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藝文天地】
阿魯沙(Arusha)的黃昏

洪玉芬

渾圓的落日,緩緩墬落地平線,天邊的酡紅,暈染了大片草原,霞飛雲舞籠罩樹梢,遠處山丘靜靜如老僧。多年後,我常憶起這個阿魯沙(Arusha)的黃昏,那是一日將盡,卻充滿了希望的當下。
那時刻,讓人目眩神迷地與自己訂起盟約,不久我將再來。然而,直到現在,多少年過去了,我始終未能如願,因為你。
阿魯沙,位於坦尚尼亞東北部的一個小城,在吉力馬札羅山的西南約90公里。在這非洲最高峰的邊陲地帶,有山峰、草原、湖泊、樹林等自然風光,引人注目的是路旁的動物標示告牌,原來這小城是國家野生動物園的入口。而我無意中能親炙動物的探險原鄉,也是因為你。
你我的認識,頗具戲劇性。數年前,在坦桑尼亞大港都Dar es Salaam(三蘭港),我們台灣展覽團來此推廣,當日尾聲時,你再度來到我的攤位,遞來了兩張阿魯沙的來回機票,問我要不要隨同一起去參觀你的工廠。那時我並不知阿魯沙在哪?受邀除了我,尚還有台灣另外一家廠商。我們被你的誠意打動,毫不猶疑一口答應。況且,這種旅行,帶有一絲探險意味,更合乎我的調性,當然不放過。
很久以後,我才對你當時以一種瀟灑的姿態,出現在我面前,有更深的體認。即是一個人追求夢想時,必須具有一顆熾熱之心,堅定的意志。你那一刻的身影,深含此意味,烙刻我腦海中。
東非共同體的組織,肯亞、烏干達和坦尚尼亞是其中三個經濟的主要國家。印僑在東非,如華僑在東南亞,皆執當地經濟牛耳。你像是一株移植他鄉的樹,從印度家鄉,漂流過紅海,植根在吉力馬札羅山腳下。時日一久,你所經營的工廠,如樹幹日益茁壯、筆直粗大,樹葉濃蔭密布成傘,為成千上萬的工人和其背後的家庭遮風避雨。從你晶亮的眼眸中,可讀出你樂於背負這些重擔;從你發光的臉上,可嗅出一種被需求的尊貴價值。
參觀了你的工廠,頻頻讚嘆如此的盛大。隱約感覺,那時地球正圍繞著你運轉,因為在遙遠的東非,能擁有像你如此龐大的產業王國不多。離開時,你派給我一個任務,要我回台灣後研究符合你所需求的機器設備,等我開發成功,你訂單的數量跟你的工廠規模成正比。你的產業規模,是一頭豐美的獵物,攫取為囊中物,是供應商人人所渴望的。但是我在草原中奔馳、狩獵已久,對於身手矯健的獵物,視為天空的一朵雲彩,偶然飄過。
回到台灣,忙碌充塞生活,你交代的工作因不迫切排序在後。沒想到隔年的台北機械展,你來了,隨行還帶了諮詢技師,才知你是來真的。你隨我南下拜訪工廠與多方會談,誠意十足。最後,你還是帶著濃濃的失望之心,黯然離台。
因為,我們的機器,雖符合你的需求,但是所謂差之毫釐,失之千里,剛好這差之毫釐,又是關鍵的重點。也就是說我們機器生產出來的產品,用途吻合東非市場,唯獨原料不一樣。於是,我們就像兩只風箏,各自飛翔在不同的天際領空,從此彼此沒有音訊。
有一年初夏,在繁花似錦的的五月天裡,我有機會暢遊了肯亞的Lake Nakuru和Masai Mara兩處野生動物園,觀看了非洲五霸─花豹、大象、犀牛、獅子、水牛,與漫天飛舞的紅鶴。各種動物景觀,在一連串的讚嘆聲中,不禁想起阿魯沙的黃昏。回到首都奈洛比,與友人談起神秘誘人的動物世界,他建議七、八月動物大遷徙的季節,再來一次。
我默記他的話。下意識地想把下次的動物朝聖之旅,保留給有你所在的阿魯沙。因為那個黃昏,總是莫名地佔據心房一角,不知是因人或景。黃昏,有山峯的遠近層次,協調如畫,朦朧之美,連零零星星的村落,也都是風景。或許,可能是阿魯沙有你、有工作,確切的講應該是一日勞動流汗後的黃昏,特別美吧。
下榻的旅館,到處是栩栩如生的動物木雕。推開木門,床頭上雪白的牆壁,繪有活潑、精靈可愛的動物圖像。身在異處,一夜酣夢,直到天明,彷彿是回到心靈的故鄉。因此隔日早起工作,令人覺得氣血通暢。記得與你的幕僚群開會,那真是一趟進京趕考與口試,嚴謹且犀利。所幸我能順利通過,才有你後來訪台的續集。
真正讓我們有所交集的是,2018台北的橡塑膠展,你再度現身,出奇不意上門,直嚷嚷找我找很久了。你說,那差之毫釐的問題點,你已有所突破,障礙移開,你可以用我所規定的原料了。你勾勒未來雙方合作的藍圖,真像是台北八月的天空,晴朗蔚藍,充滿了無限希望。
久別重逢,我二話不說馬上找了間合乎你口味的印度素菜餐廳,一解你旅行的飲食不便。外面陽光炙熱,多年不見,話題如線頭一拉開便欲罷不能。言談間,了解你在阿魯沙的產業版圖,愈來愈大,從塑膠工業擴及成衣業,那是非洲利用廉價勞力發展企業的優勢。我猶記起在拜訪你工廠的那次,你的幕僚曾告訴我,這城市家家戶戶幾乎都有人在你的工廠裡工作。
這是一次的成功的拜訪。你誠懇的陳述將如何利用我們的機器,在環保與營利間做個折衷。面對未來,我被你勾勒的願景,滿腔熱血一再地沸騰,信心滿滿面對挑戰。
沒想到,你離台的兩日後,傳來你心肌梗塞,撒手人寰的噩耗。突如其來的消息,久久令人難以置信。幾天前你才神采奕奕站在我眼前,暢談我們未來的合作,這怎會是真的?想著過去幾年,你努力克服困難、費盡心血追求理想,你的壯志未酬……一切該怎麼辦?
阿魯沙的黃昏,再度悄悄浮現心中。渾圓的落日,墜落前短暫的美麗,彩霞滿天,璀爛奪目。當落日慢慢垂下,接近地平線時,瞬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然後,天色暗淡下來,留下一股悵然,久久無法回神的自己……。
啊!阿魯沙(Arusha)的黃昏。!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