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丈母娘與女婿

邱瀟君

「我送妳媽媽去燙頭髮,今天不用去接她,因為打掃房子的劉阿姨會在來工作的路上,順便接她回來。把她送到美容院後,我會直接到草莓田去買草莓,因為她答應她的教會小組今天請大家吃新鮮草莓。」
外子比爾出門前,向我解釋今早的行程,聽得我一楞一楞的。別看只是幾句家常會話,這可是一句英文也不會的丈母娘,和只會一句中文的女婿兩人溝通的結果.
結婚23年,比爾堅守他會的唯一一句中文:「請給我一杯冰水」周旋親朋好友中, 84歲的媽媽,則以她的yes ,no打天下(有時我懷疑當她操著山東腔對比爾說:「比爾不乖時」她是否自認說的是英文?)
這兩個彼此的「外國人」,是如何在日常生活溝通呢?他們的交談絕對不只與社交而已,因為爸媽一直與我們同住,九年前爸爸在我們家中過世,這幾年我忙著外務及照顧兩個女兒,家中大小雜務全是媽媽與比爾處理.
他們如何以完全不同也不懂的語言,討論女兒的午餐養分,家中請客菜單,媽媽看醫生的時間表,小姑Carol的家務事,新洗衣烘乾機的用法(我到現在還是不會用)而極少出錯呢?
除了日常家用外,媽媽與比爾每月都有固定的零用錢,從現金信封自行拿取。去年暑假我帶大女兒去中國,印度訪問旅行兩個月,準備她的畢業論文。回來發現現金少了許多,一問之下,比爾與媽媽居然異「語」同聲地表示:物價太貴,兩人都覺得零用金不夠用,就商量著彼此加薪了.
到今天我還想不出整件陰謀中,是誰發起,誰附議?兩人怎麼談妥多拿零用金的數字。是用筆在紙上畫圈圈?還是用手指比數字?他們有沒有商量好東窗事發要如何應變?還是抱著船到橋頭自然直的態度?
沒有共同語言,他們交談的憑藉是什麼呢?這問題一直是我們幾個兄弟姐妹心中的謎團與聊天的話題。
「是愛」,老姐一直相信媽媽與比爾都是充滿愛的人,他們的愛,是彼此間心意相通。
也許,這是唯一的答案吧。
記得幾年前,媽媽不理我們的勸阻,拼命往車庫架子上堆東西。結果高處的鞋櫃翻下來,打爛了比爾珍藏的古董車前車蓋,全家大小陷入低氣壓,媽媽是禍首,更是惶惶不可終日。過了幾天,比爾突然對我說:「算了吧,把事情忘了吧。我真是鬼迷心竅,怎麼會為了沒有生命的車子,去對愛我的人發脾氣呢?」每提到這件事,老姐就淚汪汪一場感動.
當然,中英會談也會有凸槌的時候,下午回家,看到丈母娘和女婿兩人齊心清理車庫,老媽一看到我就開心的說:「Bill說我替他清理車庫,他要給我一百塊。」比爾也興奮的告訴我:「你媽媽說如果我幫她清理車庫,她要給我一百塊。」
看著乾淨的車庫,我哈哈大笑,朋友們常說我是有福氣的人,真是說對了。只是這一百塊(還是兩百塊)清潔費,到底要如何處理呢?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