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住在山裡的日子

曉丹

轉眼,我在北卡羅來納州的山裡已經度過了整整三個冬春。當初搬來的時候不為別的,只因之前到愛詩薇兒(Asheville)來旅行,一下子愛上了這裡的秋天,偶然的邂逅,成就了一次說搬就搬的任性,就這樣,我從繁華熱鬧的南方都市達拉斯,搬到了這片美國東部的大山裡,房屋周圍有藍脊山脈環繞,大煙霧山在不遠處殷殷召喚,黑山裡那所曾經的黑山學院,也仍在歷史的線索裡時隱時現……
較之於大海,我更喜歡大山,因為大山裡有層出不窮的變化。還記得剛搬來的那天是四月的一個日子,中午之前還是藍天白雲,下午卻變得素雪紛飛,而到了晚上的時候,月亮又出來了,好大好圓!這就是大山啊,似乎每時每刻都在無窮無盡的變化之中,雖然也還是一年四季,也還是一天二十四個時辰,可每一天每一個瞬間都有不一樣的風景:清晨繚繞的雲霧,中午清澈的陽光,傍晚色彩斑斕的晚霞,還有廣闊的夜空中那些閃爍不停的星星,與地上飛舞的螢火蟲交織相伴……雖說在山裡居住的日子是寂寞的,但每天與這些幻化的風景為伍,縱是寂寞也心甘啊,何況那些無常的寂寞,常常是會轉瞬就變成巨大的驚喜的!
讓我來慢慢告訴你我的驚喜,看你是否能從中體會我的心意!
春天---
當春天來臨的時候,山坡上的野花會是最早報春的使者,它點綴在山野,肆意瀟灑地綻放,雖然山裡普通的野花遠遠望去都很平凡,色澤素淡,也沒有華麗的碩朵,它們貼著地面生長,幾乎低到塵埃裡,可是當你走近了,仔細地觀察它,嬌嫩的花瓣,暗香漂浮的花蕾,安然靜雅的姿態,你會為之怦然心動,那樣一朵平常的小花,竟可以是那麼高貴,那麼美!突然心裡就發出讚歎:上帝啊,請你教我,如何珍惜它……
夏天---
一個夏天的週末,剛下過雨,我去山裡徒步,一路上看見不少蘑菇。北卡的山裡,是蘑菇繁殖的溫床,春天的時候,這裡有相當大的蘑菇研究中心,還有專門給孩子們開辦的蘑菇識別課,有些蘑菇可以吃,有些蘑菇卻有劇毒。現在已經是夏天了,當所有別的蘑菇都在春天竟相滋長的時候,這些被春天遺忘的蘑菇卻悄悄開在了我的眼前,只是再也不會有別人來看它們,研究它們,因為蘑菇被關注的季節已經過了。可我看著它們,心裡卻有一種別樣的憐惜!哦,可愛的小生命,縱然沒有別人關注你,我卻在這個夏天的週末來尋覓你的芳蹤,如果你是過時的蘑菇,我大概就是不入時的一個人,可那又有什麼關係呢?你依然和別的蘑菇一樣有著長長短短的一生,而我,則在與你相遇的快樂裡,悄悄多了一份長長短短的掛念……
秋天---
藍脊山的秋天,那真是色彩的天堂,上帝手中打翻的調色板也不過如此了!綿延在阿巴拉契亞山脊上的藍脊公路,全長將近500英里,穿越弗吉尼亞州和北卡羅來納州的二十九個縣,從北到南連接著仙人豆國家公園和大煙霧山國家公園,這條公路就是為了方便人們觀賞秋天的風景而建造的。北卡州山裡樹種繁多,秋天葉子變顏色的時間參差不齊,加上太陽光不同角度的照射,和遠山輪廓反襯的深淺,那色彩之豐富,視覺效果之奇妙,是沒見過的人無法想像的。這就是為什麼北卡山裡的秋天是藝術家們最神往的所在。在這座山裡,還有一條隱秘的小路,是我每天都要走的,我給這條小路取了一個名字,也只能悄悄告訴你,在這條小路上曾有過的思緒,比秋天藍脊山的顏色還要繁多,曾有過的歡喜,早都和天地的歡喜融為一體了……
冬天---
到了冬天,一切都歸於沉寂,花兒凋謝了,樹上的葉子也掉光了,地上除了高爾夫球場的「人工綠」,不再讓人感到生機。可是上帝並沒有忘記冬天裡的孩子們,在寒冷的天空中,太陽顯得尤其溫暖。冬天山裡的陽光是特別清澈的那種,天上通常沒有一絲雲彩,英語裡有個詞叫「卡羅萊納藍」,是形容一種純粹得幾乎透明的藍色,那正是北卡的冬天特有的藍色,置身在這樣的藍天之下,任何冬之沉寂帶來的陰鬱都將一掃而空。常常我會在這樣的藍底下,想起世界上被霧霾肆虐的其它地方,我多想有一個足夠大的信封,可以將這片藍天裝進去,寄給那裡的人們,可是我不敢炫耀,不忍心做這樣的比較……
一年四季豐富多彩的風景令我著迷,而那些在我周圍隨時出沒的小動物更令我心醉,讓我再來慢慢告訴你這些可愛的小生靈帶給我的驚喜吧!
當我開車在山裡小路上穿行的時候,常常會看見成群結隊的野火雞浩浩蕩蕩地從馬路上經過,它們是某個火雞家族大日子裡的遊行呢,還是晚餐後結伴而來的散步,我當然不得而知。但每當這時,我就把車停下來,尊敬地向它們行注目禮,等它們大搖大擺地走過,我再小心翼翼地啟程,總覺得給它們讓道是我的榮幸......
一天傍晚,夜幕低垂,我因為白天忙,沒有時間走路運動,就在晚間出門步行。走到那條隱秘小路的拐角處,忽然看見兩隻梅花鹿肩並肩迎面走來,看見我,它們愣怔了兩秒鐘,一隻朝左,一隻朝右,倏忽一下跑開了,跑出不遠,又都停下來,彼此回頭顧盼,希望對方都沒有跑出自己的視線。那一刻,我心裡極其後悔,不該在這個時候來驚擾這對同行夥伴,人類在白天幾乎佔據了所有空間,到了晚上,總該給另類生命留一些自由自在的時間,於是我不再往前走,也立定心意以後不再晚間出來步行。那對小鹿驚魂稍定,向一個共同的方向彼此靠攏來,再回頭看看,驚擾它們的人已悄悄離開,它們又肩並肩,朝著夜幕深處而去。哦,我心裡默默祝福,祝福它們不會走散,即便偶爾被驚擾迷失,也很快能找回共同的道路,祝福它們兩情相暖,始終不會有離散的容顏……
我家院子裡有一棵大樹,樹洞裡住著一隻渾身雪白的小松鼠,我幾乎每天都看見它在房子周圍跑跑跳跳,呈現在我眼前的那道白色光暈簇新而迷離,真是漂亮極了!我一直以為這一身雪白的皮毛是小松鼠生來就有的驕傲,直到有一天,我忽然在一篇文章裡瞭解到,這是小松鼠不幸得了一種「白化病」的結果,這種病會讓小松鼠最終內臟受損而死。那一刻,我心裡隱隱地疼痛起來,這可憐惜的小生命,它自己知道自己壽數幾何嗎?它臨終的時候會不會感覺痛苦?在它生命的最後時刻會有親人陪在它身邊嗎?我知道我的所想超不出人類有極限的思維運轉,或許仁慈的上帝早都為它安排好了一切,它無需掛慮煩惱,每天只要跑跑跳跳、開開心心活到生命的最後一刻就是。哦,我們人類又何嘗不該如此,若能心無掛慮,開開心心地活到最後一刻,那是多麼幸福的事情……
有一陣子,一隻肚皮紅紅的小鳥每天上午都來我書房的窗戶外輕扣玻璃,我在窗戶內看它,它也不害怕,盯著我啾啾叫兩聲,然後飛到一株開白花的樹梢上,自由自在地啼鳴。我在想,這鳥兒如果能思考,一定會覺得我很可憐,沒有翅膀,不能飛,關在一個房子裡,一動不動的坐在書桌前,多沒趣啊?可它不知道,它所沒有的思想,正是我飛翔的翅膀,這翅膀載著我可以飛向遙不可及的所在,甚至飛向這世間不存在的地方!那地方同樣真實,真實如森林裡的小木屋,如你的呼吸,如我們共同唱過的一首歌。有一天,從鳥兒身上落下一枚漂亮的翎羽,我拾起來,珍藏了,想著哪天可以給你看,並陳列在那個叫作「琴書堂」的地方……
住在山裡的日子是寂寞的,我在寂寞裡卻收集了許多記憶的珍藏,這些珍藏,會像一粒粒串起來的珍珠項鏈,掛在歲月的頸項上熠熠發光,人們說的「歲月靜好」就是這個意思吧? 靜好的歲月,遠離城市的喧囂,與大自然親密接觸,其實就是與自己的內心獨處,像我書房窗外那棵春天開花的樹,一襲白衣,梨花似雪,靜如處子,純粹安然。它總是靜靜地立在那裡潔身自好,我就把自己內心的情愫附著在它的身上,它開花的時候為它全心傾注,它凋零的時候為它灑淚祝福。我知那落滿一地的花瓣,只是季節更換的外衣,樹的深情永遠不會凋落,當下一個綻放的季節來臨的時候,它又將一樹愛意全然付出,那開在枝頭的豈是花瓣,分明是情深之處孕育的盼望朵朵!哦,寂寞的山裡,我的生活卻一點都不寂寞,我不耽心歲月無情的遺憾,不害怕流水落花的淒然,季節的輪轉會有夠用的恩典,何況還有你,悄然陪伴著我,每天,每天……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