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歐洲的酒與咖啡

李麗珠

我的父母親都是善飲之人,遺傳給我的卻是只有酒膽,而少有酒量。
近十幾年來,我常隨著先生進出歐洲,他仍然保持著一貫的滴酒不沾,而我卻因而品嚐了不少美酒。
歷史上的日耳曼民族曾經佔據,並長久統治過歐洲許多區域,而這些雖然已經獨立了的國家,在各方面至今仍受到德國極大的影響;除去語言和生活習慣不論,酒的文化亦屬不可或缺的一例。
德式的飲酒是沒有也不分早晚的;在大清早的市集上,不時可見啃著硬麵包,並邊飲葡萄酒的人,無論是附近的居民,或偶來的過客,這都是德國人最中意的早餐;一般的歐式旅館普遍附帶有早餐,當我偶見香檳酒也在供應之列時,也就不足為奇了。
說德國人是最嗜飲啤酒的民族,應該並不為過;到了德國任何的城市與鄉村,時時可以尋見分散在大街上,或隱於小巷弄裏的 Beer Garden;那古樸又厚實的長木桌,總是列在一片花木扶疏中,桌上並沒有刻意的擺設,卻不乏泡沫滿盈的大杯啤酒;但凡識與不識者一落坐,話題自然就始於酒香四溢中,人與人之間的猜忌和距離,往往也因此而縮小在無形之中。
位於德國中西部的 Mainz,是沿著萊茵河所築的千年古鎮,當地盛產世上公認最好的白葡萄酒,但是酒價卻出奇的平實合理,每使人人皆有能力飲得;歐洲幾乎所有的超市都有大片的販酒區,若論及一般的酒價,卻往往比礦泉水更要便宜,尤其是在義大利境內。
羅馬帝國曾經是全歐洲的統治者,對整個世界也有無與倫比的影響;時至今日,義大利的各式咖啡,正如它的酒和 Pizza 餅一樣,已經成了普及世界的一致吃食。
先生和我多次漫步在米蘭的街頭,以及郊區內外的大小城鎮,而咖啡館總是我們打尖的好去處;義大利的咖啡館都小巧溫馨,暖色生香來自散着奶味的蛋糕,和變化多樣的小點心,以及吧台案上溢出的醇酒;我們眼見許多人推門而入,點杯香檳或葡萄酒,一飲而盡之後就匆匆離開;也眼見許多人寧站也不願坐,手執咖啡邊與四鄰交談,歡聲笑語充滿在小室中,未久即感染了身旁所有的人。
義大利的咖啡種類繁多,口感各有不同;較之於美國的清淡,義式咖啡是濃郁或苦澀的;一般而言,如果不是特別要求,基本上咖啡是不加奶與糖的;先生和我經常會點 American Coffee,送來的往往是大杯裏的少量濃咖啡,外加一整壺的熱開水,如何調的合口味,一概悉任尊便,這倒也不失是個各取所需好方法。
幾經遊歷之後,又回到了紐約的家;我不知自己從什麼時候開始,也想小酌一杯葡萄酒,也想再來一杯黑咖啡;酒常使我頭昏目眩,黑咖啡也常使我舌尖苦澀,但正如先生所言,那是我仍念著在歐洲日子,心中且盼著下次舊地重遊的那一天!
(原載於世界日報家園版)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