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AI科技成中美新冷戰焦點

(本報訊)儘管中國正在努力發展人工智慧(AI),但趕上這股AI熱潮的中國企業幾乎完全依賴於美國的底層系統。科技業人士和頂尖工程師稱,中國生成式人工智慧仍落後美國,而且可能會進一步落後。這種種現象反映出中國發展AI的困境:想要超越美國,卻也離不開美國。
據《紐約時報》報導,儘管中國正在努力建設人工智慧,但中國企業幾乎完全依賴於美國的底層系統。十多位科技行業內部人士和頂尖工程師稱,中國目前在生成式人工智慧方面落後美國至少一年,而且可能會進一步落後,有人將這種競爭比喻為一場新的「冷戰」。儘管各國都在努力應對人工智慧的風險,但人工智慧技術的突破可能會改變全球技術力量的平衡,提高人們的生產力,幫助各行各業,並帶來未來的創新。
報導說,人工智慧主導地位的爭奪影響深遠,中國正企圖從美國的開源人工智慧模式著手以求迎頭趕上。華盛頓現在處境尷尬,儘管限制先進晶片銷售和遏制投資來減緩中國的進步,美國卻無法阻止美國企業為促進軟體的普及而採取公開發布的做法。
專注於人工智能公司的投資公司Leonis Capital的合伙人珍妮·肖說,中國公司從零開始建立的人工智慧模型「不是很好」,所以許多中國公司經常使用「西方模型的微調版」。她估計,中國在人工智慧發展方面比美國落後兩到三年。
近幾十年來,儘管中國政府實行專制控制,但還是湧現出了像阿里巴巴和字節跳動這樣的世界級企業,令許多人感到驚訝。華盛頓大學研究人工智慧教授埃齊奧尼說:「當中國公司利用美國的開源技術來追趕時,問題就變得非常複雜,它會被國家安全和地緣政治問題裹挾。」
長期以來,人工智慧一直是中國的重點。人工智慧工具AlphaGo擊敗2名頂級圍棋棋手後,中國的政策制定者制定了一項雄心勃勃的計劃,要在2030年之前引領世界科技,政府承諾向人工智慧研究提供數十億美元的資金。
而當OpenAI於2022年11月發布ChatGPT時,許多中國公司正受到北京監管部門的打擊,中國官方不鼓勵未經政府批准的實驗,科技公司還受到言論審查規則的拖累。這讓有資源建立人工智慧生成模型的中國公司面臨兩難境地:如果他們的聊天機器人說錯話,製造者要付出代價,但是沒有人能確定聊天機器人會吐出些什麼話來。
「要擺脫這些系統存在問題的表達方式是不可能的,」在史丹佛大學教授計算機科學、曾在中國搜索巨頭百度擔任高管的吳恩達說。中國的科技巨頭們也在努力應對關於如何訓練人工智慧模型的新規定,這些規定限制了可用於訓練人工智慧模型的數據集和可接受的應用,還規定了向政府註冊人工智慧模型的要求。投資於人工智慧企業的對沖基金創始人凱文.徐說,「在目前的監管體制下,在生成式人工智慧方面進行創新更加困難,風險也更大。」
杜克大學約翰·科克電氣與計算機工程傑出教授陳怡然說,中國的科技投資者也在推動人工智慧儘快轉虧為盈,這意味著資金流向易於執行的應用,而不是更具抱負、專注於基礎研究的目標。他說,中國對人工智慧的投資中,有多達50%投向了監控所需的計算機視覺技術,而不是為生成式人工智慧建立基礎模型。
如今,百度、阿里巴巴、蒙牛和家教公司好未來教育都加入了中國的人工智慧競賽,被中國媒體稱為「百模大戰」。有些人則批評這種大混戰是宣傳噱頭,增加了不必要的競爭。美國限制向中國銷售人工智慧晶片帶來了進一步的挑戰,因為在訓練生成式人工智慧模型時需要許多這樣的晶片。百度和01.AI等公司表示,他們已經儲備了足夠的晶片,短時間內運營不會有問題。
中國在人工智慧方面也有一些亮點,包括計算機視覺和自動駕駛汽車等領域。一些中國企業家也希望在生成式人工智慧的其他領域取得突破,從而超越美國。
報導最後舉了一個例子來描述中國面臨的困境:字節跳動人工智慧實驗室的前負責人王長虎去年在北京創立了一家名為AIsphere的公司,致力於人工智慧技術的前沿領域:影片生成。去年11月該公司發布一款人工智慧驅動的生成器PixVerse,可以根據文字描述製作影片,不過這種優勢只持續了幾個月。上週,OpenAI發布了一款名為Sora的人工智慧工具,可以將簡單的文本指令轉換成影片,看起來就像是好萊塢電影中的片段的一樣,立刻在網上引起了轟動。


由於監管過於嚴密,中國在生成式人工智慧投入大量資源卻仍落後於美國,而且落後差距可能會進一步擴大。
由於監管過於嚴密,中國在生成式人工智慧投入大量資源卻仍落後於美國,而且落後差距可能會進一步擴大。

彭博:跨國企業設亞洲總部 新加坡勝香港

(本報訊)美國智庫22日發布的一項報告指出,更多跨國企業選擇在新加坡設區域總部,遠高於香港,讓香港在成為國際公司的「亞洲總部首選」方面已落後。
報告報導,截至2023年有1336家跨國企業在香港設立區域總部;新加坡經濟發展局2021年的數據則顯示,有4200家跨國企業的區域總部位於新加坡。報告指出,為降低地緣政治風險,許多中國企業也選擇在新加坡設立總部,而不是在香港。
外媒報告指出,香港透過遏制政治抗議和在新冠疫情期間堅持大陸的清零政策,確立其作為「中國金融中心」的地位,而新加坡則強調其獨立性,並成為國際商務辦事處的首選地。報告預計,更多元化的經濟等優勢,可能有助於新加坡在未來5年吸引比香港更多的全球業務。
報告認為,香港在成為國際企業首選亞洲總部的競爭中落敗,是因為新加坡與西方的關係更好、人才庫更廣泛、經濟多元化,以及稅收優惠。相較於香港的地緣政治風險升高,企業可能會在政治穩定和自由方面給新加坡更高的排名。



歷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