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粵劇社】
“宇宙詩人”話唐詩 (3)

▪江蘇大學 萬雪梅▪

(續上週)
萬:當前,越來越多的有識之士已經意識到隨著科技的快速發展,現實生活中各種各樣的危機與日俱增。如何應對並處理這些危機?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舉例來說,錢林森教授他就認為特朗普總統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是不對的。宇文所安也曾說過:如果美國人懂一點唐詩,也許中美之間會多一點瞭解。埃茲拉·龐德在20世紀30年代後期,曾針對西方文明的弊病大聲疾呼:「西方需要孔子。」(錢林森主編:外國作家雨中國文化,張弘等著:跨越太平洋的雨虹——美國作家雨中國文化,銀川:寧夏人民出版社,2002年,第195頁)
龐德對儒家的大同世界理想非常憧憬,對於儒家提倡的仁義禮智,及由自身修養開始而達到天下大治的做法也十分欣賞。他認為西方「需要孔子」,因為「需要的含義在於缺乏,患病需要求醫,需要某種他不具備的東西。孔子是一劑良藥」。由於孔子是醫治資本主義頑症的一劑良藥,按照他的一套去做,世界上就可以避免許多麻煩。(錢林森主編,2002,第172頁)
並且,英國歷史學家阿諾德·約瑟夫·湯因比(1889-1975)曾預言:拯救21世紀人類社會的只有中國的儒家思想和大乘佛法。前面我們已經談到中華文明的根源可以說是儒釋道三教,而我們也許都能認同的——唐詩是中華文明文化中的瑰寶,但是,在當前形勢下,我們又如何才能讓之為我們發揮更大的作用,以便使得我們能成為地球家園的守護者呢?
特納:我相信對特朗普而言已經太晚了,以至於他不可能對於已經遍及全球的環境意識的巨大轉變產生什麽嚴重的影響(這種全球環境意識問題部分由中國重新思考自己的需要和世界的需要時發起)。
特朗普,毫無疑恩,他這麽做是錯誤的;但是,我所在的州,德克薩斯,一直以來雖因支持共和黨而聞名,但在風能和太陽能的發展方面一直處於全國的領先地位。並且巨大的商業機構——對電動車和家用太陽能電池抱有希望的——正列隊排在環保人士的身後,向他們諮詢良好的經濟動因。
作為一種物種,我們需要重新發現我們「所有的」的偉大文化傳統的智慧。古老的聖經文學中的很多內容,依然可以把它作為保護和關愛地球的準則而來閱讀。非洲班圖人的傳統也給我們提供了禮儀與音樂,這些禮儀與音樂已在全世界得到廣泛使用,以用於社交慶典和鞏固社會的團結。古希臘和古羅馬給了我們理性正當的倫理和法律規則。印度給了我們它的多神教裏所有多樣化的輝煌的慶典儀式,吠陀梵語和佛教冥想的練習。歐洲給了我們現代的數學科學。耶穌關於愛的福音對全世界都很重要。英國 、法國和美國給了我們民主和自由的傳統,以及遍及全球、才華橫溢的市場經濟學家,他們對在過去的數十年將二十億人從令人痛苦的貧困中解救出來的經濟奇跡,做出了貢獻。
中國,這個最古老、也是人口最多的、具有生生不息的多民族國家,它對世界所做出的貢獻絕對是不可缺少的。這些貢獻不僅包括燦爛輝煌的技術和審美文化——這些對把整個世界建設成一個大花園都存在著潛能,而且還有老子的思想,特別是孔子,他已經不僅影響了許多其它的亞洲文化,而且自啓蒙運動以來也影響了美國和一些歐洲國家。也許在所有這些影響中,最重要的是中國為全世界樹立了榜樣,和平融合三種宗教——可以說四種,如果我們把在中國長期存在的基督教也算在之內的話——基督教也在其文明的視野範圍中,這四種宗教互相依存,取長補短。
儒教,對我而言,它特殊的智慧在於其倫理的遠景雖建立在夫婦、父子和兄弟等具有最親密的情感紐帶和家庭血緣關係的基礎之上,但卻能逐步地往外延伸,去擁抱整個國家(再引申開來,我希望,能擁抱所有人種)。那些批評儒教,認為其道德體系太過「蜂房」化的人徹底錯了,我認為,畢竟孔子創立儒教正是始於個體建構其公正關係基礎之上的等級制度,因此,一個人實際上甚至可以稱他自己為個人主義者。終究,他正義的個體一定能夠拒絕他的上司一個不公平的命令。當孔子的倫理與個人自由和政治自由,與一個強健的市場、一整套人人都必須遵守的公正的法律(甚至統治者也不例外),積極的環境科學和有代表性的民主體系相結合的時候,它對治癒世界會是一個創造性的體系。
但是,因為人類文明的所有饋贈對解決我們目前的氣候危機是有效的,因此,我們必須恢復我們古代的文化知識,並用整個世界最優秀的經典文化來教育我們的孩子。答案就在那,在許多傳統裏,並且答案越精確,彼此之間的結合就越多。這就是我的研究項目,在我最近的一本史詩《世界末日》(2016)裏,我就描寫了一場海平面和氣候的災難性變化,以及全球努力拯救地球、並重建整個地球家園的場景。在這部史詩裏,我一次又一次地回溯、提及許多文化中最深厚的文化智慧,而中國就是這戲劇性事件中的起支配和主導作用的行動者。如果我沒有翻譯唐詩的學習經歷,我認為我就不能用所需要的韻文,簡潔、明晰地表達了我的思想。
‧本文為國家留學基金資助項目,“美國文學裏的中國夢研究”([2016]3035-20160832011)和江蘇省高校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項目,“美國孔子”的中國夢探析(2015SJB830)的階段性成果。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