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借 錢 ▪胡江▪

歲月飄零花落去,似曾相識字中來。
在人生旅程中,有些人,有些事經潮起潮落的浪濤沖擦打磨,已變得依稀模糊,隨月升月落而從記憶中消失彌盡。然而,有些事因不經意的神經觸碰又變得清晰而 "觸手可及"。
近日,在文友社每週一版的專欄,讀到作者鬱思"泛黃的檔票"一文,文中記述了她先生童年時為生活遵父親所囑去向親友借錢的經歷,親戚冷著臉丟出一張紙票,"拿去!",他拿著錢噙著滿臉眼淚回家。雖是記述了兩件借錢一事的短文,如實樸素的記述,卻觸動了我對童年往事的苦澀回憶。
童年,家中兄弟姐妹多,生活不僅清苦,每月的收入開支常常是捉襟見肘。到月底青黃不接,常需借錢度日。那時生產大隊設有信用社,社員可在那裡存借錢,大約是受不了信用社辦事員的冷言冷語吧,不時父親叫我拿著他的私章去借錢。往往,辦事員總是板著臉說:"我還見你老豆(爸爸)去泮溪飲茶,又要借錢呀?"。那時年紀在十歲左右吧,我只有默默無語。 泮溪是當地既高檔又大眾化的酒家。飲茶是鄰里鄉親日常的生活習慣,尤其是鄉里的農民叔伯。早餐,大家聚在一起,開壺茶,點一,二件如叉燒包,腸粉,羅卜糕,馬蹄糕等點心,聊上一會,然後去開工。有的在手頭稍鬆時,午飯後稍休息或晚飯後,也會去聚一下,點一件小點心,甚至只開壺茶(干飲),聊下一天鄰里,生產隊的事。那時泮溪酒家大堂的茶位也就是八分,一角左右吧,離奢侈二字實是天涯之遠。記得廣州大同酒家門前有一對聯 "大包易賣,大錢難撈,針鼻削鐵,只向微中取利,同父來少,同子來多,檐前滴水,何曾見倒流?"。然而,記憶中,父親卻極少帶我們兄弟姐妹去飲茶,他飲茶後,偶然給我們帶回一個"糖沙翁" (極似美國的Donut),會使我們高興上大半天了。"知否興風狂嘯者,回眸時看小於菟"。現在回想起來,並非父親不想帶我們去飲茶,只是無能為力的無奈,誰不知父愛如山呢。
那些苦澀,還不曾懂得"尊嚴"的童年歲月,卻讓我記住了父親不經意間說過的一句話 "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也記住了上大學前姐姐的囑咐,"笨鳥先飛"。


回上一頁