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周記週記】
聖家的喜悅篇 (5)

周道

每一年的常年期都是從主受洗日開始,耶穌在約旦河受洗之後,就是祂公開傳揚福音的開始,人類救恩的根源也在這個時候顯露出來。但是耶穌是天主的兒子,他原本就是無罪的,他根本不需要接受洗禮求得寬恕,甚至連洗者若翰也反對他需要領洗的這個想法,那麼,到底為什麼最終耶穌願意到約旦河去領受若翰的洗禮呢?而且讓洗禮一直延續到今天,成為所有基督徒入門特有的標記呢?還有,兩千年都已經過去了,洗禮在現代的社會裡又意味著些什麼呢?

當時,耶穌由加里肋亞來到約旦河若翰那裏,為受他的洗;但若翰阻止衪,說:「我本來需要受你的洗,而你卻來就我嗎?」耶穌回答他說:「你暫且容許吧!因為我們應當這樣,以完成全義。」於是若翰就容許了衪。

從十字架的死亡和復活的角度來看,耶穌把全人類的罪惡擔負在衪自己的肩上,衪通過下降到水中使水聖化,衪的受洗使衪踏入罪人的行列,成為我們當中的一員,衪更為了人類的罪惡而接受了死亡。在衪迎向十字架的同時,開始了衪公開傳揚福音的活動。

所以耶穌進入水中指的是衪的死亡,當他祈禱時,有聲音從天上說:「你是我的愛子,我因你而喜悅。」意味著衪的復活。因此今天耶穌在約旦河接受洗者若翰的施洗正是衪完成天父旨意的行動,也是天主應許默西亞來臨的實現。

2004年年初我母親大病初癒之後,我飛到洛杉磯去探望她。那一天我陪她散步,兩個人走累了就坐在路邊等公車的石板椅子上聊天,沒想到一聊就從早上7點多鐘聊到11點多鐘,整整聊了一上午。我們聊的都是些無關痛癢的小事,內容已經記不得了。但是我還記得這一幕,我的母親仔細的端祥著我,隔了好一陣子以後,她終於開口說道:「兒子啊,你變了。」我默默的看著她,一句話也沒說,給了她一個深情的擁抱,然後起身扶著她,走回了家。

那一年從年初起,我就頻繁的來去加州陪母親走過她在世上的最後一程。記得那一年4月16號母親急診入院,我在飛往加州的飛機上默默祈禱的時候,內心突然有一股聲音(男聲)湧現:「你這趟去加州,我要讓你看到一個大奇蹟。」當時我還在想,是不是天主要我看到我母親奇蹟似的病癒出院?然而事實上,這趟行程,卻讓我看到的是比肉體的痊癒還要更大的奇蹟。

果不其然,在醫院陪伴母親的時候,她跟我說:「我在昏迷的時候看見自己離開病房,面前是一條大街,有三個人在對街,一個男的,一個女的,還有一個小孩。」「中國人還是外國人?」「中國人。」「多大?」「男的女的四五十歲左右,小孩大約七歲。」「身上穿什麼?」「穿得很邋遢但很整齊,男的穿白襯衫,女的和小孩穿灰布衣裳,男的和女的不是夫妻,他們是朋友關係,小孩是女的的小孩,不是男的的小孩。」「他們在做什麼?」「男的和女的坐在街沿聊天,小孩在玩耍。」「他們有沒有跟妳講話?」「沒有,我不認識他們,不敢跟他們講話,我祗是盯著他們看,去年八月份我在加護病房就看到同樣的三個人,那時候,他們有跟我講話。」「講什麼?」「忘記了。可是那個男人很善良,他們對我沒有惡意。」「後來呢?」「後來他們就走了。」「媽,您看到聖家了。」我說。

我母親所描述的居然和聖家的情況類似,她從來沒上過道理班,更不需要去編故事。於是我問母親:「如果您害怕,您願不願意轉變成為天主教徒,這樣您就可以領聖體,把耶穌吃到肚子裏去,祂在您身體裏面保護妳,您就什麼都不怕了。」我之所以會這麼問,是不久前與妻通話,她給了我這個靈感,原先祗是試探性的問我母親,沒想到她居然很肯定的說:「天主教我喜歡,我願意。」她這麼一願意,我就立刻徵詢爸爸跟小妹的意見,他們都說隨媽媽的意。就這樣,2004年 4月21日我的母親經過懺悔,再經由神父用我帶去的露德泉水行了聖洗聖事,她的聖名是伯爾納德,緊接著領堅振聖事,然後是病人傅油聖事,當天晚上我又從教堂帶回聖體給母親領受,結果她在去世前六個禮拜,終於領洗進入天主的大家庭,就在那一天,我的母親領受了教會的四件聖事。

事後她跟我說:「真奇怪,我向來做事都非常堅定果斷,從來不隨意改變,可是這一次為什麼會決定從基督教(註:當時我查了因為是地方教會,所以才請神父重新施行聖洗聖事)轉成天主教呢?」我很明白,這是天主聖神在作工。我在飛機上的祈禱就這麼令人驚訝的應允了。這真是一個大奇蹟,也是天主在妥當準備我母親靈魂的一個明顯的記號。這也應驗了今天讀經一裡頭上主親口說的話:「上主的光榮要顯示出來;凡有血肉的,都會看見。」

今天的讀經二聖保祿宗徒在致弟鐸書當中也清楚的說道:「親愛的:天主拯救眾人的恩寵已經出現…他為我們捨棄了自己,是為救贖我們脫離一切罪惡,並洗淨我們,使我們能成為他的選民…他救了我們,並不是由於我們本著義德所立的功勞,而是出於他的憐憫,藉著聖神所施行重生和更新的洗禮,救了我們。」

天主,我知道,我母親的領洗是祢的憐憫,也是祢跟她建立的神聖盟約,祢真的很仁慈,我母親就像是第十一個時辰(下午五點鐘)進到葡萄園裏的工人一般,她藉著聖神所施行重生和更新的洗禮,領到了她的「德納」。我在想,天主,如果祢都願意洗淨她並且救贖她脫離一切罪惡,賜給她寬恕的恩寵,進入永恆的生命。要是我們領受過洗禮的卻還在輾轉反側於各種各樣的憎恨、怨懟、過節與無法原諒的遺憾當中,我們不正像那些在笫三個時辰(上午九點鐘)進入葡萄園卻只會滿口抱怨的工人一樣嗎?

今天的福音記載:「眾百姓受洗後,耶穌也受了洗;當他祈禱時,天開了;聖神藉著一個形象,如同鴿子,降在他上邊;並有聲音從天上說:『你是我的愛子,我因你而喜悅。』」因此,親愛的弟兄姊妹們,即使兩千年都已經過去了,我相信,包括我的母親,在現代的社會裡,當我們在領受洗禮的時候,天主一定也會認定我們是他的愛子(女),也會因我們而喜悅。因為在天主的眼中,我們都是他所愛的,都是有價值的,都是他所珍惜的寶貝。或許我們是在笫三個時辰(上午九點鐘)進入葡萄園裡面的,就讓我們揚棄各種各樣的憎恨、怨懟、過節與無法原諒的遺憾,專心一意的成為天主所愛的寶貝吧。阿們!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