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索邁爾的書店及其它

曉 丹

三個多世紀前,米迪運河開通之後,法國南部這個港口小村莊,就成了水手和遊客駐足的“睡眠之鄉”。星羅棋佈的葡萄園享受著炙熱陽光的親吻,隨處盛開的的虞美人在山腳下隨風搖曳,橄欖、美酒、薰衣草,像待嫁的新娘,等待著運貨的船隻把她們帶離這個隱秘的鄉村。而尋找她的人來到這裡,卻象意外發現了一枚隱藏的寶石那樣欣喜若狂,他們彷彿找到了鑲嵌在天堂裡的一個角落,找到了靜謐、安寧和心靈的故鄉。人們把這個小村子稱作“索邁爾”(le Somail),取自古老的法語單詞“睡眠”,他們在這裡可以擁有安穩的睡眠。
1980年,一位名叫瑞蒙(Raymond)的中年人拋棄了巴黎繁華喧囂的生活,懷揣新的希望撲進了索邁爾的懷抱,他在這裡找到了他後半生的理想:儉樸寧靜的生活、平安心靈的歸宿。他不僅帶來了全家人——他的妻子和兩個孩子,還帶來了整整一大船的舊書,共有十幾萬冊,那是他在巴黎的全部家底。
1960年代,瑞蒙還是個年輕人,他對書和音樂投注了生命的全部熱情。有一天他想找一本書,卻哪裡都找不到,最後在巴黎一家不起眼的舊書店找到了。於是他想,他遇到的問題,其他人也一定會遇到,何不開展一個業務,幫那些找不到書的人代理找書?就這樣,一家主要面向書籍查詢並寄送服務的書店在巴黎創建,瑞蒙給他的書店起了一個霸氣的名字,叫“能找到所有書(Le Trouve Tout du Livre)”。
書店經營得相當成功,他幫助無數人找到了需要的書,同時自己也擁有了很大規模的藏書。娶了家境富裕的妻子之後,他又開了一個讀書沙龍,更加擴大了自己在巴黎讀書界的影響。然而,就在他的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候,他忽然拋下了巴黎的一切,帶著全家和他的書,來到了法國南方充滿陽光和葡萄園風情的小村莊。在索邁爾,他買下一個巨大的酒窖作為藏書之用,繼續他的書店事業。
要知道,索邁爾村當時人口還不到500人,在這樣一個人煙稀少的偏僻農村,他的書店業務要如何開展?要有多少狂熱的書蟲才能支撐商業的需要?然而,從1980年到今天,書店不但沒有倒閉,反而發展成全歐洲最大的二手書店,原先的酒窖重新擴建,又高又深的書架上有6萬本可出售的書籍,後面的書庫裡還有18萬冊藏書!書店的名字還是叫作“能找到所有書”,它不僅是方圓百里之內村民們的精神家園,還成為全世界各地人們到法國南部來旅行的打卡景點。這難道不是一個奇蹟嗎?這要在一群怎樣愛書的人中,才能締造這樣的奇蹟?
2022年5月的一天,我站在這家外觀陳舊甚至破陋的書店門前,有點不相信之前聽到的關於這個書店的美譽,然而,當我走近門廳,兩排高達屋頂,又縱深到屋子盡頭的大書架瞬間將我震懾住。一本本分門別類的書籍整齊排列,按照不同的語言分成不同的區域,我居然在國際區域找到一本簡體漢字的卡通小人書《波利斯和朋友們》,副標題是“一群膽小鬼”,下面印著:(法)馬蒂斯/文、圖。我不知道作者是不是法國著名的野獸派畫家馬蒂斯,但這本法蘭西小書,翻譯成我的母語出現在這裡,實在令我又意外又驚喜!
在高大的書架下見到了書店女主人,她的名字叫娜麗(Nelly),一條米黃色的卡其布褲子,襯著一件V型領口的花上衣,沒有塗脂抹粉,也沒有穿金戴銀,樸素的容貌卻掩不住眼神裡睿智的光芒。她娓娓講述著書店的歷史,講述著他父親瑞蒙的創業故事。問她為什麼他的父親要從巴黎搬來索邁爾,她說:“為了明媚的陽光,為了新鮮的空氣,為了更寬敞的空間,為了把生活活成藝術。但父親沒想到的是,他和書店的到來,喚醒了這個風景如畫之地更深層的魅力。在索邁爾,每個人都可以來這裡飲書,這些書是生活的一部分,就像米迪運河、加里格樹上的蟬……所有的時代都在這裡,在索邁爾,書是活的!”
“所有的時代都在這裡!”這句話令我怦然心動,看看這個小村子裡歷代遺留下來的非凡建築,你會更深刻地理解這句話的真實含義:那座可以追溯到1684年的小教堂,從始至終都是這個村莊的靈魂所在;那棟1773年建造的小旅館,是什麼神秘的力量使它今天還在營業?那間可以在炎熱的夏天保存食品的儲冰室,它建造的年代是1684年,如今它正以歷史的面目呈現著世代的寒暑冷暖;還有那座以籃狀拱頂而著稱的小石橋,300多年前米迪運河上的第一座橋樑……如果你深入挖掘,在每一個建築的背後,都會有一個非同尋常的故事,都會有像書店主人那樣追求夢想和生命真諦的靈魂,他們創造了所有古老的時代,又讓所有的時代在歷史遺蹟的光影裡,為今天的人們折射出文明的璀璨。
索邁爾,這個法國南部的偏僻小村莊,從前只是為運河上的船隻長途旅行而修建的中轉站,如今卻成為承載著法蘭西民族文化的一個歷史遺蹟,成為被保護的世界文化遺產,這一切的發生,並沒有任何人的事先規劃和刻意為之,有的只是個人生命的自由舒展,像米迪運河的水,不受阻撓的自在前行。文化不是打造出來的,而是每個時代都有人要把生活活成藝術,每個時代都有人自由自在地追逐夢想,才積澱了這樣的文化,鑄造了這樣的文明。
2022年初夏,我在索邁爾瀟灑遊玩的時候,世界有些地方正發生著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我思索著文化的不同、文明的對比、以及生命的差異,許多話難以言說,一時間禁不住黯然神傷……。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