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藝文天地】
霧迷

凌詠

前天清晨,我一如既往以健行來迎接新的一天。快走出車道前,面對煙霧瀰漫之勢,戒慎之心油然而生,雖無迷路之虞,但因能見度極低,唯恐被鐵馬、車輛撞個正著,我當機立斷右轉,朝著和原定路線相反的方向前進;爬過一段小坡後,漸漸步入一個帶有鄉村風味的社區。
貫穿此社區的是一條環抱山谷、蜿蜒隔離的大馬路。由於人車皆稀,往往有野鹿出沒其間,堪稱是一處恬靜安詳、遺世獨立的人間仙境。
我喜歡在陰雨迷濛日到此晨走,一路下坡欣賞山谷裡繚繞升騰的霧氣,沁人心脾的清涼空氣,於我而言更是一劑給工作效率加碼的有效補針。
那日的霧還是有所不同的。山谷被一片白茫茫的大霧罩住;花非花、樹非樹;山不再是虛無飄渺,而是遁跡難覓;房舍不再隱匿,而是全然消失。我輕鬆地走至山腳,旋即轉身持續爬坡返家,八十四分鐘難度不低的健行,我卻滴汗不流,且不說是我的腳力變好,但雲霧賜予的輕快,讓我有近乎騰雲駕霧之感。
午後太陽方露笑臉,我開始醞釀著下班後前往防波堤享用晚餐之念,家人也因思念一家常去的餐廳所炮製的蛤蜊濃渴及炸魷魚,欣然接受我的提議。為了避開人潮高峰期,五點一到我們便驅車前往。
車行在瀕臨東海灘的林蔭大道上,這條我們經常行駛的馬路,以高聳挺拔的棕櫚樹為標幟吸引訪客,原本是遊客若織、草坪沙灘上遍布各項活動明朗開放圖像,彼時卻被層層霧幕掩蓋。隱約可見沿灘步道上的零星慢跑者,和海灘上你來我往爭打排球的健兒們。那日黃昏,我們見證了前所未見被團團大霧籠罩下的海邊奇景。
到了餐廳門前,我們被指引到旁邊巷裡點購食物。等待期間,我走上面對小巷常有市集的碼頭,環顧四周,煙霧瀰漫,陰涼冷清的氛圍驅趕了向來川流不息的熱鬧,此景倒予人一分蒼涼孤寂的美感。
翌日晨起,天候跟昨日大同小異,我重複了相同的健行。回程中,霧氣已漸漸消退,那時,太陽高掛天空,清晰可見的山峰與在山腰前布展的雲霧相映成趣,一明一暗上下相連的兩極光帶是罕見的對比。我欲攝相紀實,只可惜照不出令人滿意的相片。
鎮日的溫暖增強了我的工作動力,萬萬沒想到的是,下班後氣溫驟降,導致霧氣再起,我倉惶地走至住屋下的巷尾,眼前熟悉的山谷竟是一片雲海,吝嗇地不露一草一木。被嚇愕的我,不畏天將全黑的威脅,立即回頭走至鄰近的Mission Steps。
那是一座花木扶疏、矗立著諸多高聳油加利樹的公園,由於它非常引人入勝,總是有無數居民拾級而下,走至山坡下的街道。我常坐在公園高處的一張石椅上,遠眺聖塔芭芭拉市區;那夜我迎著暮靄到達時,只見路邊寥寥可數的幾棵大樹,階梯型的的大塊園林及築於坡下的房含,完全遁隱於重起的濃霧下,稍遠的城市景觀被徹底移出視線。
返家途中,我停下腳步,注目於兩幢房舍間一棵平時以天空及市中心為背景的尤加利樹,彼時,在迷茫霧色的襯托下,它脫俗的朦朧美讓我由衷讚嘆。我瞬間明白了,自己對霧的痴迷是永久不變的。
原載《世界日報》家園版 12.12.21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