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藝文天地】
如果你在秋天到來

爾雅

從前,有個女子,住在美國馬薩諸塞州,一戶好人家的女兒。
她高鼻深目,身材纖弱,善感多思。這個女子幾乎足不出戶,只喜歡在自家農莊的花園,種花植草、讀書寫詩,她的詩充滿生活情趣、自然清新、美麗憂傷。
白色曳地長裙,閒步庭院,在這個秋天的晨曦或薄暮,與花草對話,聽雨滴與落葉的聲音。
這很容易令人聯想到,有名的中國古典女子,以秋水為姿,詩詞為心的林妹妹:
“誰家秋院無風入?何處秋窗無雨聲?”
雖空間時間相距遙遠,東方西方文化殊異,但水晶的心肝卻都是一樣的:
“如果你在秋天到來,我會把夏日拂去,
半含輕蔑半含微笑,像主婦把蒼蠅趕跑。”
這是真的。有個男子,亦兄亦友,亦師亦長,他倆相遇,像人世間開花的樹,花期佳美。她愛他。刻骨的相思,銘心的思念:
“任憑弱水三千,僅取一瓢,然後心再無旁念,磐石入定。”
可在時間無涯的荒野裡,他們恰恰晚了一步,這男人已是別家的夫與父。情誼冰雪,他來看她,來了又走,走了又來。僅是過客,不是歸人。
去年秋天,他來過。可那天她與母親外出,去教堂做彌撒,然後又去了市集,買了烘焙糕點的迷疊香,還買了甜豌豆、風信子的種子,等到明年春天播種;而早先栽的鈴蘭,三色堇,已在花園鋪成一條條美麗的地毯;若逢花期,籬笆上纏滿的芍藥像是縷縷綵帶,另有大片黃水仙,大叢金盞菊讓人心馳神往。這兒簡直是蝴蝶的樂園。每年蜜蜂采的蜜,來年冬天也吃不完。
等他到來,她會贈一大罐甜美的蜂蜜、每日思念的信札、春天採集的鮮花,當然,如今已然秋天,花兒已乾枯成標本,就像她的思念。她會把所有美好而危險的,迷人而幻滅的事物,打成一個禮物包,送給心上人。
可那天她回家,傭人告知,他等不及她,剛剛走了。她急得扔下手中的一切物件,提著裙襬急追出屋子。她跑過花園,跑過門外小徑,抄近路跑上小山丘,已是氣喘吁吁。思念是那樣渴啊,好想伸出女巫的手臂,截住他,從四輪馬車中把他擰出來,直接擱眼前。可惜還是晚了一步,“噠噠”的馬蹄聲在她眼皮底下漸行漸遠。她頽然跌坐地上……
人世間的斷腸傷心事,大抵是如此演繹的。這個女子,從此,再也不願出門,不願錯過每一個沒有約定的重逢,特別是在秋天:
“假如一年後能看到你,我將把月份繞成團,
分別放在不同的抽屜,等待那些時間來到。
如果要耽擱幾個世紀,我將掰著手指數計,
直到我的手指落進亡者的國度裡。”
時事無常,曾經那個斜月西沉的秋天黃昏,執手相看的告別,也許,就是後會無期,難再重逢的永別?
“但是,現在毫無所知,你我何時才能相聚,
這像毒蜂一樣把我螫傷,卻未見它的毒刺。”
(艾米麗.狄金生)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