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龍哥部落格】
筆耕樂無窮 莊奴寫歌唱遍全世界 (下)

陳龍禧

名歌手鄧麗君唱的歌,大部分出自莊奴之手,但他只有在鄧麗君小時候參加歌唱比賽一面之緣。莊奴說「要是當時知道她長大後會成為國際巨星,我應該和她套套交情。」聽過很多人說「沒有莊奴就沒有鄧麗君」,他倒是覺得沒有鄧麗君就沒有莊奴,兩者是相輔相成,歌是因為鄧麗君演唱才流行的。
回憶中「甜蜜蜜,你笑得多甜蜜,好像花兒開在春風裡…」這首歌詞樸實無華、自然流暢,堪稱莊奴的代表作之一,家喻戶曉的《甜蜜蜜》當年為此歌填詞的經過,莊奴說「記得當初寫這首歌的時候,也沒有想太多,唱片行拿歌譜請他填詞,他問這首歌由誰來唱,對方回說是鄧麗君。當時莊奴腦海中就浮現出鄧麗君的音容笑貌,歌甜人也甜。於是他沒加思索就有感而發就把歌名定為《甜蜜蜜》。」他認為「即使不是我填詞,這首歌也會流傳開來,因為旋律優美。」
莊奴對名利看得很淡,旁人恭維他是「詞壇泰斗」、「作詞大師」,他坦承那是虛榮很不習慣。對於有人詢問寫歌50餘年的看法,他後來寫了一首著名的打油詩「半杯苦茶半杯酒,半句歌詞寫半天;半夜三更兩點半,半睡半醒半無眠。半生寫作半生空,半為金錢半為名……」,這應該算是莊奴他對自己的評價吧!
《小城故事》是一部宣傳政經建設的電影,同名主題曲是描繪鹿港,帶鄉土色彩的小調,闡揚早期臺灣人的勤奮努力、熱情好客與樂觀開朗的天性,徐緩的節奏配上淺白的歌詞,經由鄧麗君細緻溫婉誠懇的唱腔詮釋,將這首歌曲的精神發揮到淋漓盡致,無人能出其右。但是臺視曾於1974年推出連續劇《小城故事》,同名主題曲、同由莊奴作詞,陳芬蘭主唱。
陳芬蘭版和鄧麗君版《小城故事》,是兩首不同的歌,僅歌名、作詞者相同。鄧麗君後來還錄一首《春風滿小城》,曲子和《小城故事》相同,歌詞:「小城多可愛,溫情似花開。悠悠春風映桃李,雨露盡關懷。根要往下生,花要向上開。大地綿延須勤奮,一代接一代。去的去,來的來,小城風貌永不改。外面的世界雖美麗…,小城風貌永不改。外面的世界雖美麗,小城更可愛。」鄧麗君還用印尼語錄過這首歌。
「當我年幼時,知道的不太多,我問媽媽要甚麼,媽媽就給我甚麼;當我長大後,知道的已夠多,媽媽從不要甚麼,我也沒給她甚麼;我給她的那樣少,她給我的那樣多,為甚麼為甚麼,媽媽始終沒有告訴我。」莊奴這首詩是在當年到臺灣不久,因思念故鄉和母親,隨筆寫下的創作《為甚麼》,因為與母親一別就是幾十年,直到臺灣開放探親莊奴才回故鄉,但此時母親早已不在世。莊奴說「後來去重慶,請一位中國作曲家譜曲,才推作出這首歌,他提到這寫給他媽媽的歌就心酸,臺灣人沒聽過。」
莊奴有些歌從日本、有些從印尼翻譯改編,他認為要在日本歌曲中填上中文歌詞並不容易,1962年電影「龍山寺之戀」插曲《出人頭地》「青山」唱的最好聽。這首用印尼民謠Ayo Mama曲調填寫的歌,「那個不想出人頭地 說起來簡單做起來不易 那個不願登峰造極 首先要問一問你自己…不努力怎會出人頭地…」莊奴重視作家要有社會責任,他認為好的歌詞在娛樂之外,還要發揮社會教育功能。
莊奴寫的流行歌實在太多,多到隨口唱一首歌,都可能是他填的歌詞。寫這麼多砍的創作靈感,莊奴表示「很多靈感還來源於古詩,創作來自生活。」然而一生境況,莊奴直言「一事無成,兩袖清風,寫首好歌,快樂無窮。」莊奴年輕從中國逃到臺灣,寫作事業成名後落葉歸根,又回中國,莊奴感嘆「歷盡人間滄桑和人世艱辛,回望如夢如歌的歲月,依然笑對人生,只因一顆對真善美永不疲倦的心靈。」
莊奴在歌詞創作上營造的意境,同行中少有人能及,這和他從小接觸古典文學,喜歡讀翻譯小說很有關係。他不僅筆下功夫紮實,還會編故事,常臨危受命,寫出一首又一首動人心弦的歌詞。1969年到1981年,是創作全盛時期,他與左宏元合作的歌曲,支支動聽、每首大賣,影視、唱片公司天天等著拿剛完成的詞曲;甚至香港、新加坡娛樂界,也慕名前來合作他受訪時透露,創作最高紀錄,一個月寫48首歌詞。莊奴填的詞依然保持他一貫的水準。
是當年黃卓漢拍攝《國父傳》,這陽剛十足的電影,莊奴在極短的時間,即完成這影片名為「長夜」的歌詞「青山片片憂 綠水點點愁 擦不乾的是那山河淚 為誰苦綢繆 花開迎早春 葉落送晚秋 滴不盡的是那黎民血 長夜難消寒 一筆寫不盡的相思意 一杯飲不完的斷腸酒 古今多少傷心事 怕只怕一夕間白了頭 藍天晴萬里 白雲飛自由 丟不下的是那故鄉土 無語向東流」這般淒美的主題曲,仔細品味,這首歌卻是寓陽剛於柔美之中。
莊奴認為「流行歌曲是一種時間藝術,一首再好的歌,若太長而讓人無法記住,就顯得吃力不討好。流行歌曲在短短幾分鐘內,要表達主題、情節,還要有辭藻、韻律與意境,才能打動人心,要達到這標準,不是件容易的事。」他說「好的流行歌不見得比藝術歌曲差。境界高的流行歌曲,絕不是靡靡之音,從詩歌歷史看,很長一段時間內,詩就是歌,歌就是詩,今天的流行歌曲,也許就是明天的詩。」
莊奴解釋「它來的時候你擋不住,它走的時候你留不住。這就是流行。」他在歌詞創作上的造詣,委實令人佩服,莊奴表示,作家要胸襟開闊才能有好作品出來。說來令人難以相信,他一生為流行歌作詞,沒有去過舞廳、夜總會、咖啡館,平時勤讀詩詞歌賦,以讀書看報進修、蒔花為消遣,對歌星、影星從不來往,把自己與五光十色的娛樂圈隔絕起來。其實莊奴不喜歡交際應酬,自然不習慣喧鬧的場面,許多演唱過他作詞的歌手,至今還不識莊奴的盧山真面目。
莊奴這位反共作家自評,蓋棺論定可以形容他「一事無成,兩袖清風,寫首好歌,快樂無窮。」他一生最感榮耀,就是以前在「精忠日報」當編輯寫的一篇新詩「海峽上的月亮」,文中充滿反共意識,編入小學國語課本當教材,作品讓全國學生讀,真是無比光榮的事。1992年,莊奴71歲與中國重慶市女子結婚,從此經常往返於臺灣與中國,2012年獲重慶市政府授予榮譽市民,並定居當地至2016年10月11日離世。
莊奴後來在中國重慶渡過晚年,據說後來清苦不堪,真讓人不勝唏噓。如此命運是幸或是不幸?如今回想他寫「海峽上的月亮」,簡直是反共笑話,可以連笑好幾天。摘要「海峽的水,靜靜的流,上弦月啊月如勾!勾起了恨,勾起了仇;有血性的男兒,誰願屈膝在這海島上?海峽的水,…有血性的男兒,終於等到殺敵的時候。海峽的水…,有血性的男兒,誰願老死在這個海島上?只待那反攻的號角一響,我們即便可以買棹歸帆,我們即可活捉那萬惡的魔鬼!我們必可重聞那故土的芬芳!」


莊奴與小他23歲的第二任太太鄒麟合照。		width=
莊奴與小他23歲的第二任太太鄒麟合照。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