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愛荷」拉鋸戰 今夏荷花開 是剪是留?

采風

今夏屬於荷。
清明前後,喜獲三株新荷,白粉黃各一。爾後非但期待「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的仙子凌波而來,更想像她們斜倚或矗立在花器裡,展現生命流程的綽約風采。
★綽約風采 詩境生
孟夏,荷葉初生,它們爭先恐後搶奪陽光。大凡能出人頭地的,就碩大而挺拔;屈居陰影的,就東歪西倒,或躺臥水面,或半踞胯下,不免狼藉!而那頂著艷陽的一大片翠綠,可謂增一分則太濃,減一分則嫌淡。葉面絲絨般綿密無疵,葉緣平整無缺,像極加大碼的團扇,在「遊園」戲台上隨著俏丫鬟追蝶捕蜻。偶爾風起葉搖,更呼應了「平池碧玉秋波瑩,綠雲擁扇青搖柄」的詩境。
盼著盼著,終於到了仲夏。三兩花苞,先後嬌羞地從荷葉間冉冉升起。從剛出水面的一顆蒜瓣大小,逐日茁壯,終至越過重重疊疊的綠雲,像顆錯置了的雞蛋,無怨無悔地在藍天白雲下承受烈日煎熬。
我心裡早有一盆含苞待放的荷花構圖,因此一日看三回,期待一旦她們笑顏稍展,就立地折來盆中插。
有天晨起,發現其中最大的一個花苞好似剛塗了腮紅,上了淡妝。不但微露尖尖角,而且早有蜻蜓立上頭。但其餘幾個略小花苞依舊雙唇緊抿,絲毫未有笑意。有鑒於太緊的花苞一旦被折,展顏機會就微乎其微。遲疑半晌,決定收起利剪,再等候些許時辰。
誰料那晚一場驟雨,從半夜下到次晨。雨過後,只見那朵搶得頭籌的荷花已然缺了半面粉頰。殘餘花瓣,無奈地垂掛在鵝黃的花心下。但撥開餘瓣殘蕊,竟露出一顆十分稚嫩、似黃又綠的小蓮蓬。我如獲至寶,盛水供養著。無奈兩天後,蓮蓬就發黑,危顫顫地懸掛枝頭了。
待第二波的花苞微開,喜孜孜的我,正欲剪枝入盆時,家裡的伺花人發聲請命了:
「好不容易才等到這幾朵荷花,就別動她,留著觀賞吧!」
其實,不捨的豈止他一人?但熱浪襲人,誰都無法久駐池邊賞花。何況一旦日近西山,原已盛開的荷花就會收起笑顏,闔眼待月。翌日,即使再度展顏,也已不似之前那般精采了。貯立池畔,剪或不剪,心裡又嘀咕了一會。一直猶豫到第三個清晨,看到那病懨懨秀髮蓬鬆的花兒,終於確定今夏引荷入盆勢必無望,遂悻悻然揮袖而去!
★有花堪折 直須折
夏日炎炎,我有好幾天未步入後院。突然聽到伺花人大聲開赦:「又有好幾朵荷花快開了。反正留在荷塘裡,也只能撐兩天,不如拿去插花。拍了照片,還可以與人分享!」
「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伺花人終於悟出了這般道理。我如獲大釋,以最迅速的動作,擷取池中花苞、荷葉與蓮蓬,並為荷葉灌水抹油,百般伺候。如此這般,數盆「半是濃妝半淡妝」的荷花作品就呈現在眼前了。趁著花色正好,趕緊打燈光,對焦距,努力以相機捕捉她那不為塵染、不為俗誘的絕世風華。
插花一如寫作,偶爾碰上創作瓶頸,就會對著花草吹毛求疵,東移西挪,把弄再三。無奈荷花嬌貴無比,真經不起這般折騰。她的無言抗議便是:粉頸漸垂,心有千千結;花瓣漸落,珠淚滴滴下。同時葉子也漸失光澤,深淺斑駁,左翹右捲,碰觸時還能渣渣作響。此時,只能暗嘆十指運作速度趕不上花葉凋零腳步,致使兩敗俱傷。果然不下個把時辰,花與人都成了慵懶無力、雲髻半斜的遲暮美女了。
唉!君若問明年花開,是剪是留?健忘成性的伺花與折花老人恐免不了要再重演一幕「愛荷」拉鋸戰,將似水流年遠遠抛…。
原作刊載世界週刊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