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芳草集】
疫情中回台記(三)

方菲菲

19號接到櫃檯電話要我準備下去做篩檢。電話中告知過15分鐘篩檢車就會到旅館地下室。我連忙準備好,搭電梯到地下室。去到時空無一人,過了一會見到有人騎著摩托車來地下室停車。他見到我的時候問:你在等家人來接你回家嗎?回答:剛才櫃檯來電話告訴我15分鐘後篩檢車會到,所以我到地下室來。

對方如臨大敵的打電話給櫃檯說:你們為什麼不告訴他等車子到了,你們會再打電話通知她,才要搭電梯下來。然後又打電話聯絡篩檢車,問:你們現在到哪裡了?

不一會篩檢車到了,工作人員要求我填表格,付$500台幣。篩檢棉花棒插入的很深,令人感到非常不舒服,甚至懷疑是否會插到大腦中。搭電梯回房去除了工作人員之外,沒有見到其他任何人。台灣的防疫非常嚴格,醫護人員,長榮航空的工作人員都是帶了口罩,又帶面罩,又穿塑膠罩袍、還有塑膠鞋套。在台灣人的眼中所有的疫情都是從境外移入,本土是沒有疫情案例的。

21號接到電話告訴我22號清晨臨時1分我就可以搬出防疫旅館。我告訴對方:我會等到天亮之後才搬出旅館。因為我不想在半夜搭計程車回家 。22號清晨旅館幫忙叫了計程車搭回家中。

在離開之前我特別問了來電話的區公所人員,確定依照規定可以出門去辦事情,但是不能夠群聚。像是參加同學會,或老友聚餐是不允許的。我不能夠自己出去餐廳吃飯,但是可以買外賣回家吃。

出外採購的時候看到佈告說採取實聯制。特別向鄰居請教。承告知實聯制就是在進入任何餐廳、超商、雜貨店、公家機關、乃至任何場合時,要用手機照那個地方的QR Code上傳。

有人幫我下載了疾管家的App,但是我實在不習慣用。只有在進銀行、郵局時在門口先量了體溫,然後填表丟入盒子中。表上列出自己的姓名、手機號、抵達的時間。

海島氣候的台灣經常下雨。一到雨天出門要帶雨傘。天雨路滑又怕濕透的鞋襪。傘放在郵局或超商的門口時,要記得離去時,找到自己的傘。千萬不要忘記拿傘。

在台灣時剛好可以去郵局領五倍卷。到郵局問時,對方告知有健保卡就可以領了,不用預約。喜出望外的領取了$5000台幣五倍券。面值分別為$1000的三張,$500的兩張,及$200的五張。五倍卷不能用於付政府的稅金,也不能夠購買煙酒。只能購買食品和日用品。大多數的商店不找零錢。舉例說:我去家門口的7-11買了瓶裝水、泡麵等共計$154元,店員就會好心提醒你:五倍卷不找零的。你看再買些什麼吧!於是只有買杯加了奶精的咖啡,要價$46湊齊了$200元。

等到卷都用的差不多了才發現其實五倍卷用在買吃的東西最划算。例如牛軋糖要價$200元一包,三包是$600元,但是你用五倍卷去付時只收$500元。鳳梨酥一盒要價$370元,但是用五倍卷付時只收$260元一盒。

買鳳梨酥時無意中發現,如果買來自己家人吃時,其實不用花冤枉錢去買紙盒。例如要價$31台幣的鳳梨酥20個共$620元,但是裝在盒子裡20個鳳梨酥要價$730元,等於紙盒要收費$110.元。12個一盒的鳳梨酥收費$430元,其實鳳梨本身只需要$372元。盒子收了$58元。這些細節很少人會注意到。平常買鳳梨酥都是一盒,一盒的買,不知道浪費了多少錢。等裝箱時因為盒子佔地方,大多會把盒子擺在台北家中。

我的機票是30號從台灣飛美國舊金山,29號要去做篩檢。在電話中詢問後,28號想要謹慎起見,去雙核醫院考察地形。但是健保卡一插進去,馬上就顯示11月7號由美國抵台。警衛看到後就如臨大敵的告訴我說:你不能進來。我只好告訴他:我明天29號就抵台22天,可以解除隔離。要做一天就可以取件的快速篩檢,30號飛機回美國,所以今天特別來問一下在哪裡排隊,在哪裡繳費。他這才說:你等一下。我去找一個護士來告訴你。等護士出來聽我說完情況。隨手向右一指說你明天早上在那邊排隊。從半夜 0:01之後就可以排隊。記得要在10點之前做好篩檢。才能在當天晚上七點之後來拿報告。

30號一早五點走路去附近的小店吃了燒餅油條。搭六點多的公車去雙和醫院。到時已經有十多個人在排隊。從六點多等到九點才有工作人員發號碼牌跟表格給大家。我忍不住問工作人員:我要做自費,當天拿報告的篩檢,是在這裡排隊嗎?對方回答:我不知道。你要不要去前面櫃檯問一下?正遲疑是否要離開時,隊伍中有人說你從六點多排到現在,好不容易拿到號碼牌。你走開了再回來就沒有號碼了。一天只發50個號碼牌。你先等做了篩檢,再去繳費,拿報告吧!

等做完,我去櫃檯問的時候,一問三不知,沒有人知道在哪裡付費。問了將近一個小時,總算得到答案是要到急診室繳費的地方去繳$4500元費用。等繳費時,前面有車禍警察送來的人要處理,只能夠等。在等待期間前面的一個人是相同的情況。他好心告訴我要填申請表,他有一份多印的空白表格可以送給我。我填好表格繳了費之後去旁邊的一個車子上重新做篩檢。這個車子很不明顯,好像躲在建築物和另外一個篩檢車之間。篩檢本身大概不到2分鐘,但是對方要求我提供台灣護照的影印本,我拿了手機給他看,不被接受。我只好坐計程車回家去拿台灣護照,到7-11影印。趕到時已經10:20,對方說:超過時間不能做了。我只好跟他說:明天早晨的班機麻煩你一定要幫一個忙。其實我六點多就到了,但是沒有人能夠告訴我在那邊付費用。他這才說:我問一下檢查的部門還收不收。幸好答案是可以收,我才能夠在當天晚上七點拿到報告,才能夠按時回美國。我的報告信封上寫著13,不知道是不是當天只有十三個人做。不懂為什麼不能預約。

30號早早去機場辦理手續,因為台灣雖然你有美國護照,但是不論是PCR報告,或者居家檢疫通知書一律規定要採用台灣的護照號碼。

去櫃檯秤行李時,工作人員表示手提行李限重10公斤。我的小箱子12公斤,不能夠手提,一定要托運。沒有任何選擇,只好托運。到舊金山旅館中安定下來,一看行李箱被摔的有裂痕,勢必要提早退休了。旅途疲累,懶得去找航空公司理賠。

加州的妹夫、妹妹一家人請我共進晚餐。裝禮物時發現在台北世運麵包店買的土鳳梨酥少了14個(每個$50元,共為$700元),買了四件棉毛衫,少了一件大紅色的(台幣$199一件)。怕東西被偷",是我為什麼不願意托運行李的原因。其實這種偷東西的行為雖然不會被逮個正著,但是這些人心裡不會不安嗎?其實沒有多少錢,但是不甘心被人偷走禮物而已。這些人可能沒有所謂的良心吧!

回到了美國,心裡踏實多了。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能夠生活在美國這個民主、自由、法治的國家,我們應該要感恩、要珍惜。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