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為珍珠丸子到黃鶴樓

典 樂

一直想去趟武漢,結果我不但自己去了,還硬把兩個女兒騙了一起去。兩個女兒隨我到大陸旅遊,想看上海、北京、西安,卻一點也不想去武漢。我告訴他們珍珠丸子是湖北名菜,武漢的珍珠丸子天下第一。那珍珠丸子是她倆最愛吃的一道菜,因此心甘情願的跟我去到武漢。
父親從黃埔軍校畢業後曾在漢口某機關當過科長,我哥哥漢生即出生於漢口。國民黨撤退之前,武漢三鎮(漢口,武昌,漢陽)皆是院轄市。那裡離我家鄉湖南華容縣只有三小時車程,它有四大名樓之一的黃鶴樓,有國父孫中山武昌起義的遺址,漢陽城裡還有那歷史名勝鸚鵡州,種種的因素讓我一直有情結去一趟武漢,當然到了武漢就可以順道回鄉探望故鄉父老。
民國三十七年,父親由漢口調往南京,祖父母不放心長孫隨父親奔波天涯,遂將哥哥接回老家。次年,國軍匆促撤退江北,父母隨軍赴台,從此父子一別四十餘年。
漢生哥從未見過我的兩位女兒,聽說我要帶她們回家鄉,親自趕到上海來接我們。在飛往武漢的飛機上他問兩位外甥女喜歡吃什麼,兩人異口同聲說珍珠丸子。次日中午哥哥與在武漢的親友們為我們洗塵,特別預定了兩籠珍珠丸子。丸子一上桌,親友們便往兩個女兒碗裡夾,兩個孩子一時之間備受寵愛,臉上笑靨如花,夾起珠丸往口裡送。親友們忙不迭的問「好不好吃?」。
「好吃?」兩個孩子齊聲說。
「 像不像奶奶做的。」漢生哥問
「很像,有一點點不一樣,可也是好吃」孩子們說。
聽孩子這樣說,滿桌親戚都鬆了口氣。來到此地,兩個孩子成了公主,所有的人都十分在乎她們的味覺,小心翼翼的捧著她倆。
記得那年母親因摔跤腦溢血在洛杉磯驟然過逝,我趕往洛杉磯與居住在那的弟妹們處理後事,無法接受事實的姐弟三人震驚中哭得死去活來。我們的子女,母親的七位內外孫在一旁手足無措,冷不防七個不解人事的傢伙竟異口同聲的對我們說「以後沒有珍珠丸子吃了」,真讓人哭笑不得。
母親的珍珠丸子學自她的好友葉媽媽,葉媽媽是湖北人,很能做幾道湖北名菜。湖北蒸菜,名滿天下,但不管是粉蒸肉,粉蒸藕,卻沒有一樣比得上珍珠丸子好吃。母親在世時,不管是她到北加州來看我們,或我們去南加州探望她,孩子們見到她,立刻拉著她的手要珍珠丸子吃。母親走後,我曾帶孩子在附近的茶樓及小吃店吃過珍珠丸子,可那滋味實在不敢領教,那丸肉筋筋縴縴帶渣,既油且腥;米粒偏硬沒有軟糯的口感,我不想暴殄天物,勉強下嚥,孩子們吃了一口便往外吐。真想不到一顆糯米肉丸,相比起來硬是優劣高下立見分明。
其實那丸子我也是會做的,學生時代聚餐,我曾顯過幾次身手,同學們讚不絕口,紛紛向我討教做法。每次聽玩我的敘述,就沒人想去一試。
母親做肉丸,從不買現成絞肉,都是挑一塊上好的梅頭肉請店家來回絞兩次。拿回家來,還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剁細,一面剁一面還要酌量加水,這叫打水。那水打多了肉太軟,稀稀爛爛捏不成形。打少了,肉則不夠細嫩,非得憑經驗才拿捏得準。美國的肉不放血多半腥,故要多加蔥薑。而那蔥薑自然是剁得越細越好,加入肉中腥味去了,但完全吃出它的存在才好。純肉膩,所以肉丸中要加些荸薺,而荸薺也要剁得細才不會喧賓奪主,但又不能剁太細以免失了咀嚼時爽脆的口感。另外糯米定要先泡幾小時,蒸出來的丸子不但晶瑩剔透,而每一粒米都能站立在肉上,有如肉丸披了一層刺蝟似的簑衣,是以珍珠丸子又叫簑衣丸子。如果略過打水一節,休想做出好吃的丸子。現在的人繁忙緊張,很少有空去閒閒的剁肉打水。我自從有了孩子,再也沒空花精神時間做這一道菜。
母親走後的隔年暑假,我送大女兒到南加州唸大學,又到洛杉磯與弟妹小聚。妹妹的么女寫了一封給奶奶的信,會齊了七個表姐兄妹,站在後院對天朗誦給在天堂的奶奶聽,小孩子的英文唸得快,嘰哩咕嚕不知所云,卻聽到裡面夾雜了好幾句的珍珠丸子。接著孩子們把信綁在氣球上,讓它飄上天空,希望借氣球之力把信送給奶奶。這就是受美國教育的孩子們的可愛之次處!當時我大女兒與弟弟的大兒子都將是大學生,依然一本正經的陪著弟妹們放氣球,他們要讓奶奶知道她的珍珠丸子是多麼的好吃,他們是多麼的想念。後來弟媳試著做珍珠丸子,她做的是母親的另一個配方,乃捨荸薺加嫩豆腐,由於豆腐本身的嫩軟性可省去打水一節,又不必切荸薺,製作起來較省力。弟媳的丸子雖也不錯,但比起母親的就是說不出來差了那一點。
武漢的珍珠丸子確實道地,除了肉質滑嫩荸薺爽脆外,糯米顆顆晶亮,賣像不錯,整個丸子吃來鮮嫩多汁綿軟香糯恍惚似母親的味道。
午餐後,我終於帶著兩個孩子登上了思念已久的黃鶴樓。在黃鶴樓頭遙望長江與漢水交界處,才知原來漢水也是黃的,長江在武漢這一段還算乾淨,滾滾黃浪衝進長江攪得江水也混濁。黃鶴樓在武昌境內也就是在長江之南,層層樓宇外是長江大橋,雖然望不見芳草淒淒的鸚鵡洲,卻清晰可見江對岸的「晴川歷歷漢陽樹」,登斯樓也,源源不絕的思古幽情不自禁的湧現腦中。
我斜椅欄杆為女兒解說珍珠丸子的由來。 這裡是江漢平原,古時的雲夢大澤,湖多水多形成有名的魚米之鄉,所謂「兩湖熟,天下足」,並非虛言。素有江漢明珠之稱的沔陽城就是珍珠丸子的發源地。蒸菜一道本來就是我國獨特的烹飪方式,要比其他的煎烤煮炸更能保留食物的原汁原味,營養又不至流失,實為最健康的調理之道。為了增加蒸菜的風味,沔陽人將任何食材都裹上搗碎的米粉來蒸,反正這一帶有的是米,如此一來滾爛的蒸菜都飄散一股米粉香自是風味獨具。
孩子們嗜吃珍珠丸子,對它的歷史典故也聽得津津有味。我又告訴他們往南方望去,遠處有個中國最大的湖泊洞庭湖,爺爺就在湖畔長大。當年爺爺到漢口工作嚐到了湖北蒸菜,他懷念那個味道,所以奶奶學著作珍珠丸子,沒想到卻成了所有孫兒女最愛吃的一道菜。
「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幸虧黃鶴樓越蓋越高,在此可以瞭望兩湖富饒之地,憑弔古往今來。
大女兒對中國歷史本就有興趣,聽我講會唱歌跳舞的黃鶴傳奇,講周瑜諸葛亮黃鶴樓鬥智的故事,跟著我瞻仰岳飛銅像,看王羲之題字的鵝池,兩個孩子越看越起勁,我覺得真沒有帶她們白來。他們最有興趣的是座落在樓後的千年吉祥鐘,兩人高高興興的撞了幾下。此時見她們的舅舅一路講著手機走來,原來他正打電話到餐館去預訂珍珠丸子。
註 : 父親在世時為公平起見,內外孫一律喊他們爺爺奶奶。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