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悼念何英富先生

《薪火相傳》 何英富
在大雪紛飛的夜裡把它點燃
沒有希臘殿堂的火種
單憑我們心中的熱量
大家一根根把薪柴往爐裡送
從此散發了暖與光
寒冬黑夜將更興旺
爐子的名字叫部落格
我們共同編織的攝影藝廊
我們 用手來拍 用眼來看 用心來賞
分享我們不同時段的美麗時光
我們不停地把薪柴往爐裡送
讓生命的瞬間串成歡樂的樂章
《一世紀的光榮》 何英富
基隆到高雄
宜蘭到台東
踩著這裡每一寸泥土
吸著這裡每一口空氣
喝著這裡每一滴雨水
我們長大
離開了古老的家園
離開了親切的鄉音
三十年過去了
永遠離不開心底裡那份
隱隱約約的牽掛
鄉土的芬芳
一生一世的芬芳
鄉土的感情
一生一世的感情
鄉土的懷念
一生一世的懷念
一百年過去了
我們的農工商先驅
我們的父老兄弟
我們的親戚朋友
多少篳路褴簍
多少辛勞血汗
累積了今天的富裕
創下了一世紀的輝煌
慶祝中華民國建國一百週年有感
--- 2011,9,3 於達拉斯
《悼念何英富先生》 郁思
何英富先生於2016年6月12日走完了他七十六歲的人生。
一位生命力紮實充沛,永遠為人忙碌不停息的好人,終於停下他的腳步坐下安息了。
跟何先生私交不深,記憶裡似乎只有三次正式見面的機會。兩次是達城詩社聚會我和先生應邀去旁聽。何先生是詩社的一員。他客氣的說自己是初學寫新詩。那天習作的一篇題目是「牽手」。其中有幾句:「李小姐變成了外婆,何先生變成了外公,唯一沒有改變的是,我們仍像剛認識的手牽手,走我們當初約好還沒有走完的 路。」喜歡他用淺白的詞語表達了夫妻深情,就特別抄寫存放筆記本。
第二次也是去詩社旁聽,何先生那天寫的詩不記得了,他不高卻壯實的身體,支撐著微褐的臉面,臉上總帶著深深淺淺的笑意讓我記憶深刻。
第三次是我的文章得了小獎,朋友在她家為我慶祝。何先生是眾所周知的大忙人,他抽空來參加,我非常感激。
他來晚了一點,大家起鬨要罰。他笑著說:好,就罰我唱一首歌吧。他唱的一首兒歌,正是我當年教小學生唱的非常喜愛的一首歌。
「小馬小兒郎,背著書包上學堂,不怕太陽曬不怕那風雨狂,只怕先生罵我懶唷,沒有學問無臉見爹娘。咚咚哪叮噹隆冬嗆,沒有學問無臉見爹娘。」
何先生清亮的嗓音,把時光突然拉回到我茂盛的青春年華。對何先生就有一份知音晚遇的感懷。
三次接觸不算多,公共場合看到何先生的次數就數不過來了。合唱團快樂唱歌的他,佈置會場搬桌動椅的他,打掃場地拿掃帚撮箕的他。他分發講義,他裝置投影機,他背著相機找鏡頭,他帶著笑容跟人問好。還有許多我沒看到從朋友間談話裡聽來的他的小小的故事,串成大大的畫面。譬如他擔任達城攝影學會會長期間,社員人數增加了兩倍。他在達拉斯新聞報創辦攝影學會專欄,自己一手包辦寫稿編排等事宜,讓這份刊物至今成為達城愛好攝影朋友們的一份最貼心的禮物。
他的身體裡像安裝了發電機轉動著發熱,溫暖他週遭的人們。
文友社為何先生出專刊紀念,選了他的散文及幾首好詩。我細讀何先生的每一首詩,有幾首是我比較喜歡的,選出其中幾首詩的幾句精彩詞藻,能代表何先生詩的丰采。
「第一夫人」:每天一早替我準備早餐,目送我倒車出門後揮手再見。
漱口水用完替我倒滿,扣子掉了替我補回,零用錢沒了替我添
上,維他 命每週替我 裝滿。我們的心靈已連成一體,走到哪裡
她都和我心影不離,我雖不是總統,她是我心中的第一夫人。
「火烈鳥」:分開時約好,下輩子見面時,我會披上一襲火紅的薄紗,在我們常
約會的水池旁,等你, 不見不散。
「又見你」:昨日舊思念,被一夜酷寒,凍死在後院,今日新思念,隨著第一線
朝陽,又悄悄 爬上心頭。
「凱多湖之戀」:載浮載沉,尋找昨夜夢裡的童年。與藍天白雲共舞,營造另一
個誘人的夏天。
這樣透明漂白的詩句,像清溪的淺唱明澈見底,像雲絮的遊走輕逸迴盪。
何先生興趣廣泛,參加詩社,文友社,攝影社,合唱團,健行隊。
攝影和寫詩是他的最愛。文友社開會,合唱團聽歌,活動中心開會,每年的升旗典禮,健行隊健行等,何先生扛著攝影機,像一隻採蜜的蝴蝶滿場遊走,步履間呈現出旺盛的生命力。臉上總掛著他一貫溫暖如太陽的笑容。他是撐開天幕的陽光,即使陰雨天氣也能感受到他散發出幕後的溫暖。
這樣一位豐沛充盈脹滿生命張力的何先生,一次騎馬的意外離開了我們。
他的妻子說:早晨我看他開車離去跟他揮手再見(何先生詩裡的畫面),黃昏迎來昏迷的他沒跟我打一聲招呼。
一生行旅過客無數。有的蜻蜓點水船過無痕。有的斧鑿玉石刻印心底永誌不忘。何先生是屬於後者;雖然跟他只有三次見面的交談。
《我們就是一個大家庭》 劉大偉
“我們就是一個大家庭”是老會長Greg生前一直跟我說的,也是我牢記在心裡的一句話. 。每次這個家多了一個家人,我是心裡由衷的高興. 。每次走了一個,我心裡是一種悲痛. 。在走的這些人裡面,Greg雖然不是我的親人,可他是我最親的親人。我們不僅探討攝影,也會探討人生等等. 。我尊重Greg正直的人品和為人處事的方式,在碰到攝影學會上的一些疑難雜症也常會請教Greg. 。

我2011年加入攝影學會,我想跟很多會員一樣,Greg是我第一個在月會上碰到的。代表了攝影學會這個家,他臉上誠懇的笑容,緊握著我的手,跟我打招呼,讓我感覺到我像是一個久違的朋友回到了一個溫馨的家。
聽到Greg突然過世,我心裡一直無法平靜。可是最近在整理Greg照片的時候,我發現Greg在每張照片裡都是帶著笑容。我突然意識到Greg不想看到我們為他的走而難過,他可能會像以前一樣,用他的正能量來鼓勵我們,希望我們可以從我們的悲痛儘快走出來,用我們的笑再次去面對我們的明天。
《熱情,友善,精力充沛的老會長》 Newton
和大偉一樣,Greg 是我在達拉斯攝影協會認識的第一位會友,他當時是會長,我後來因為工作搬離了德州,Greg也是我最近保持聯繫的會友,5月17日他還給我發了微信的朋友邀請建立了微信聯繫。驚聞Greg去世,實在太惋惜了。雖然加入攝影協會只有短短的幾年,但Greg的熱情,友善,充沛的精力以及無論對人對事還是對攝影的認真的態度,將作為一個令人尊敬的長者的形象長久的留存在我的記憶中。祝逝者安息,也祝Greg的家人節哀平安!























圖片集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