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激情告別 歐巴馬:堅定漸進改革願景

(本報訊)總統歐巴馬週二晚向美國和全世界發表離任前的最後一次演說,他宣示未放棄漸進式改革的願景。
歐巴馬回到他第二故鄉芝加哥,將當年的競選口號「我們做得到」(yes we can)修改成「我們辦到了」(yes we did),為他8年總統任期畫下句點。
法新社報導,歐巴馬歷數自伊朗核子協議到健保改革等任內大事,以圖提振因川普意外當選而受打擊的支持者士氣。
他呼籲支持者起而為民主奮戰,建立比較公平的新「社會契約」。他說,「儘管我們外表各異,但我們都處在這個社會契約之下」;他警告,赤裸裸的黨派觀念、種族歧視和不平等,在在都對民主形成威脅,而「我們興衰與共」。
歐巴馬在芝加哥向擠爆現場的大約1萬8000名群眾發表這項演說,各主流電視台均即時轉播。歐巴馬對支持者說,與8年前他就職當時相較,「幾乎就各方面來看,美國都成了更好、更強大的地方」。但他也概述美國民主面臨的三大威脅,分別是經濟不平等、種族分歧以及各個社會群體退入「幻影」中;而在幻影下所提出的意見,並非基於「一些共同的事實基準」。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歐巴馬在位期間,對種族議題發表過不同力道的看法,如今在告別演說中堅稱,美國人民已更加努力地了解彼此的奮鬥情況。
在歐巴馬主政8年後,美國的種族關係已進入令人憂慮的新時代,歐巴馬主張找出彼此歧異,並加以調和。他明白,他成為美國史上第一位黑人總統,並不是解決美國現有種族問題的萬靈丹。他說:「我當選後,有人說,美國已邁入後種族時代。然而無論出發點如何良善,這樣的看法並不實際。種族仍然是我們社會上一股強大而具有撕裂性的力量。」歐巴馬說,在未來歲月中,「帶有棕皮膚的子弟在美國勞動力所占比例將擴大」,他主張建立比較妥善的規則,協助移民子弟成功。他也警告,「徒有法律不足以」解決美國內部揮之不去的差異。「人心必須改變。」
歐巴馬呼籲非裔和其他少數族裔,以同理心看待「中年白人」,他們表面看來似乎占盡一切優勢,但他們自認為,他們的世界已因經濟、文化和科技的改變而陷入混亂。他籲請白人,將少數族裔的抗議視為「爭取我們建國先賢所承諾的平等,而不是為了要爭取特別待遇」。
他演說接近結尾時說:「我請求你們相信自己推動改變的能力,而不是相信我的能力。」


2017展望:川普的亞洲再平衡策略

(本報訊)由於競選時部分激烈的言論,川普一度被認為有可能會顛覆美國二戰以來在亞洲的安全和經濟架構,包括拋棄歐巴馬總統任期內最重要的戰略 --「亞洲再平衡」。不過,分析人士指出,川普當選總統後的種種行動顯示,他領導下的美國不會離開亞洲。他們認為,川普可能拋棄「亞洲再平衡」這種字眼,甚至會挑戰一些「正統」的做法,但是不會動搖美國在亞洲戰略的根基,川普的「亞洲再平衡」策略甚至有可能超過歐巴馬政府的力度。
川普對「亞太再平衡」戰略最具衝擊力的講話是他在競選期間威脅日本和韓國,要求兩國分擔更多的安保費用,否則將撤出駐日韓美軍。他甚至說,日本和韓國可以自己發展核武器來保護自己的國家等。
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成斌說:「川普在競選時的一些言論讓人覺得他會離開亞洲,但是他的行動卻反應了另外一回事。他當選後給外國領導人打出的第一個電話是韓國總統朴槿惠。他會晤的第一個外國領導人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他還接了蔡英文的電話,並與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打電話。這些行動顯示,川普並不打算離開亞洲。他可能會跟亞洲盟友們討價還價,讓他們擔負更多費用,但是不會離開亞洲。」
美國企業研究所的亞洲問題專家邁克爾‧奧斯林12月在美國智庫外交關係理事會的一個圓桌會議上說,川普當選後與亞洲領導人的接觸顯示,他應該不會結束華盛頓在亞洲60多年來的盟友體系,可能會挑戰美國的一些「正統做法」,但是不會動搖這個亞洲政策的根基。
奧斯林說,川普上台後,美國有可能在亞洲表現得更加強勢,這主要體現在美中關係上。川普與蔡英文的接觸預示,未來的美中關係可能會發生衝突。川普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通電話,這被認為是打破了近40年來美國在任或當選總統不與台灣領導人通電話的慣例。他還說,川普當選後並沒有表示要撤回有關中國是「貨幣操控國」的言論,這意味著他真有可能向中國出口美國商品加收相當的關稅。
川普曾表示,上任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取消《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而很多人認為,沒有TPP的「亞洲再平衡」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是美國眾議院前情報委員會主席邁克‧羅傑斯說,川普會以一種更積極的雙邊貿易協定來替代TPP。「我想他的理論是:我可以和各個國家分別打交道,跟中國一樣,甚至比他們更好。你到底願意和誰做生意?他會去一個一個的跟這些國家談,這樣他可以控制內容,然後再到下一個。我想,你會看到一系列的非常激進的貿易談判。」


歷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