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拔玉鐲

林良姿

夜深了,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輾轉難眠,全身上下都覺得不太對勁,像是有許多螞蟻在我身上爬著般,心情也莫名的焦燥不安。突然有個奇怪的念頭浮現腦海:左手上的玉鐲,箍得我很不舒服,好想把它拿下來啊!
這個玉鐲,是一位賣玉的好友送給我的禮物,我已戴了十五年。是只白色半透明的冰種玉環式手鐲,鐲面是圓條狀,鐲身不高,但瑩白色的玉石中滲著淺淺的綠色紋路及琥珀色斑點,人稱蘭花翠,有種飄逸的美感。我之所以戴玉鐲,並不是如一般中國人所想的為了避邪保平安,只是單純喜歡玉石質地形態的溫潤爾雅,晶瑩半透。
這個手鐲的內徑並不是很大,當初朋友在我手上抹了肥泉,幾番推擠才戴進我的左腕。因為我是右撇子,所以將手鐲戴在左手,以免工作時不慎撞壞。剛開始佩戴時,是有些不太習慣,但多年下來,玉環早就成為我身上的一部份。因知道不容易取出,從沒想過要拿下來,人玉互相滋養,鐲子也越發光澤潤透。
去年去中國旅遊,參觀玉石店時,店員教我們玉鐲應兩手輪流戴,才能調整身體不同器官的磁場。她看看我的手鐲,告訴我這個玉鐲太小,可能拿不下來,無法換手戴。當時我根本沒想到要將玉鐲拿下來,也就不以為意。但那晚想要拿下玉鐲的念頭卻彷彿是中了魔咒般在我心中生根滋長,突然覺得玉環好像一個手銬,將我困在這個枷鎖中,非常不適。
耐不住心中的執念,起床上網查查取出玉鐲的方法。一查之下才發現要拿出玉鐲,似乎得大費周章:要先抹潤滑油或肥皂,少不得受皮肉之苦;最好是找從事玉器買賣的專業人士幫忙;有些人試了很多方法仍拿不出來,最後只好找消防員幫忙敲碎。我住在華人不多的中西部,這裡沒有賣玉的珠寶店,找不到專業人士幫忙取出手環。而這玉環質地甚美,且戴了那麼多年,是心愛之物,我也捨不得將之敲碎。
其實我心中也是蠻猶豫的,因為草木有情,金石有靈,畢竟已佩戴多年,也會擔心拔下來後,會不會不太習慣。但想到今年年初母親過世時,因採火葬儀式,醫護人員要我將母親身上的玉鐲戒指拔下。我因曾聽說過剛離世者身體仍會有知覺,怕弄痛母親,不敢硬拔,拿不下來,後來還是由葬儀社的人員幫忙取下。網上也有一些文章建議年紀大的人最好不要戴手鐲戒指,以免若是生病水腫,這些首飾會影響到血液循環。
其實這個手環不算太緊,離手腕還有一根手指左右的間隙,但突如奇來的束縛感卻讓我倍覺不適。心想將來年紀更大以後,萬一變得更胖手更粗了,玉環會卡得更不舒服,到時更難以取出來。干脆趁著目前骨肉還有彈性,先忍一時皮肉之苦,將玉環拿出來,省得將來麻煩。
隔天我請先生先上網收看一段如何取出玉鐲的影片,請他依樣劃葫蘆,幫我取出。他先在我手上塗潤滑油,再將一個塑膠袋套在我手上,袋口邊緣從玉鐲穿出,接著在塑膠袋上也抹上潤滑油。我將手指併攏縮小,他便從我手腕部位開始擠推玉鐲。雖有潤滑油的輔助,但推到手掌最寬的關節部位時玉環還是卡住了,我痛得請他暫停一下,但他說已經推到一半了,若不繼續推出來,卡在這裡不就更痛?便不理會我的呼求,狠心繼續擠推。我痛得嚎啕大哭,但他不為所動繼續施力,終於將玉環取出,我則委曲得收不住淚。先生趕緊幫我按摩手掌,還取笑我還好沒找珠寶店幫忙,不然在別人面前大哭豈不很糗。
手鐲取出後,手仍有些痛,還好沒有傷筋壞骨,但心中著實鬆了一口氣。看著手背上的淤痕,告訴自己,再也不要為形所錮,世上的珍寶那麼多,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若然者,藏金於山,藏珠於川,美麗的東西欣賞就好,不一定要戴在身上。
原載於世界日報家園版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