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藝文天地】
驟雨驚雷漫步記

凌 詠

那天一早起來,即想到要步往 Old Mission Santa Barbara。它是一座建於一七八六年的西班牙佈道所,因具有地標性和歷史意義,加上佈道所前面有塊供人野餐的大片綠茵草坪,及令人留連忘返的玫瑰園,吸引了不少外地訪客。我這個居住於數哩外山坡上的本地人,時不時地也懷著朝聖心情,一路步行下山,到此膜拜一番,只為了它的美麗與寛容。
居家工作完畢後,我立即換上健行短靴,並向先生報備當日路程。他馬上查看氣象,告訴我六點半後下雨機率很大,勸我隨身帶把傘。我心不在焉地回答:「知道了。」就邁出家門。走路時,力圖輕鬆簡便的我,自然不會帶著累贅的雨傘,倉促之間,連那頂可擋微雨的帽子也忘記帶了。
走在從家幾乎可直通佈道所的佈道山脊路(Mission Ridge Road) 上,快到盡頭時,我轉入一條名為山脊巷(Ridge Lane) 裡;只因住在此巷的頭一家主人,曾邀我這位素昧平生的過路客,進門觀賞他自建的花園,還特意地秀給我一盆已冒出竹筍長著亭亭玉立的綠竹。
這條久未謀面的山脊巷一如既往的靜謐,除了偶爾見到自己的身影外,不見其他行人。各家院落依舊展示小而美的精緻,我也依舊享受此巷弄的幽靜。
瞬間,一顆由天而降的碩大雨珠落在我臉上;接者,一粒粒如穿在線上珍珠般的雨點直擊路面。眼前出現的第一條垂直雨珠線,清晰可見,且深印在我腦海裡;脫了線的雨珠落地聲,猶如「大珠小珠落玉盤」般的清脆。
這突如其來的詩情畫意,我不由自主地幻想:轉了彎就會雨過天睛。縱使我已打消了繼續直走到位於山腳下佈道所之念頭,並已右轉步入回家的原路上;然而,一股儍氣與癡迷仍滯留於我的魂魄裏,直到一聲驚雷及掠過頭頂的快速閃電,我這個夢中人方被震醒。
大雨如注嘩啦嘩啦地下著,即使無鏡可照,我也能判斷自己是隻落湯雞。路上行車者規矩地駛於社區街道上,我放心地在雨中漫步。手機鈴聲乍然響起,那是我熟悉的平和聲音,是我心底深處所期待的救援。
來自電話的另一端先開口:「雨下得很大,讓我來接妳吧!」我直截了當回答:「我已在返家途中,在你看到我之前,千萬別轉彎,繼續開,你一定會看到我的。」
幾分鐘過後,一部眼熟的全自動電車即將擦身而過,我迅速止步;車裡的司機見我止步也立踩煞車,後退稍許。跟在我後面兩部車的駕駛恪守著「行人優先」準則,很紳士地停住車,禮讓我先過馬路。我則以手示意,請他們先行。
安全溫暖地被先生接回家後,我立即以熱水淋浴,趕走了陰濕寒冷,換上了保暖衣裳。屋外雨聲不斷,雷聲隆隆,不知何時完了。然而,我的內心世界卻出奇的寧靜。一個沈穩的聲音正鼓動著我:去讀書吧!於是我打開了從朋友借來的羅蘭自傳「歲月沉沙」三部書的第一部,在雷雨交加的夜晚,漫遊於「薊運河畔」。
原載《世界日報》家園版 11.01.21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