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Stop Smoking

【芳草集】
無妄之災

方菲菲

上個週末去紐約參加北美台商總會的年會,原本想要去紐約輕鬆一下,度個愉快的周末。沒想到卻遭遇了此生最難忘的羞辱,不愉快事件。家中父母彼此間連大聲說話都沒有出現過,父母也不曾大聲責罵過我們,只是好聲好氣告訴我們什麼事做的不對。這次在紐約卻是駡街受害人!
有人在駡人事情發生之後來問我:昨天發生了什麼事啊?為什麼他發了那麼大的脾氣,一直指著芸芸罵她呢!
我只能夠將我所知道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出來,讓關心的人士去了解事情的前因後果,做個公正的評斷。
芸芸千不該,萬不該,不應該太熱心幫忙做事。你有熱心出來做事,也要看看有沒有靠山。否則多作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你想做事,別擋了他人出風頭。好講話就會有人拿你殺雞儆猴,當大家的面罵你,為自己立威。
那晚是北美洲的總會長候選人的選舉之夜,達福陳士修先生的埸子。在場中找重量級的人士上台替他助講、造勢。芸芸說:他們讓我盯場子。看現場來了什麼重量級人物,告訴司儀一下,請他們上台,以免得罪人。
誰先上台,誰後上台,芸芸無權決定。他不在台上,沒有麥克風,根本沒有話語權。只負責提醒司儀一下某位大佬來了,要不要請他上台去講話。
快要散場時,許多達福台商會的成員都已經退到會場門口,在入口處附近的椅子上坐著。突然有人大聲地演講:我最討厭有人公報私仇,因為不喜歡某個人就不讓他上台去演講。我聽後還一頭霧水,想這位老兄是喝高了嗎?他又想要教訓誰呢?
哪知道芸芸出來拿袋子要去換衣服時,早已經走過頭的人,又掉回頭來,指著芸芸罵:Stella,剛才罵的人就是你。你不要裝傻。你要我替你找人上台去講話。我找了她,告訴她,下一個要上台演講的人就是她。你們不請他上去。我知道你不喜歡她,公報私仇,我最看不起這種人。我請了她,你讓我的臉往哪裡放。你這是不給我面子嗎?芸芸一句話也不敢回罵,只是低下頭去承受辱罵。我這當姐姐的心中怒火足夠上前去打他兩個耳光,只是礙於芸芸的個性,我去打了他兩個耳光,搞不好芸芸還不覺得我是替她出氣,反覺得我是替她惹麻煩。我是不怕麻煩的人。我不主動惹事,但是絕對不怕事。
回到住紐約的妹妹薇薇家中時,我問芸:你找他去請人上台講話?芸芸回答:我只有問他,你要不要上台講話?我哪裡會多事叫他去找人上台講話。我只幫忙盯場。聽後我氣的一個晚上沒有闔眼入眠。有份量的人不敢去得罪,也得罪不起,就找能夠得罪的人開駡。不在乎事情的是非對錯,他可了出風頭。
第二天早晨休息時芸芸告訴我:他今天早上看到我,有跟我說早。我聽後心中想要罵人,告訴芸芸:他有為昨晚當眾罵你的事向你道歉嗎?你就讓這件事情輕輕揭過去。標準的在大馬路上打你一個耳光,在暗巷中偷塞一顆糖給你,你也接受。
我向關心此事的人解釋事情的前因後果,眾人才了解芸芸的無妄之災。芸芸既沒有權力不讓美女上台,也沒有權力讓美女立刻上台講話。有人說:大概他昨晚喝醉了,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我回答說:假裝的。真喝醉了就直接搶麥克風,讓美女上台講話,不是出來罵芸芸了。
說芸芸不喜歡這位美女會長真的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當年美女的商會沒有會員,需要人頭會員,非要拉達拉斯的人去她的商會當會員,當北美洲理事想要回到達拉斯本地商會時,芸芸當會長,有人主動申請入會,總不會拒絕吧!
美女會長就放話:敢跟我搶會員,我要在大會檢討這件事。住在本地的人不想去參加外州商會,因為不可能去參加活動。大家總該尊重當事人意願吧,芸芸甚至向那位理事說:你回去她商會當會員吧!免得她找我們麻煩。
說芸芸不喜歡美女會長,不如說美女會長不喜歡芸芸比較接近事實,只不過異性相吸,美女說的話就是聖旨。多數男人看到大波美女就精蟲上腦,非大波美女也是人,也有自尊心。指桑罵槐的駡了一頓仍覺得不足討美女的好,非要把人罵到淚流滿臉才夠告慰美女?不是美女的女人也有權利活在人間,不可剝奪他們生存的權利。
面子問題,當初他追求的女友,祖父是位將軍,反對孫女和士官子女往來,女友另嫁他人。得知時我還很同情他的遭遇。那知道他卻認為芸芸沒有給他面子,當眾罵芸芸。日久見人心,將軍真有知人之明。
中、美軍方都是階級分明的。台灣的美軍俱樂部,我們這些石油公司的人可以進去吃飯,但絕對不會允許士官進去的。有家教的人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會得意忘形,忘記自己是誰了。
家父要我們待人禮貌,每次司機來家中接父親時,我們都稱呼他一聲顧伯伯。他規矩地坐在車上,不會踏進院中。
過氣的人遲早要面對現實,不要一直想當年。時光一逝永不回。被瘋狗咬了一口,總不能回咬瘋狗一口吧!看到瘋狗遠遠避開,不要遭受無妄之災。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