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泛黃的婚紗照

采 風

適逢母親節,看到書架上那張1939年的父母結婚照,母親的勇氣與膽識再一次浮上我的心頭…
母親因家族有歐洲血統,長得酷似老牌影星英格麗褒曼。日據時代,畢業於金瓜石公學校。17歲時與當年也是帥哥的父親相戀而蒂結連理。
記憶中,母親一輩子的衣飾打扮都走在時代尖端。她結婚時頭戴瀉地白紗,身著大紅碎花洋裝和暗色絲襪,正是三十年代台灣受西潮影響,而產生的中西合璧婚紗造型,絕對符合時尚!
母親不止外表出眾,她的膽識與勇氣也是非凡。父親婚後進入『台灣石炭株式會社』(即「台灣省煤業調整委員會」的前身),負責探礦和採礦事宜。1941-1942年間,當台灣被捲入太平洋戰爭漩渦時,父親曾被派往菲律賓勘察煤礦開採事宜,以支持日軍所需的運輸能源。留守台灣的母親,正值二十年華,對父親的生命安危憂心如焚。她終日奔走,設法向會社的日籍長官爭取調回父親。果然皇天不負苦心人,父親得以在麥克阿瑟發動的巴丹半島之役前夕,與日軍高級軍官同機返台。
光復後,日人紛紛撤離台灣。父親的一位日本同事在臨行前將一把武士刀託付父親。未料二二八事件爆發,國軍奉命搜索民間武器,父親急得六神無主。最後還是勇敢的母親,在一個細雨濛濛的夜晚,獨自把長達三尺的武士刀藏在雨衣裡,冒險將刀子丟進淡水河,才免除了抄家滅族的厄運。
當時嚴禁販賣私煙,母親為了貼補家用,在昆明街經營了一家小雜貨店,自然逃不了被搜索的命運。有天夜裡聽到震耳的急促敲門聲,為了保護父親,母親隻身應門。門一開,迎面的是來勢洶洶的槍桿刺刀。幸好機警的母親開門時是斜隱在門後的,因此得免於一死。多少年後,母親憶及此事,餘悸猶存。
謹記錄母親一二軼事,希望後代子孫,能永遠記住他們家族裡曾經有一位跨越兩世紀、勇敢見證台灣近代史的不凡女性。
(原載於世界日報上下古今版)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