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僑情國事 】
召喚民粹幽靈的川普大法師?

葉浩(本專欄由台灣人公共事務會北德州協會提供)

川普及其支持者所反對的,並不只是民主黨的「世界主義」價值觀本身或頂尖大學所彰顯的自由、開放與反思精神,而是:(一)全球化的美好承諾與殘酷現實;(二)菁英與主流媒體的忽視,以及(三)終於看見他們之後的嘲諷與指責。
首先,正如19世紀民粹主義興起之際,主流學界乃至於頂尖大學的畢業生,以及唯有頂著名校學歷才能進入的主流媒體,都看不見廣大的市場魯蛇,多半出身自私立大學的政治菁英也是如此。一方面,採取雷根主義的共和黨本來就是貧富差距擴大的始作俑者。看重傳統家庭價值與宗教信仰的他們,即使在金融危機出現時仍可繼續認定窮人應當依靠自己的努力以及上帝的恩典或教會的協助,抑或家庭成員的彼此扶持,根本不需要政府所提供的社會福利制度。另一方面,脫胎於羅斯福「新政」的民主黨雖然以關心市場底下的犧牲者起家,但政策推動接受了市場邏輯之後,論述上也開始替資本主義擦脂抹粉。
然而川普看見了!他既不用高深的理論將他們的遭遇說成是不可抵擋的歷史趨勢的結果,因此只能逆來順受;他也不援引上帝作為理由來解釋個人的大起大落。川普使用淺顯簡單的語言,直接訴諸對體制失望的人民以及那些全球化市場底下的魯蛇,將他們視為犧牲者,並明確指出敵人是誰──非法入境的移民,抑或作為世界工廠的中國,以及不願意正視他們、甚至不容許他們講出自己心聲的主流媒體。
即便川普的崛起已成事實,礙於理念或民主信心的主流學者與專欄作家,仍舊不願意正視此一現象。川普本人的粗俗,各種違反政治正確的言論,以及拿性騷擾與逃稅來自誇的行徑,想當然耳令出身名校且生活於大都會的媒體精英們生厭。民調也的確顯示他的支持者以鄉鎮為主,都會選民則明顯偏好希拉蕊,且如此的城鄉差異,也等同於教育水準的差距。但主流媒體不追究市場機制的承諾落空與犧牲者的境遇,卻竭盡所能嘲諷川普本人,同時也污名化他的支持者,塑造出一種川普陣營都是有種族歧視、性別歧視的低教育水準鄉下人。
即使來自頂尖大學、標榜科學中立的政治學經驗研究,也不例外。英高赫與諾里斯的研究旨在呈現教育程度低的人民如何懷舊,如何否定民主黨所高舉的世界公民、環境保護等進步價值,鄧肯伍的註解更是直接讓川普的選民與高等教育本身對立。理解至此,主流媒體的民調何以不準,似乎也不意外了。
與其說川普是個召喚民粹幽靈出來的大法師,不如說全球化的溫床接生了這個幽靈,主流媒體餵養它,而川普不過是看到了民粹的走向,借力使力罷了。
正如共產主義幽靈並非馬克斯所召喚出來,川普也無能喚起眼前這一波民粹主義。民主黨的忽視造就了部分市場犧牲者的反建制情緒。礙於市場意識形態而無能回應的共和黨,卻因為川普的素人色彩,得以在維繫傳統支持者的同時,還提供了一絲大刀闊斧的改革希望,同時吸收了對民主黨不抱希望的人民。
川普的崛起,是因為美國社會有一群全球化的犧牲者,但同樣支持自由市場的兩大黨有各自的理由看不見這一群人。除了上述的學者專家與媒體之外,高舉左派進步價值的民主黨,試圖消弭少數族裔與白人之間、兩性之間,乃至於兩種性傾向之間的不平等,卻忽視了白人內部的不平等,且低估了白人弱勢族群與享受優惠政策的少數族裔之間的相對剝奪感。保守的共和黨則因為長期捍衛自由貿易,也無能回應全球化所帶來的不滿與反叛。
理解至此,川普的當選是否為民主的敗壞呢?首先,牛津大學教授斯提爾斯(Marc Stears)曾經提醒,美國的激進政治雖然採取民粹手段,例如60年代金恩所領導的民權運動,但目的並非在於破壞民主,而是一種民主訴求,一種企圖挽救沈淪的政治之最強烈的手段(註);換言之,民粹主義在過去美國史所扮演的,是民主體制內最終、最強烈的政治改革力量!支持川普的力量,或許可理解為潛藏於美國的激進民主力量之再次怒吼。
再者,民粹可以出現在任何的體制。作為一種政治力量,它反對的是「建制派」,也就是在特定制度底下的當權者及其附庸。獨裁時代,試圖奪權者可以直接訴諸人民意願來強化自身的正當性,但統治者也可以如法炮製。威權時代的政府或民主派、革命份子,也可以跳過體制既有法規與程序,直接訴諸民意來要求立即改革,換人做,甚至改朝換代。同理,民主體制底下,反對黨可以訴諸民意來逼迫執政黨在下一次改選之前立馬改弦易轍,而第三勢力也可以採取民粹手段來要求兩大黨來正視某一問題的存在。
當然,不容否認的是,川普現象的確展現了三個民粹最為負面的特性。第一,簡單歸因。舉凡一切的不滿,都歸咎於建制派,都歸咎於政商統治集團,而且把這種可能的敵人簡化為全球化或中國因素。第二,作為一種簡單歸因的結果,民粹傾向敵我分明的認知,一方面無限上綱自己的訴求,一方面不願意跟「敵人」妥協。第三,這種認知的銅板另一面是,期待一個簡單的解決方式,也因此期待某種強人,無論是宗教意義上的救贖者、英明的政治領袖抑或體制外空降的人,徹底解決多年的沈痾。正是因為這三個特性也能在法西斯主義或其變種的納粹主義之中找到,才令許多人擔憂。
註:台灣人公共事務會是美國非營利機構.專為台灣的民主和自由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