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Stop Smoking

【文友社】
在美國我發現 ---中國人更容易得妊娠糖尿病 (下)

張瞇瞇

(續上期)

我舉起拳頭,模仿《勇敢的心》威廉∙華萊士最後在刑場上的吶喊:“自由!果醬!”
第二週複診,護士劈頭問我:“本子帶了嗎?”
她在134那一欄畫了一個圈。然後用筆尖點著一欄一欄往後看。我看著被圈出來的數字,心懸了起來,開始默唸:“不要給我開胰島素,不要給我開胰島素,不要給我開胰島素......”
“很好!你的血糖總的來説都很正常。”護士抬起頭,已是滿臉笑意,“看來你通過食物控制,血糖完全可以降下來。”
”可是,我有兩個超標的血糖……”我忐忑地指著她畫的兩個圈。
“沒事!你總的來説都控制得很好。牛油果,胡蘿卜,燕麥片,芹菜……”她用筆一下一下地點著本子,“都很健康,你對自己很負責。”
看來,留級生不僅及格,還得了優!
“不過,”她又指向我的早餐,“你只吃了二十四克碳水化合物,還不夠量。你不能因爲害怕血糖高就餓自己,你要吃夠量才能保証寶寶的發育。加一塊全麥麵包,再加一個雞蛋補充蛋白質。你現在最大的問題不是吃太多,而是吃太少。”
咦?原來還沒有得優!
第二週,我的公公,老普先生請吃牛排。
“我不想去。”我説,“出門吃飯,吃了多少,調料裡多少糖都不知道。”
“你想測量飯店裡的數據嗎?沒問題,牛頓夫人。”普先生笑著在iPad上翻出那家牛排店的官方網站,“這裡有每道菜的營養成分……你看……牛排零克碳水化合物,凱撒沙拉碳水化合物十二克,烤土荳三十克……”
我趕緊拿紙筆,對照著營養表一邊抄一邊算。
點菜時我都不必看菜單了,像背課文一樣:“六盎司裡脊五成熟,凱撒沙拉,烤土荳,不要加奶油肉末,什麼配料都不要。”
牛排不含碳水化合物,又富含健康的非飽和脂肪酸和蛋白質,我大口大口地吃。這一週,我腦子裡都是護士説我的話。仿彿一個被判偏科的學生不服氣,自己狠下功夫了。
那家牛排館分量特別足,連大肚腩老普先生也感嘆吃不完。服務員挨個收走了老普和小普先生的盤子,並伸手到我麵前。
“不要!”我雙臂趴在了自己盤子上。服務員嚇得雙手一縮。
我意識到自己大概像一隻護食的小狗,不好意思地解釋:“我早就算好了我的飲食。如果把這些全部吃完,剛剛好四十二克碳水化合物,差不多就是醫生要求的飯量。”
“當然,當然。”服務員禮貌地笑道。他心裡想的大概是,不要和神經失常的大肚婆爭論。
兩個小時後,血糖94,恢複了正常值。
十月底開始遊泳
“飯後半個小時適當鍛煉可以減緩血糖上昇。”我的小本子推薦糖尿病媽媽騎自行車、步行或遊泳。
生活在德州,出行總是開車。如果步行,眼前就是超速至少5邁的車子從四麵八方呼嘯而過。要想每天步行或騎自行車,完全就是拿自己和寶寶的生命冒險。微信上國內好友的每日步數都至少四五千,而我的步數卻長期停留在三位數以下。
“你整天在做什麼?”一個朋友給我一天8步的記錄切了一個截圖。
“我在冩作。”我回複,“最近冩的書叫《輪椅上的人生》。”
低頭看樓下的泳池,盛夏時還充斥著孩子們撲通撲通跳水尖叫的狂歡。當我想要改變“輪椅上的人生”時,已時至十月底,孩子們都早已穿上了長袖衣褲,泳池裡隻靜靜地飄著初秋的落葉。
我還是約了一位以不怕冷聞名的日本鄰居下水。
她穿一身鮮亮的比基尼,一頭紥進水裡。“哇!”從水裡又猛地伸出一顆蓋滿黑色溼髮的頭,“水好冷!”
我則穿著顏色灰暗,土得掉渣的奶奶式大肚子遊泳衣,兩隻手扶著欄桿,用腳尖試著水溫,一步一停,哆哆嗦嗦往水裡挪。日本姑娘在池子裡來回遊了三圈了,我還有大半個身子站在水麵上,不敢鬆開冰冷的欄桿。
那天,雖然隻渾身哆嗦地遊了十分鐘,還是拍了一張照發到朋友圈,以彰顯自己英勇下水的壯舉。
“少折騰啊!寶寶要緊!”朋友們立即回複。
你們以爲我想折騰嗎?我也是爲了寶寶才十月份跑到冷水池子裡折騰啊!
從那以後,我每天都約日本姑娘一起下樓遊泳。漸漸地,我抓著扶手哆嗦的時間一次比一次短,和日本姑娘在水裡哆嗦的時間一天比一天長。我們從十月遊到十一月,我下水的時間,從最初的十分鐘,到半個小時,到連續遊一個小時也不哆嗦了。
終於有一天,日本姑娘很難開口似的向我抱歉:“瞇瞇,對不起!我明天不去遊泳了,水太冷了。”
“沒關繫,我自己去。”從那以後,泳池裡就隻剩一個灰色的大肚子,仿彿皮球似的漂浮在水麵。秋冬打撈落葉的工人都很快認識了我。
感謝糖尿病
孕期進入第八個月,我收到一條國內好友的資訊:
“看到你因爲擔心糖尿病會影響到寶寶,你每頓飯都要用量盃量好才能吃,真的很心疼你。爲什麼上天要開這樣的玩笑?太辛苦了,偉大的媽媽。以後寶寶會知道你爲他所承受的痛苦的。”
看到這條消息,我也突然覺得很心痛。心痛朋友在爲一個不需要擔心的人心痛。
“謝謝親愛的!我一點也不覺得用量盃吃飯辛苦。其實,我因此身體狀況更好了,我很感謝量盃呢!”我又加了一個大笑的表情。
因爲每天嚴格控制飲食,堅持鍛煉,我的血糖已經控制得很穩定。四肢的浮腫也退了下去。
我的孕婦朋友裡,許多人六個月就不能彎腰自己剪腳趾甲了。而我八個月仍然可以趴在地上給學生做展闆,一顆一顆小星星貼到他們的照片上。然後翻身從地上爬起來,左肩扛著大展闆,右肩背著電腦包,去上課。
曾經勸我檢查血糖前不要多吃的孕媽羅拉已經快要臨盆。她在朋友的群聊裡告訴我們,她因爲羊水過多,胎盤早衰進了兩次醫院。我知道,羊水過多很有可能是血糖過高的表現。
我對普先生笑道:“其實我挺感謝妊娠糖尿病的。”
“當然,”普先生捏了一把我的大腿,“你現在保持這麼好,是我見過最健康漂亮的孕婦。”
三十四週,小芝麻的體重從三十週時,74%百分比的肥寶寶(比大約74%的同齡寶寶大),降到了40%。
“他會不會太小了?”我問監控血糖的護士。
“不會,”護士笑道,“你個子這麼小,寶寶40%百分比的體重很正常。”
“我沒有胎兒過大的危險了?”
“現在沒有了,繼續保持!”她打開門,把我送出診室:“你下週不用來看我了。你對自己很負責,我對你完全放心。”
懷孕34週,在健身房
生産前兩週,媽媽飛到美國來陪我。見我每天三餐前後紥針,特別心疼:
“聽説再過幾年,美國就會有藥治好糖尿病了。”患病二十多年,媽媽總對治療糖尿病有一種童話般的想像,“你就不用像我一樣遭罪了。”
“其實不用等幾年。現在科學已經可以保証你可以很好地控制血糖了。”我把手機上記錄食物的表格點開,給媽媽看。
“好嘛,你得行(厲害)!”
“其實你也可以啊。要不要我給你一本碳水化合物計算的表,你每次吃飯做飯都對照著算嘛?”
“不要!”我媽不假思索,“好麻煩!”
(完)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