜歡的私密讀書之地,有的在書院的某一處迴廊拐角處,有的在不知名的小道旁。關係比較好的同學也能夠知道在何時何處能夠找到某人,這在沒有手機的時代也算是一種重要的秘密聯絡方式。當然約會我們會約在誰都一說就知道的地方,比方愛晚亭就是一個重要的約會地點。
大家不要誤會啊,當年的我們雖然最小的只有十五歲最大的已經三十歲出頭,平均年齡也有大約二十二歲,卻是明令禁止談戀愛的。所以當年的約會就真的是研究功課談論工作不涉其餘的。
好吧,是不是都不涉其餘說實話我也不太清楚。現在回想起來,高年級的時候偶爾去到愛晚亭或別的風景優美處,也看到過疑似涉及其餘的同學身影,我當然轉身就走非禮勿視,而且還很夠朋友的不與他人言說啦。
說起來山居生活雖然詩意美好卻也不是全無壞處的。樹木繁盛的嶽麓山的春天特別陰冷潮濕就是壞處之一。記得年幼時在嶽麓山的住所背山面水更被樹木花草環繞,但是也特別潮濕。母親大人就在這裡患上了很嚴重的風濕病,和她有同樣毛病的還有當時也住在同一地區的婆婆。她們二人在搬離山區之後風濕病都不大發作了,可見陰冷潮濕的居住環境確是此病之要因。

夏天來了,當年的我們也漸漸地熟悉了校園形成了一定的生活習性。習性之一是晚飯之後大家都趕去教室搶佔晚自習的位子,占好位子之後大家多半都會去外面散一會兒步,然後再回教室開始晚自習。
散步的路線也慢慢固定下來了,就是從教學區走到愛晚亭,然後再走下來。人人都走同樣的路,走的時候左右前後都有人,浩浩蕩蕩,很是有規模。那時這條路上並沒有如今密佈的小商小店,兩邊的樹木夾持下一條寬闊的大路。
夏天的傍晚,有點悶熱,卻有陣陣的花香撲面而來。年輕的女學生們洗完澡再散步,長長濕濕的頭髮披在肩頭散髮出洗髮水的味道。天色漸晚,腳步人影,青春的滋味混雜在花氣襲人裡暗香浮動,心曠神怡之感如今憶起仍絲絲縷縷如在昨天。
有一年暑假,和好友航玲約好就留在學校不回家。每天兩個人在空曠的宿舍裡讀書,早晚在山上校園裡長時間的散步。天天說那麼長時間的話都沒有厭煩的時候,到底都說了些什麼我真有點記不得了,只記得夏日裡明亮的陽光下斑駁的樹影裡,興緻勃勃的她對著我說個不停的生動表情
說到散步,我在大學的最後一個學期主要是和弟弟牧之行走。他比我晚四屆是八一級的學生,正好和推後半年入學的七七級同學半年。弟弟入學時父母比照我的待遇也給他發同樣數額的零花錢,可是他吃完晚飯馬上就能吃下一整塊蛋糕零花錢顯然不夠,於是我的零花錢很大一部分都給他買了飯後零食,外加週六我們一起回家前在長沙城裡吃飯看電影的消費。半年過去我有了工資,爸爸媽媽立即增加牧之的零用錢,他大概自己就可以天天吃零食蛋糕不需我支援了。

愛晚亭是特意為賞秋建築的亭子,秋天的景緻當然是最好的。湖南的天氣四季分明有著花草茂盛的美麗,氣候卻並不宜人。春天陰雨夏天酷熱冬天濕冷,只有秋天是最舒服的季節,天氣不冷不熱不濕不燥,加上天高雲淡,很能讓人產生遊興。只有四季分明的地方才會出現的紅楓在四季特別分明的嶽麓山顯得分外迷人,這個時節安排時間到嶽麓山愛晚亭附近從容賞玩楓葉是十分風雅有趣合時宜的事情。
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哦,看春花要趁早上的晨露,賞楓則要趕晚。在已有寒意的晚秋,下午的陽光照射下才能看到鮮紅欲滴的紅葉,用整個黃昏慢慢賞玩至天色漸暗,寒氣逼人時再離開。
下得山來和朋友一起找家小館子喝酒吃飯談天說地,一年的秋事以此為終結,豈不美哉?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寒夜客來茶當酒,竹爐湯沸火初紅」。這些詩句都是描寫冬天的樂事的。
前面說過了,湖南的冬天是不舒服的,潮濕陰冷。雖然溫度並不太低,卻讓人特別容易感覺到寒冷。因為溫度不夠低的緣故,湖南也沒有裝暖氣的習慣,冬天室內比室外還要冷,我們年輕的時候通常在家裡穿著厚厚的棉襖,出門的時候則換上比較輕便好看的衣服。
嶽麓山區當然比市區更冷,尤其那個時候我們需要長時間的坐著讀書聽課,其冷可想而知。在氣派的大教室裡上大課因為空間太大的緣故尤其冷,一到下課鈴聲響,頓時一片跺腳取暖的聲音此起彼伏。對我來說最艱難的時候則是晚上鑽進冰涼的被窩的那一刻,簡直是凍得打哆嗦。
記得當年有一位比較矯情的女同學有一次考試成績不理想,事後她嗲聲嗲氣的解釋說:「教室裡有扇窗戶破了,冷得我實在受不了,趕快交卷算了。」 雖然大家背後竊竊私語笑話她,我倒是很相信她說的是大實話,有時候冷起來真的是可以冷到腦子都不管用了。
還好大部分時間我們都不需要在如此寒冷的季節苦讀,這個季節我們稱之為「冬藏」,是休養生息的時候,有很多年節假日,大家趁此閒暇走親戚會朋友,喝酒聊天談詩論藝。微醺之際出得門來,看雪景如畫詩意盎然,飄然欲仙就是說的這種感覺吧?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