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槐 花 吟 ▪周領順▪

槐花既可賞,也能食,對北方人而言,想到更多的是食用:蒸槐花、炕槐花餅、包槐花包子,應有盡有,你只要想得到,就能做得出,純粹是大自然的尤物,不過十來日,便隨風而去。所以,吃槐花,吃的就是個時鮮,而在這青黃不接的春季裏,竟也能有秋的收穫。
槐花默認的是洋槐樹上結的洋槐花。稱之為洋槐,是為外來物種之故,19世紀下半葉才從北美傳入中國,所以白居易《秋日》裏描繪的「嫋嫋秋風多,槐花半成實」和子蘭《長安早秋》裏描繪的「風舞槐花落禦溝,終南山色入城秋」,只能是對於秋季裏國槐花的描摹。國槐常做景觀樹,樹冠如傘,絲絛垂地,但隨處可見的卻是洋槐,農家庭院和溝邊水澤不乏它的身影,除了極易成活的原因外,凡有意栽種者,必定因其材質好,所做傢俱耐用,絕非貪戀一年到頭這十來日的花食。但槐花含有豐富的蛋白質、脂肪酸、維生素和礦物質,具有降血壓和擴張冠狀動脈等功效,集食用和藥用於一身。當然,這些知識若非專門查證,一般人斷難知其詳。
每到花期來臨,白中泛綠的槐花,反射著玉的質地;一串串綴滿枝條,空氣中彌漫著素雅的清香。槐花飄香時,盛春已然至。
清香,準確地說並不是近身的感覺,如果置身槐花叢中,就只有用濃香狀述其味了,不僅香,而且香得嗆人。濃香隨風轉至清香,招攬了蜜蜂,所以有了槐花蜜;招攬了行人,所以有了槐花癡,而更有過之的,當然是青睞槐花食的男男女女。成語有「秀色可餐」之說,以秀色代餐,使人忘掉了饑餓,但槐花卻能令人陡增食欲,蒸槐花的蒜香,炕槐花餅的焦香,槐花包子的素香,一古腦就都來了,畫面感十足,讓流連者不僅賞之,甚或烹而食之。
採摘槐花是有講究的,既要特別提防樹枝上的木刺,又要看準花的形態。槐樹有刺,分佈於枝葉間,又硬又尖,採摘一回槐花,要是手不被紮個三點兩點,就算得上採摘老手。雖然槐樹皮粗糙,適合少年攀爬,但因木刺當道,樹梢上的鳥巢便總能倖免於難。槐花從出生到完全成熟,大概有三種形態:初成米粒狀,雖可食用,但有青澀感;接近微黃時,已垂垂老矣。最好是花苞,呈月牙樣,吃起來香噴噴、甜絲絲。
米粒狀的槐花,尚不具備花的形態,採摘下來,委實可惜。不妨留於枝頭,待吃上幾天的花苞,那些槐米也就到了採摘的最佳期。而成熟的老槐花除了顏色泛黃、形狀怒放可以辨識外,輕輕一抖,還會有花瓣飄落,留下線狀的花蕊在花萼裏抖動,骨感十足。老槐花並非不能食用,曬乾後包包子,口感勁道,所以過去常有老年人把大風吹落的乾槐花掃攏備用,只是在當季嘗鮮時,必以花苞為上品。
南方人少知可食之樹花,大概只有桂花、木棉花等少數幾種。作為北方人,我不僅知道槐花能夠食用,還品嘗過榆樹上的榆錢、構樹上的構棒槌、泡桐樹上的桐花、柳樹上的柳絮,凡此種種,不僅好吃,且都有藥用價值。北方的春季,總會湧動著採擷樹上時鮮的人流,形成不絕如縷的流動風景。歷史上南方比北方富裕,生活沒把南方人逼到遍嘗百草的地步,幸福如是,但也錯失了品嘗樹花的口福。槐花之德,必吟之而更快。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