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粵劇社】
“宇宙詩人”話唐詩(1)

▪江蘇大學 萬雪梅▪

弗雷德里克·特納(Frederick Turner)是達拉斯德州大學人文藝術學院的創立教授,亦被稱為“宇宙詩人”和“我們這個時代重要的詩人”,多次被提名獲諾貝爾文學獎。他是提倡恢復生態運動的重要思想家和發言人之一,還擁有文化評論家、劇作家、科學哲學家、跨學科學者、美學家、散文家和翻譯家等多種頭銜,同時也是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關於未來移民火星方面的顧問。目前,他已出版著作近40部,內容涉及文學和科學、、詩歌、莎士比亞、文藝復興時的文學、美學、文化研究和批評理論等領域,多次榮獲各種文學獎項和資助。非常值得一提的是,他還花了3年的業餘時間翻譯了147首唐詩和宋詞(其中唐詩145首),為此,筆者對他進行了簡要的訪談,願與您和大家分享。
萬:特納教授;您好!謝謝您接受我的採訪。您著作等身,所涉及領域較多,而且跨度也比較大。有一篇關於您的文章,尤其吸引我們,其標題為“宇宙詩人:弗雷德里克·特納正在用他關於人類在宇宙中的正當位置的文章撼動文學界”,其作者為蓋爾·戈爾登(Gayle Golden),它首先發表在1990年9月2日的《達拉斯晨報》上,又於2012年7月6日再版。在這篇文章裏,作者提到,您當時就被不少人認為是“我們這個時代重要的詩人”。使我們感到驚奇的是,您並非漢學家,但您是出於何種原因、於何時,又是如何注意到了唐詩,並將其中的一些翻譯成了英文?
特納:我是通過閱讀各種各樣的唐詩英譯本而愛上唐詩的,這些譯本如:羅伯特·白英(Robert Payne)的《白駒集》,肯尼斯·雷克斯雷斯(Kenneth Rexroth)、威特·賓納(Witter Bynner)的翻譯等,當然其中也包括埃茲拉·龐德(Ezra Pound)的。我們都應當感激宇文所安一絲不苟、逐字逐句的翻譯,他的譯本非常有價值,可以在未來有助於使人們快步走向真正的唐詩翻譯。
我不太滿意我所發現的所有唐詩翻譯,因為我感覺到原文有很多豐富得多的內容並沒有能夠在他們的譯文中得到體現。它們在如下幾個方面,通常只達到了原文四分之一或二分之一的內容:語言的優雅、音樂般的節奏和韻律,文字的精確,語氣的合適和文風的得體等。依我看,龐德的翻譯最好,但是他也沒有注意到漢語詩歌中的聲音,以及固定結構裏嚴謹巧妙的規律性。龐德譯本的優點在於它的親密性,那種自信感——這是他本身作為一名詩人,在翻譯時,進入被譯詩人的心靈所獲得的一種感受。在這方面,毫無疑問,他做得更好,如果不是因為在準確性方面不如那些西方的漢學家、或者英語為第二語言的中國學者的話。他的翻譯也比那些模仿十九世紀浪漫主義詩歌風格的譯本要好,或者也比那些想把譯文的聲音聽起來怪異和中國化,而沒有考慮到人的本性的翻譯要好。詩人所言從本質上講就在於「人的本性的內容」——那是孩提時代或夢中未能用言語表達的內容,而詩人卻必須用自己自然的言語將之傳達出來。我以前就確信唯一好的詩歌譯本必須包含最後階段:一位詩人他/她的譯文就是他的本族語(母語),他/她本人最初就是一位技藝高超的詩人,也就是說,從他/她這方面而言,他/她非常嫺熟於將「人的本性的內容」轉換為他們的民族語言。非常重要的是譯者閱讀原創文本作者思想的能力,就好比閱讀一位親密朋友的思想一樣。
當我遇到我的合譯者Yongzhao Deng的時候,他是我的學生,正在撰寫將中西醫哲學加以對比的博士論文。我提議我們一起合作翻譯一些唐詩,結果發現我們合作得非常好,以至於把他的和我最喜歡的翻譯出來就可以集成冊了。
這些詩歌吸引我花了三年的詩意時光去翻譯。我翻譯它們不僅僅是出於喜歡,而是在這些詩歌中我已經發現了那種與我本人有著相似的哲學視野。我認為自己天生就是一位道家,或者至少在我孩提時代當我生活在非洲中部的時候就獲得了一種道教主義者觀察世界的方式。正如我在介紹我翻譯的唐詩集一樣,唐詩是頌揚著世界固有的「氣」的。人們也許會說,對唐代詩人而言,時間並非衡量空間和緯次的尺度,而是像龍一樣的能量,其富有生機、充滿活力的每一呼每一吸都能使每一條嫩枝改觀和每一片雪花閃亮。「氣」不僅僅是動態的、產生於時間中,而且也是時間本身的核心屬性。「氣」既是熱力學中構成時間的熵的增長,也是發生於進化過程中的自我組織的成長資訊。那美的體驗,那每一首唐詩裏的頓悟給人的顫動,就是這種給人希望和力量的能量以及這世界永恆黎明的見證。
在杜甫的《春夜喜雨》中,和風、細雨、烏雲的躁動一下子消融於最後兩行——春天的黎明,突然閒帶露的鮮花充滿眼簾、人類的城市盡現眼前。
好雨知時節, 當春乃發生。
隨風潛入夜, 潤物細無聲。
野徑雲俱黑, 江船火獨明。
曉看紅濕處, 花重錦官城。
經典唐詩這五字一句、兩句一行、八句四行的獨特格式,正是這神秘的、自然之氣的示例。第一行就展示了這首詩的「道」,它從先前無名的沉默中浮現出來。第二行,通常與第一行形成對仗句,結構精妙,互相對照,或陽或陰,或陰或陽。第三行和第四行回蕩著第一、二兩行的氣韻,但意義上有更深了一層。這樣,下面二行四句,具有第一、二兩行四句的主題,但是以不同的意義和不同的尺度展開。普遍變成了特殊,而特殊又突然之間廣泛為更為浩瀚的廣闊場景;這兩種中無論哪一種情況,無論是宏觀形式還是微觀形式,他們的「縮放比例」或「自相似」性,正如分形幾何學家所指出的那樣,突然回到腦海。但在最後一行,儘管它與這首詩中前面某個關鍵的結尾處有所押韻,通常會推出某個更深的機遇或發展,引領讀者發現他/她自己覺得妙不可言的勝境。這整首詩就是一個2行的2x2x2的立方體,讓人想到它冪定律般的深刻意蘊。
萬:唐詩給您的體會,真的太奇妙了,也將我們引領到了一個從未想像到的世界。我數了一下,在您選擇的所有中國古典詩詞中,唐時共145首,宋詞2首,我現在想問的是,您從所有的唐詩中選擇著將近150首的依據是什麽?
特納:我們選擇詩歌進行翻譯的時候,考慮到了以下六個方面的標準:
1、它們是唐詩中的經典之作;
2、時間跨度較大,從唐朝初年到唐朝末期;
3、大小詩人的作品都翻譯了,只是大詩人的作品著力較多,同時也試圖對一位特定的詩人在主題和情感方面全面體現;
4、選材廣泛,不僅僅是重要詩人的詩歌;
5、所譯詩歌既有哲學趣味,又有詩學之美;
6、我們既喜歡這些詩,同時也被這些詩所感動。 ( 待續 )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