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粵劇社】
粵曲-《竹伯返唐山》

甘子

最近在「粵人情歌」網站聽到一首很感人的曲子,叫做《竹伯返唐山》原文如下,與大家分享:
伯:【南音】驚濤駭浪,雨露風霜。想我竹伯過南洋,有四十年長。為馬為牛替人來賣命,捱生捱死只為妻子在家鄉。所以縮食節衣唯一希望,希望腰纏十萬就轉歸唐。四十載光陰眨眼就過,我壯年出國,今日就鬢如霜。喜聞祖國江山除魔障,我客囊來細數下都亦有餘長。鳥倦知還心似箭。異鄉遊子就各整歸裝。唉我一念到此情,唉我心碎了。虧我呢個飄零孤客,我就思鄉夢長。【白】想我少小離家,壯年歸國,娶妻方氏,成婚百日,又為兩餐,拋別家人,再渡重洋。唉,飄零二十載,今日歸來正是滿頭白髮,未知家人下落如何呢?【滾花】想我思親遙望白雲,百結愁腸千百丈。【白欖】海無邊正是岸無邊,波濤起伏水連天,狂風吹意亂,巨浪都碎心弦。飛機過空,又觸起我思鄉念。唉,雖則家破人亡無可戀,唯是一親故土死亦心甜。我生是中國人,死為中國鬼,我縱成白骨也應安葬在家園,在家園。【滾花】收拾行裝歸故里,參加回國觀光團。立即搭上飛機,馳風製電。哈哈哈,呢廣州經在雲腳下,開平便在那邊天。華僑大廈且為家,到處相逢皆笑面。
女:【白】老伯,你地回到祖國啦!
伯:【白】好呀!
女:【長句二黃】天是明朗天,百花開遍。珠江含笑歡迎歸國觀光團。(伯:【插白】高興!高興!)錦繡河山多嬌艷,天南地北任流連。或者回鄉省親享受天倫溫暖。最緊要天安門上一看祖國偉大變遷。【滾花】彼此都是自家人,還望對工作多提意見。
伯:【白】好,好,好,唔,聽呢位招待員講說話似有開平口音咁嘅。【長句滾花】聽其言,辨其音,鄉音隱約動吾心,鄉音惹起我懷鄉恨,從前往事我心底翻騰,花燭洞房相親近,一顰一笑我重記憶猶新。門前小樹都或經成林……【白】唉,重想咁多做乜呀?【唱】縱有綠葉婆娑為誰蔭。【哭相思】……唉,妻、女呀!
女:【減字芙蓉】我問一聲老伯,何以你低首自沉吟呀。
伯:【接唱】因有一件事情,想向姑娘你來一問。
女:【白】乜野事呀,老伯?
伯:【續唱】我聽你講說話,似有開平嘅口音。
女:【接唱】我原籍喺開平人,家居在赤坎。
伯:【接唱】大家都同鄉裡,正一系鄉親。
女:【白】系呀,老伯。【接唱】老伯你幾時至返鄉,看你唔多幾著緊咁嘅。人人都歸家心似箭,請問你家鄉有乜親人?
伯:【木魚】休提起,免傷心,我是孤單一個已無人。四十年來都備嘗苦困,挨得出頭有日又只剩單身。人哋有家當然系歸家心著緊咯,唔通叫我呢隻飄零孤雁回去搵山墳!
女:【哭相思】……淒涼呀。
伯:【白】啊姑娘,點解你又好似傷感起來呀?
女:【白】你唔知道嘎啦老伯。【滾花】老伯你一番言詞引起我無限哀感。你自比飄零孤雁無親故,我亦似離巢乳燕失去雙親。我父親亦系過南洋,〔伯:【插白】系啊!〕一去不回無音問。
伯:【滾花】老死他鄉骨殖難返故土,我哋華僑兄弟大有人。哦,比如你令尊幾時過南洋,幾時開始無音問?
女:【反綫中板】講起我父親,我亦未曾見過面,因為他過了埠,我才出生。我媽媽,她講起我阿爹,帶淚含悲常抱恨。四十年前,我爹飄洋過埠,唉,他只為家貧。出國十五年,死死生生,點滴積來一些血汗銀。那時買舟回國,成家立室娶我母親。百日夫妻,又過南洋,那時我媽媽已懷孕。
伯:【白】咁又唔淨只我一個喺咁樣。
女:【續唱】豈料初分離,竟成永別,從此雁杳魚沉。
伯:【白】噢,咁屈指計來,你父親無音誤信經已二十多年?
女:【插白】系呀,老伯。
伯:二十多年來你母女如何過活嘎又?
女:【乙反南音】我自出娘胎就遭不幸,呱呱墜地就來了日本軍。母女飄零無倚憑,為尋活計遠走桂林。被騙賣入豪門當牛馬,(伯:【插白】淒涼。)斬柴燒炭又把田耕。力盡筋疲無一飽,(伯:【插白】咁點得嘎又!)挨打受駡不當人。【流水南音】勝利嗰年我剛九嵗,母女難挨刻薄拼命逃奔。千里茫茫步行返鄉去,空拳赤手無分文。頸渴飲啖田邊水,肚飢托鉢乞殘羹。日間趕路如魚漏網,夜宿簷下驚聽蟲吟。虎口逃生方慶幸,方慶幸【放慢】誰知災禍又臨身,我母受累帶驚……(伯:【插白】啊!咁點呀,啊?)我母受累帶驚又遭病困,拋下孤兒弱女撒手凡塵。
伯:【白】可憐咯,可憐咯。咁剩你一個人,咁你點呀?
女:【木魚】我輾轉流離來到廣州市,得人家介紹在工廠藏身。挨得雲散天開,【轉二黃】解放翻身(伯:【插白】咁好咯。)千般慶幸。陽光普照苦海超生。(伯:【插白】系,系,系。)我嘅身世飄零,與老伯你一般不幸。
伯:【三腳凳】難怪我講起身世,你就相對淚紛紜。細想你嘅父親,只因無從通音問。或者佢尚在人世,也傷心無親人。【滾花】唉!但願天下骨肉盡團圓,再無一人如老漢不幸。好,等我今番過埠把你父嘅消息訪尋。究竟你父親系姓甚名誰,姑娘你有無記緊?
女:【滾花】我阿媽時常對我講,我父親名叫譚開新。
伯:【白】嚇?!你父親叫做譚開新,你母親叫乜野名呀?
女:【續唱】我母名叫方采銀,外家木湖嫁赤坎。
伯:【白】哎吔!
女:【白】哎吔,老伯,你做乜野呀?你要保重至好呀!坐低一陣先啦,等我馬上同你請醫生。
伯:【滾花】哎呀呀,叫聲我哋可憐乖女,我就系你嘅父親。
女:【白】老伯,你冷靜些啦,你休息一陣,飲杯茶先。你叫譚竹伯,登記牌上你填寫嘅都喺譚竹伯咯。【滾花】請勿衝動一時,說話還須謹慎。
伯:【白】你聽住啦。【中板】竹伯即是譚開新,呢歸國僑胞你可查問,我斷無冒昧亂認人。系呢姑娘,【滾花】比如你母生平,有無留下什麽嘅物品?
女:【滾花】我母拍手無塵典當盡,唯有一隻戒指誓不離身。她話系父親南洋帶返來,結婚之時親手贈。
伯:【白】睇下,睇下,無錯咯。采銀,我對你唔住咯!【滾花】二十五年歸來日,空見舊物都不見人。姑娘,你看我呢隻金指環,和你手上指環系對襯?【白欖】呢兩隻金指環,系我和你母親訂婚嘅禮品。細想那背面刻有開新嘅名字,你一向有無看真?臨別指腹仲改下名,生男叫做譚海蔭,若果你系我嘅乖女,
女:【插白】叫乜野名呀?
伯:【續唱】你個乳名叫做譚美金咯!
女:【白】哎呀,你真系我阿爹!【哭相思】爹爹呀!【伯:可憐乖女呀】
伯:【滾花】今日祖國相逢親骨肉,幾乎相見不相親。
女:【白】阿爹,你唔好再過去外洋,
伯:【白】我邊處都唔去,【續唱】祖國繁榮又安穩。我立即過埠收拾一切,回來相伴女親生【女:女兒身】
伯:哈哈哈哈哈。(唱詞全文完)
這首曲子由白駒榮演唱竹伯。白駒榮(1892年—1974年),原名陳榮,號少波,廣東順德人,著名粵劇小生表演藝術家,是著名花旦白雪仙父親。白駒榮與金山炳、靚榮、千里駒、靚次伯等人同是把戲台演唱語言從官話改為粵語的前軀。以真嗓(平喉)代替假嗓演唱,音色優美清潤,自創「白派」的演唱方式。1946年54歲的白駒榮因視神經萎縮雙目失明輟演。後克服雙目失明的障礙,依靠聽覺以及與同台演員的密切配合,終於重登舞臺,繼續演出達10年之久。1958年後任廣東粵劇院藝術總指導,兼任廣東粵劇學校校長。
林小群演唱女兒。林小群是著名粵劇一級演員。1932年生,廣東南海人,著名男花旦林超群的長女,十二嵗投班學藝。她的音質纖細柔美,唱腔委婉,咬字清楚,以聲帶情,優美動聽。近年移居美國.教授粵劇及組織演出。
(待續)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