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藝文天地】
故鄉瓜果情

陳玉琳

前陣子,我在一家新開的果菜供應商店買到了蓮霧與龍眼,甜脆的水果吃在口中,牽引出我濃濃的思鄉情。
兒時在南台灣的住家附近,處處可見到龍眼樹,到了採收季,不敢爬樹的我,仍可在樹下嘗到同伴們分享的「樹頭鮮」,那份香甜好滋味伴我成長,沒想到移民來美後,這滋味竟成一種遙不可及的思念。
蓮霧在我生活中出現較晚,記憶裡它是高級水果,在我進入職場後,已可見到改良品種後的碩大果實,常在盛產期買來品嘗,特別喜愛它的清脆爽口,無奈移民後,這分爽脆口感,也成為另一份遙不可及的思念。
想著想著楊桃、芭樂、芒果、香蕉的滋味,也從我的記憶匣中湧出。我家前門隔著馬路的鄰居家有棵楊桃樹,個兒不高但產量驚人,每到產季,一粒粒漲鼓鼓的果子壓得樹枝低垂,黃色果肉外圍鑲著綠邊,自然的色彩甚是好看,楊桃成熟時鄰居阿姨總會分送給大家吃,我卻已不記得那滋味。
左邊隔馬路邊的鄰家有棵芭樂樹,總是結實纍纍,那年代只有土芭樂,但滋味甜美極了。記得鄰家的小兒子和我念同一所初中,有個周末,他見我有同學來訪,其中一位是校花,鄰家男孩親自上樹摘果子,送來許多芭樂時的靦腆模樣我永難忘懷,也是我懷念土芭樂滋味時又一段記憶。
兒時在家鄉,隨處可見到高大的芒果樹,生產期結實豐碩,成熟的果實皮成黃綠色,酸甜有味香氣濃郁。後來更有商人將五、六分熟的果實加工製成「芒果青」,並冠上「情人果」這美名,以詮釋它如戀愛滋味般的酸甜好味道。雖然後來隨處都可見到改良品種進口芒果樹,但它們的碩大個頭與通紅色彩及另類甜味,都無法取代土芒果在我心中留下的好印象。
香蕉樹在兒時住家附近更是常見,結實纍纍的蕉串是我熟悉的,記憶中它們較瘦長,但滋味醇美,來美後只能吃南美香蕉,這種香蕉雖然肥大,我卻吃不出家鄉香蕉的好滋味。
想著想著釋迦的滋味也進入回憶裡,這種甜水果的甜度彷彿比龍眼還高。我記憶中對釋迦的最早印象,是鄰家院中那株營養不良的釋迦樹,果實也不起眼,自然空掛枝頭乏人問津,但它的模樣竟深印我腦海,成為我對釋迦果的初始印象。我成年後見到市場上的釋迦香甜可口,只是來美後再沒吃到,每次返台又錯過產季。
最後一樣令我思念之物為「嫩子薑」,我在台灣最愛吃也愛做子薑牛肉這道菜,如今已成三十多年前的往事。當時我最鍾情於南投嫩子薑,因為它們是薑芽嫩到無纖維感,無論切薄片或細絲皆極清嫩,味道則是微微辛辣很開胃,每次炒一盤子薑牛肉,總吃得只剩下牛肉,可見嫩子薑受歡迎的程度。如今在東方超市雖偶爾會見到白皮粉尖的嫩薑,但與我思念的嫩子薑芽無法相比。
去國三十年,對故鄉的思念從不間斷,對熟悉且喜愛瓜果的思念更是有增無減。
(本文轉載於九月十三號世界新聞網家園小品)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