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龍哥部落格】
善心廣庇台灣李道霖祈願傳愛國人

陳龍禧

台國新竹科學園區(竹科)上班的工程師,大家都是壓力很大,有一個研習機會,李道霖得到喜樂的人生觀感動,讓他久久無法忘懷,於是他決定自發性走出園區做服務,以社會企業的經營模式,來從事包括:器官捐贈(器捐)、平價核磁共振造影(MRI)及其他社會公益活動,希望持續性推動,期能及早發現病因,有較多改變自己生命的機會。
因為李道霖一向熱心公益,在新竹科學園區(竹科)志工委員會召集人,他有感於企業應有社會責任,而於2007年創立大愛社,曾帶領旺宏大愛社和台大新竹分院志工合作,一起在台鐵新竹站推動「器官捐贈宣導及意願登錄」長達9年,後來因撰寫台大EMBA畢業論文,深入研究台灣骨髓資料庫成立的過程,才知道1992年,曾有一位罹患血癌的留美學生溫文玲,返國為血液病患請命,呼籲在台灣建立一個專屬於華人的骨髓資料庫。1993年元月,台灣血液疾病權威、台大醫院陳耀昌醫師陪她四處奔走,拜會過當時的衛生署長,最後終於成立台灣骨髓資料庫,後來有超過4千多人受惠骨髓配對成功。
「生命的價值在於付出,人要知足喜捨才會快樂」李道霖直言,台灣每天有八千多人在等待器捐,但捐贈人僅約100人,懸殊比例讓患者日夜活在恐懼邊緣,急需外界正視,發揮大愛。新竹市衛生局與台大新竹分院、旺宏電子大愛社合作多年,在新竹火車站舉行器捐宣導募集,動員大批志工分享經驗,傳遞在人生尾聲行善的公益價值。
李道霖強調,當初大愛社的成立便以推廣器官捐贈為宗旨,希望透過分享愛與希望,讓生命可以用更美好的方式延續。有鑑於企業社會責任與公益參與,李道霖 ...有人看到器捐募集攤位,二話不說就停下填單申請,有人是早在10多年前就申請過器捐卡,能在生命盡頭發光發熱,義無反顧。李道霖表示,世人忌諱談死,或受宗教、世俗傳統的影響,對器捐充滿疑慮,但其實台灣人是古道熱腸的,當身邊親近的人遇到生命危難時,往往願意挺身而出,說明大愛社的器捐觀念是可推動的。
李道霖說,曾有位大學生主動對志工表明要加入器捐行列,志工好奇他這年紀,怎會有器捐的想法?大學生說,家人在病床上苦盼不到器捐,最後撒手人寰,讓他萌生救助他人的心願。李道霖表示,不少人早期持有器捐卡,時隔多年恐已遺失,器捐目前已可登入健保IC卡,新竹器捐活動,每月最後一個周末上午十點到下午四點,在新竹火車站舉行。
熱心推廣器捐多年,李道霖覺得器捐不是一般醫療行為,而是醫療奉獻,建議醫院不應收費,後來雖曾因為誤會而被告,還好最後解決了,但這並沒影響到他的熱心。李道霖認為,器捐可以救人,假設捐腎給洗腎患者,將可省下未來許多醫療資源,不應視同普通醫療。大多數家屬決定器捐,都是掙扎後痛苦決定,從報案到醫療、器捐,要走許多流程,家屬已經身心俱疲,希望器捐的規定應該善待家屬,不應收費。
發願推動平價MRI是因為自己的經驗。李道霖原以為只是兩指無力,沒想到真正原因卻是頸椎的椎間盤突出,壓迫到神經所造成,一場頸椎的病變讓他陷入深思,想自己的專業可以做什麼?後來想起當年「不平凡病人」溫文玲的故事,觸動了他認為台灣應該要提高MRI自造率,才能造福更多人。
李道霖原是竹科旺宏公司的主管,正當生命中的金色年華,在人生事業上正如日中天的年齡之際,2016年九月間有一個假日,他熱心幫岳母和媽媽清理房子,突然發現左手末兩指無力,原想只要到藥房買了肌肉鬆弛劑噴一噴就能好,可是經過了兩個多月,情況竟然仍未好轉,一直拖延到十二月,才到園區內的員工診所看診。
竹科員工診所院長王堯弘檢查李道霖後,認為情況似乎不單純,有可能是頸椎發生問題,建議他到大醫院照MRI,果然確診為頸椎的椎間盤突出,壓迫到神經造成的手指麻痺,乃於2017年1月11日住院,次日接受八小時頸椎大手術,在頸椎第三、四節和六、七節間各裝上一個支架,出院後在家休養了三個月。
李道霖很感謝王堯弘院長,由於他豐富的經驗提供了正確的診斷方向,同時要歸功於MRI的醫學影像設備,這次脊椎病變是他人生中的一大刼難,幸好發現得早和處置得當,否則他的下半生將會是一個頸椎處神經斷裂,頸部以下完全失去知覺的脊椎損傷者,他說「一想到這後果就讓人不寒而慄。」
無獨有偶李道霖的弟弟也受益於MRI檢查,找出了多年來視力不斷惡化,已接近失明的病因,竟然只是鼻息肉壓迫到視神經所造成。他說,隨著高度使用電腦和手機低頭族逐漸增加,他覺得未來趨勢影響所及,病人對對MRI的需求將越來越多,經濟壓力也會有增無減。
溫文玲是不平凡的病人,因自己的病而做了幫助他人,很了不起的事情,這讓李道霖聯想到要推動「平價MRI科技專案」,他認為在台灣既有的電子產業和醫療技術兩大強項之下,聯手自造MRI、開創新產業是可行的,所以他也想當個不平凡的病人,為推動科技公益而努力。
李道霖表示,台灣的MRI都是國外進口,是由西門子、飛利浦和奇異等三家大廠生產,一台要價數仠萬至上億元,如能透過「平價MRI科技專案計劃」,協助建立台灣的產業,讓廠商未來能製造出一台500萬元的MRI,則人人都可以便宜自費照MRI,更瞭解自己身體內部的狀況,有助於醫師的診斷與治療,為自己健康把關。
竹科工作經驗讓李道霖認為,台灣有一流的電機電子人才,MRI這種透過磁場轉換原理取得人體醫學影像的技術,台灣的科技水準絕對有能力製造生產。他以竹科為例指出,三十多年前政府推動半導體產業,當時半導體台灣也是不會,而國外已經會的產業,只是幾年下來,就青出於藍更勝於藍,台灣半導體躍居世界領導地位;他根據此一經驗,正在四處奔走,將向政府提出專案計畫,希望促成台灣自造MRI產業,用科技做公益,造福更多的人。
只要而要幫忙的事李道霖都熱心,今年二月中旬,他得知在新竹尖石的義大利籍修女趙秀容,來台至今超過五十年,在尖石鄉教育、照顧幼童,對弱勢家庭、青少年付出也不遺餘力。由於修女長期默默隱居在山上,僅得過2014年基層芳草人物,因為沒有中央勳章,多年來遲遲沒取得台灣身分證,李道霖知道後決定幫忙奔走申請,在台大EMBA新竹校友會及台復新創會共同推動下,已獲得學界與企業界、學者連署連署舉薦,希望國家能夠讓她殊勳歸化,李道霖指出,趙秀容修女為台灣奉獻了這麼多年,希望能幫她申請成為真正的台灣人。
李道霖說,像趙修女這樣有愛心的人,理應受到國家尊重及禮遇。政府光頒發外僑永久居留證梅花卡,感謝她多年來對台灣付出,前新竹縣長頒發榮譽縣民,讓她成為竹縣的一份子,這樣是不夠的,他有信心幫修女完成歸化心願,也希望其他公益活動都能如願完成。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