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龍哥部落格】
筆耕樂無窮 莊奴寫歌唱遍全世界

陳龍禧

「黃河之水育景羲,唐詩宋詞化莊奴;絕代天后鄧麗君,一面之緣有靈犀;京城鹿港故事多,分秒速成甜蜜蜜;三千佳作塑眾星,流傳百年明日詩;行雲流水五十年,吟風弄月歌三千。」這是莊奴對自己創作生涯的總結。在臺灣很少知道,歌曲作家王景羲 (莊奴),當初步入樂壇,是因為作曲家周藍萍對他很欣賞,莊奴以此為契機,正式步入樂壇。
當年負責承辦臺北演出核准時,認識不少藝術界的人。承蒙「戲劇概論」教授「臺灣藝術教育館」館長王紹清介紹,認識1949年隨國民政府軍隊來臺灣,還演過王教授所寫舞台劇「亞細亞的怒潮」的莊奴,他講話溫和儒雅,後來提拔莊奴的周藍萍,也幫王紹清教授寫詞的藝術歌曲《一朵小花》作曲,沒想到這首歌,後來竟成為我承辦考歌星證的指定曲,自己也走向新聞媒體工作。
創作歌詞50年,莊奴作品超過3千首,曾寫軍歌、兒歌,更寫下數不清流行歌曲,他為人謙和1921年生於北京,父親是有「倒戈將軍」之稱馮玉祥部下。1939年國難當頭,他18歲投筆從戎報考飛行學校,於對日抗戰時期流亡在外,為掩飾身份改名「黃河」,後感懷於宋朝詩人晁補之《視田五首贈八弟無斁》有句「莊奴不入租,報我田久荒」,便取「莊奴」為筆名,以示願意作個佃戶奴僕,始終為他人耕作、為大眾服務,為人作嫁,從事筆耕為業。
莊奴1949年來到臺灣,當時在陸軍總部「精忠日報」任職,當過記者、編輯,那個戰亂年代政府不顧民生,經濟蕭條百廢待舉,人人生活都苦又窮,全臺灣的人日子都不好過。他在軍系報社每個月薪水,僅夠維持家中基本生活開支,他為了貼補家用,改善家人生活品質,利用閒暇之餘寫些散文、詩歌投稿賺取些微稿酬,也不無小補。當時怕報社同事知道,投稿外報都用筆名發表,沒料到這個「莊奴」筆名,後來會響徹華語樂壇。
1950年代,還不是華語片的黃金時代,但許多臺語片及部分華語片已經吸引觀眾欣賞,當時任職中廣的作曲家周藍萍,常為電影創作配樂,1958年「天南電影公司」要開拍歌舞片「水擺夷之戀」,他曾在報上看過莊奴寫的散文詩,乃向導演唐紹華推薦,邀請素不相識的莊奴,到在228公園的舊臺址商量寫詞之事。導演原本很不放心,後來看到莊奴用鄧雨賢以「唐崎夜雨」為名,1939年作的日本曲,填寫第一首歌《姑娘十八一朵花》即獲他讚賞,並誇獎周藍萍有眼光,從此進入國語流行歌曲作詞人行列,也逐漸成名。
莊奴出色的詩詞每次刊登,都廣受報刊雜誌追捧,1954年莊奴以軍歌《英雄愛國上戰場》獲得「五四文藝獎」,又以《三軍聯合總反攻》獲軍中徵選歌詞首獎,還蒙蔣介石召見。他說「1958年開始為電影插曲創作歌詞、為流行歌曲寫詞時,曾受到不少軍中同事批評,認為他隨波逐流追求流行。」但他認為「好的流行歌曲並不見得比藝術歌曲差,音樂只有好壞,沒有藝術歌曲比較高尚,流行歌曲就不入流之分」。
「臺灣軍歌教父」華視編審黃瑩教授,在工作上接觸很多莊奴寫的歌,他說「莊奴寫的歌詞文字很淺白,但畫面豐富生動,而情感表達精準,不少歌的內容更是勵志卻不教條,天生能吃這行飯。」黃瑩表示「以前和莊奴閒談,他一直感念提攜他入行、帶領他進入歌詞創作的作曲家周藍萍。當時莊奴覺得自己默默無聞,大音樂家卻願意來找他,十分感動。兩人很快就創作出中的歌曲《月夜相思》《願嫁漢家郎》《盼郎歸》《碧蘭村的姑娘》《採茶歌》,也開啟了莊奴的歌詞創作之路。」
《客家本色》作詞/作曲、影藝記者涂敏恆,生前也讚賞莊奴對流行歌曲的貢獻很大,他早年用印尼民謠曲填華語詞的《甜蜜蜜》、日本童謠曲填華語詞的《又見炊煙》,《淚的小雨》、所創作的歌詞非常適合鄧麗君,像《原鄉人》《海韻》和《小城故事》都是電影主題曲。《原鄉人》是日治時期部分臺灣客家人對祖先來自中國的臺灣人的稱謂,很明顯李行導演的電影主題曲喜歡由莊奴寫歌詞,歌曲也一直傳唱至今。
涂敏恆是政工幹校音樂系科班出身,他以《願嫁漢家郎》為例指出,描寫擺夷族的角度很多,但莊奴寫「彎彎的籐麻喲 爬呀爬在大樹上啊 活潑的魚兒游啊 游呀游在清水塘」,畫面感十足;描述鹿港小鎮的《小城故事》「小城故事多充滿喜和樂 若是你到小城來 收穫特別多 看似一幅畫聽像一首歌 人生境界真善美 這裡已包括」對想要安居樂業人生者特別嚮往,這歌就是典型。
莊奴寫過的歌詞約有3000首,作品中鳳飛飛唱的:《一道彩虹》, 崔苔菁唱的《春天為什麼要遲到》,萬沙浪唱的《風從那裡來》、《海鷗飛處》都是出自他的筆下,每首膾炙人口的歌都很受歡迎。可惜莊奴一生勤勤懇懇,雖然創作量大,但當時沒有著作權觀念,經濟狀況並不理想,1982年,莊奴獲得第18屆國軍文藝金像獎獲獎。1983年妻子罹患尿毒症,為了籌措洗腎醫藥費,相繼賣掉兩棟房子,耗盡不少家產。
莊奴一生創作歌詞的類型廣泛,20世紀80年代臺灣校園歌曲《壟上行》,據說一傳入中國,即勾起了不少人心中裝滿秋色、兒時的美好回憶,在共產教條沒創作力的中國,唱得比臺灣還流行;《踏浪》是1980年臺灣電影《我踏浪而來》主題曲,也是校園歌曲,原唱沈雁。這位玉女歌手,年輕時遇人不淑情場失意,在美國尋到第二春,媒體報導她2020年12月在休士頓旅遊途中離世。
《冬天裡的一把火》是愛爾蘭女子演唱團體「諾蘭組合」1980年《Making Waves》專輯中的歌,莊奴華語作詞、高凌風原唱,搭配「合音天使」阿花、阿珠,很受歡迎,是1982年臺灣喜劇電影《冬天裡的一把火》的主題曲。《山南山北走一回》是臺視創台不久,一部電視小說「廢園舊事」的主題曲,愛樂者都認為,余天唱的最好聽。《你那好冷的小手》也是同名電影的主題曲,最早演唱銀霞比較受好評。
莊奴作詞的華語歌,雖然都寫得讓人回味,然而有相當多是外國人作曲,日文歌《山茶花》,原曲意境比較哀婉,由莊奴華語填詞後成比較優美含蓄。這在現代因版權問題,並不值得鼓勵;其中《綠島小夜曲》《南海姑娘》說是他寫的詞,我感覺「很存疑」,《情人再見》則是從鄧雨賢譜曲的臺語歌謠《月夜愁》改填國語歌詞而來。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